2008年1月28日 星期一

愛在台灣 - 蔥油餅認真系列


(圖片故事:台灣囝仔背負思鄉之情,在國外打拼,連做蔥油餅都不知不覺擀出台灣的形狀,請注意右上方還有東北角!!蔥花也忍不住淚灑出中央山脈和海岸山脈。這才是正港的愛台灣拼外交!)

  是這樣的,小的是個幾乎不會煮菜的人,以前自己在台北,怎麼亂煮、難以下嚥、賣相不佳,都沒關係,反正一個人飽整家人飽,偶而帶帶便當閒情逸致一下。不過當要煮給別人吃之後就可佈了,所以現在跟室友住一起,負責的工作大多是打打雜,洗洗碗,切切菜之類的。這兒的每個台灣人都非常會煮菜,都是國宴級的,凡從各式台菜、湯湯水水、肉圓、各種蛋糕吐司都難不倒,小的汗顏,只能吃。

  不過我有學到好幾樣!!! 蔥油餅、麵疙瘩、韭菜盒子、水餃等等(欸,好像都跟麵粉有關),所以心血來潮就來很不專業的介紹一下我們怎麼做蔥油餅好了!!!一點也不難,回去可以做給大家吃 :P

  步驟一、前置作業,準備材料:
  其實所需材料不多,
  麵粉:主要原料,因為聖文森麵粉不分中高筋,所以沒得挑。
  熱水:燙麵用。
  冷水一些、蔥花、油、鹽。
  工具:呃,當然就是桿麵棍。

 

 





步驟二、燙麵過程
份量其實就看要吃多少囉,麵粉和水的比例基本上是3:1,先倒部份熱水下去攪拌,這是燙麵法(據說這樣做起來會比較酥脆)。






  步驟三、搓麵糰,醒麵
  加完熱水稍微攪拌後,再加冷水,用手用力搓揉麵糰,使之成形,若有太濕或太乾就再調整;揉麵團很累,可以瘦手臂 = =。搓揉至麵糰表面光滑,Q中帶軟,按下去會彈回來的狀態就可以用布或鍋蓋蓋住稍等10-15分鐘(大師說其實時間不一定,因為每個人手勁不同,搓出來的麵團也不同,所以基本上就是等按了不大會彈回來之後即可),這過程是醒麵。

  

  步驟四、桿麵皮、灑蔥花
  醒好麵之後,大約等分成拳頭大小的小麵糰,用桿麵棍壓成麵皮,均勻鋪上薄薄的油、蔥花、和鹽巴;再次強調!這才是愛台灣啊 XD。

  

  步驟五、Final


  材料鋪上後,小心的將它捲成長條狀,兩端口必須捏緊,再慢慢的將它捲成同心圓狀,並收口;靜待幾分鐘等麵糰軟了之後,再用桿麵皮擀平,因為擀平的關係此時偶而油會亂噴,沒關係,要冷靜。到這步驟已經大功告成!!!


 

最終話、成品
成品就是這樣了,應該看起來還滿有模有樣的吧,凍在冰箱隨時可以煎來吃,不失為懶人的好朋友;在台灣幾乎沒在吃蔥油餅,沒想到來了這裡我都還會做了!人生果然處處是驚奇 = =。BTW,吃到自己做的成品還是有種莫名的成就感,如果有機會我會認真學習的!希望回台灣可以辦桌給大家吃。






  後記:呼,寫了這麼久,如果有人敢說看起來不好吃就凌遲處死。

  * 整個過程燙麵醒麵都有理論,看看Yahoo K+ 怎麼說:如何製作蔥油餅皮

2008年1月26日 星期六

草莓救星 - 自在




  相較於其他女孩們,我算是幸運的不得了,至少不會每個月總要固定痛到在床上打滾。強壯以及毫無所覺的身體,常常被週遭的女性友人懷疑:「你真的有生理期嗎 = =。」當然也因為這樣,少了理由可以在公司請生理假,少了一些機會可以讓男人服務或煮黑糖紅豆湯。

  但這兩個月,也許是天氣炎熱,每天上下坡走路,所以越來越感覺的到她的存在了。今天走路回家,太陽曬,整個人有即將失血過多昏厥的念頭,暈眩的走回家,倒在床上,感覺被血液淹沒。念頭一轉大驚,以前自恃,完全不忌口,突然想起朋友說的:「你都在花老本,你老了就知道。」難道我真的老了 = =。一整天都在睡覺,晚上醒來突然腦袋飄過這首歌,以前無法體會,現在我也好想大聲唱啊。欸,女人真是個麻煩的動物,真的是上帝奇妙又無聊的安排。

  真的,男人啊,千萬要體諒身邊另一半這段時間情緒總無法克制的暴躁,必要時要心疼一下她們(當然,這件事應該平常就要做)。


* 順便打一下草莓救星的廣告好了,很乾淨很直率的聲線。

草莓救星 - 自在
詞曲:草莓救星

那個女孩從遠方走來 腳步有點奇怪
看不清楚他的臉上是幸福還是無奈
那個女孩從遠方走來 腳步有點奇怪
我終於看清楚她臉上的無奈
我的日子也即將到來 上帝奇妙又無聊的安排
這種感覺你們男人怎麼會明白

我不自在  我不自在
這種感覺你們男人怎麼會明白

我的身體在等待自由 我的腳趾在等待自由
我的手指在等待自由 我的冰箱在等待自由
我的衣服在等待自由 原諒我不能擁有自由
我的床單在等待自由 我的男朋友也在等待和我的自由

2008年1月24日 星期四

我有很好的爸媽

  現在說著這句話是有點心虛的,幾個月前還和他們吵了又吵,原因總不脫我像野馬一樣跑出他們規劃的農莊。畢業之後開始常常往外跑,基於不想讓家人擔心,也總是會善意的隱瞞一些行為,例如去中國的事情,我就只講到去北京,內蒙就省略了;騎機車趴趴走我永遠都說坐火車;買東西價錢往上報時,永遠都是打五折過後的價錢,免的被念。

  我無法客觀的判斷這樣是好或不好,但或許是不好。我在他們面前經營了一個他們想像中的完美,而私底下再雕琢屬於我自己的樣貌,他們之間彼此不認識。直到離開台灣這件事情無法再隱藏之後,我們開始對彼此不諒解,隔著電話彼此控訴彼此的不為對方著想。我一心想要我的自由,忽略了其實我應該讓他們參與我的生活,即使不安定,那還是生活方式的一種。所以選擇在這次,我們認真的談了又談,試圖讓他們了解,在不安定的背後,我得到了些什麼,那不是全然沒有意義,也不全然只為了玩樂,結婚生子穩定工作也是一種生活方式。我想說的是,兩者之間並沒有絕對的好壞,都只是一個選擇,你選擇你的人生變成什麼樣子而已。

  無庸置疑,我們都是深愛著對方的,他們對於任性的包容遠比我想像中的多,出國唸歸唸,但知道我沒了工作還是三不五時問我還有沒有錢用,並取笑我:「可憐喔,都沒錢 = =。」現在我們慢慢的接受了彼此的想法,我也希望證明讓他們知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這點很重要。

  為什麼會想到這些呢,因為我喜歡現在的狀態,某方面我也的確比較認真開始思考自己的未來,而他們也開始試圖想了解我的生活。那天他們看我的flickr,很開心的一直問我,為什麼有些小孩肚子都大大的?(這...,因為蛔蟲?!);噢~那個海邊真的很漂亮捏!(哈哈,加勒比海嘛~);人這麼少也有選美喔?(多勒,他們多熱中啊);啊這些人怎麼這麼黑?(欸,這我很難解釋 = =);他們講話你聽的懂嗎?(當然是聽不懂!)。更不用說拿起skype講電話了,這是我從來沒想過我那身為電腦0分的媽媽也會拿麥克風說話的。

  改變好不好,我相信那是好的,每一次的變動都會讓人發現什麼是不變的。很感謝有個這麼包容我的爸媽,這是什麼都比不上的,而我,能做的,我知道就是加油,因為我必須為我所做的任何決定負責。

  後記:突然想起,我媽對我說過最令人感動飆淚的話,莫過於之前失戀,抱著她痛哭一場之後,悠悠的對我說:「不然你去逛逛街,看你想買什麼,就都買吧。」這輩子沒什麼話比這句更能夠讓人破涕為笑了 XD 。

「Murmur」認真學英文...

  這禮拜我終於開始上英文家教了,延宕了許久,不知不覺我都來三個月了,但英文還是一樣的糟糕。突然意識到時間過的遠比我想像的快,當初用著學英文的理由才騙到家人答應讓我出門,現在居然還在忙於玩樂。家裡水管塞住了,想買通樂,還想老半天究竟通樂英文是什麼,最後還是去超市直接去認罐子的水管圖案比較快,汗顏啊。一日一單字,通樂英文就是clog remover。

  聖文森官方語言是英文,方言是broken English,其實就是很像英文的變形英文,發音也不大一樣。也因為方言的關係,所以他們說起英文有些腔調其實很重,甚至有時候他們English和 broken English 交雜著說,根本聽不懂,但又覺得好像是英文沒錯。一開始很不習慣,但現在好像習慣了(應該是已經習慣聽不懂,所以也不會太慌張了 = =。)

  我是個很懶的主動找人聊天的人,更精確來說,我懶的為了說話而說話。但這樣其實不好,我少了滿多和同事聊天來進步英文的機會,因為我不大會主動特別找他們閒聊。所以對話能力還是和三個月前沒有差太多。最近終於開始上課,好像有一點積極的感覺要好好唸唸英文了。畢竟溝通能力好像在外地還是最重要的,能說話了才能真正做事。

  這禮拜開始又恢復晚上聽聽空英,也多聽英文歌的日子,看了很多酒譜,也多認識了一些英文酒名 (大誤),意識到自己也被慢步調同化之後,要趕快再找回之前對自己熱衷的事情總是那麼積極的樣子。加油,不然越來越散漫了,我真的不是來渡假的啊(正色)。

  後記:太久沒當學生了,連要抄筆記都歪七扭八...。

2008年1月22日 星期二

不應該讓男人閒下來

  朋友常喜歡問我在這裡有沒有艷遇,說真的,在這裡還真是不會想要有豔遇(其實是沒有)。這裡的男人,實在不夠令人欣賞,大多讓人有好吃懶做的嫌疑,成天帶著八塊肌,無所事事蹲在路邊。大概也是太閒了,所以對於女性走過他們身邊(尤其我們是外國人),上下打量你的,試圖攀談的,送飛吻的,路上喊I love you 的,問我們要不要去他家住的,搓搓你的手的,好像只要是女的他們都有興趣。

  上禮拜週末去游泳,還遇到一直跟在我旁邊唱歌給我聽的,邊唱邊說他家就在旁邊,要不要跟他回家,還一直跟我說叫我不要害怕,我心裡想別鬧了,路上一個人都沒有,你這樣子我怎麼可能不害怕!

  之前也遇到過一個,突然在屋子邊叫住我,
  A男:「hey hey,過來一下。」
  我: 「幹麻?」
  A男:「來嘛,你過來一下就知道了。」
  我: 「你到底要幹麻?」
  A男:「come on~ 來一下就好了,來嘛來嘛。」
  我(不耐煩):「不要,你先說你到底要幹麻?」
  A男:「過來一下就知道了嘛,有東西給你看,一分鐘就好,please~」
  我: 「....(怪叔叔,當我是三歲小朋友,要拿金魚或巧克力拐我嗎 = =。)」

  那天同事給我們看了一句話,覺得形容太貼切了,大多數的聖文森人都是 warm, kind, but strange。但我覺得真的應該找點事情給這裡的男人做,免得他們腦子裡每天都想生小孩,嘖嘖,上帝創造男人,不是拿來蹲在路邊用的。

  後記:究竟為什麼他們蹲在路邊也能有八塊肌,但台灣男人怎麼運動都還是白斬雞勒。

* 相關文章
 聖,男人篇

多揹一公斤的旅行

  幫忙推廣一下這個活動,其實由來已久,最近也一直非常熱門。概念其實很簡單,就是旅行的時候少帶一些不必要的行李,騰出一些空間可以帶一些物資給當地需要的單位,最省時省力又能身體力行的辦法。雖然能帶的東西也許是少少的,不過現在旅行行為非常發達,觸角反而是四面八方,能夠更深入到一些平常比較偏遠的地方,每個人都多帶一公斤,十個人就有十公斤,小小的行為也可以創造出很多的溫暖。

  出門要帶一大堆行李實在很困擾,像我自己出門一定是行李少少,但都是因為懶,倒也不是收納的多有道理 = =。以下好文章也可以提供大家參考參考 真的需要帶那麼多嗎(2)行李減重的3個好處N個方法

  募集物資詳情可看以下文章。家中舊愛何處去?旅行多背1公斤 全台公益機構需求表2008/01

超簡單夜生活


(我家望出去的夜景,晚上的技術有待加強 = =。)


  話說,我們在這裡過著非常正常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準時4點下班回家,就真的是回家喔!一回到家裡通常就哪也不會去了,基於安全問題我們倒也不太會晚上出門溜達,晚上總是再簡單不過,煮煮飯,吹吹風,上上網,洗洗澡,睡睡覺。

  前幾天心血來潮想去這裡的電影院看電影(不要懷疑,我們也是有電影院的~)。小小的,同時間只有三部放映中,最新的還是半年前的Day Watch,沒有太多選擇所以就這部了。但這裡的播映時間就和聖文森人一樣隨性的不得了,問到的每個人講的開放時間都不一樣,報紙寫的又是另外一個版本;我們選擇相信報紙,晚上九點十五分的場次,我和馬克興沖沖的下山,到了電影院門口,隱約可以看見裡頭有爆米花,但一個人也沒有。沒多久突然有個人推開門開心的問我們是不是要看電影,相問之下才發現Day Watch今天早上已經下檔。欸,這個國家連報紙講的話都不能信 = =。店員一直熱心的推薦我們看其他片,但都是連聽都沒聽過的古怪電影,悻悻然的我們就又回山上了,無法跟大家報告電影院究竟什麼樣子,下次有片"真的"在播映的時候再跟大家分享吧,有時候不得不對這裡的"隨性"投降。

  第一次晚上在城裡閒晃,幾乎沒有店是開著的,路上幾乎沒人,人都去哪了?我心裡不禁想起之前同事嘲諷的說:「他們都在找地方懷孕。」。相較之下,沿街睡的遊民不少。走著走著會發現路邊的階梯上,角落裡有人蜷縮在睡覺。路燈是昏黃的,城裡看起來很死寂,偶然還能聽見酒罐順著無人的middle street 滾到牆邊,匡噹匡噹的聲音;轉角的水溝不經意會飄出尿騷味。夜裏看不清楚他們的模樣,安靜在這裡代表的不再只是愜意或浪漫,而是某種過於空洞的貧乏。走過他們身邊心裡也覺得空虛了起來。願他們都能有個好眠,來面對幾個小時後的白天。

  放棄了向外擴張夜生活的想法,這兩天倒是迷上了調酒,今天下班就抱了vodka和coffee liquor回來。咖啡甜酒真是個好用的東西,加vodka(又稱 black russian)或milk(又稱white russian)都非常的棒,尤其是milk,大家真的可以試試,既便宜又方便。但甜酒的缺點就是容易一杯接一杯而對酒精不自知。突然想起之前一個人住土城的時候,大大的房間,還有間小小書房,晚上總會來杯vodka + lime + ice,聽點音樂看點書,放顆浮水蠟燭,都忘了自己曾經這麼閒情逸致過,有機會真要來好好學。

  * 調酒blog介紹
    酒虫子的部落格
    Cocktail Times
    Drink Mixer

2008年1月21日 星期一

懷念的珍奶,大心。



  我非常愛喝珍珠系列,以前在台灣幾乎是每天一杯珍珠奶茶或是珍珠烏龍綠,半糖少冰。認真想想我沒有太多真正偏執的興趣,但珍奶絕對是第一名,只要心情不好,用一杯珍奶我就可以笑開的跟茱莉亞蘿勃茲一樣,完完全全能被它安撫,比伏特加之於我還有效(或許我應該開發珍珠伏特加?)。

  所以離開台灣最想念最想念的就是這個!!到現在,中午吃完午飯還是有種感覺,應該要走到清心才對。以前常常和朋友開玩笑說應該要到國外賣珍奶的(可加賣雞排或者紅豆餅),一定非常賺,現在心裡偶而還是會有這種念頭,只差合夥人啊~。

  在這裡沒有,只好自己煮,幸好朋友有帶粉圓來煮,事隔多月再喝到已經是心裡淚流不只,太感動的味了。前陣子在友人家吃飯時偶而會出現珍奶,我都默默的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狂喝啊。就是這個味,就是這個味,甜甜軟軟的,滑溜經過喉頭的滿足感。

  這種好東西,應該要推廣到全世界的呀,強力徵求全球賣珍奶合夥人

  後記:話說回來,如果一顆珍珠可以解決一個煩惱,那我現在可能需要這麼多。

2008年1月20日 星期日

真的有加勒比海海盜



  大家聽到加勒比海,一定會想到神鬼奇航這部紅到不行的電影,也不乏有人問我是要來當海盜的嗎= =。

  後來才知道,這部片的第一集的確有部分的場景在聖文森,本島的地點在西邊的wallilabou海邊,好像就是第一集一開始,海盜有攻上來的那個港邊(應該是吧?)。不過很可惜,並沒有任何的機構在維護它,是私人擁有的,所以幾年下來,倒的倒崩塌的崩塌,潮汐不斷,來來回回沖刷毀敗,這裡已經荒涼的看不出來曾經應該要是個多麼熱鬧的景點,好萊塢電影工業炫風式的來驕傲的走,電影賺進大把大把的鈔票,不過這裡還是持續一年一年在瓦解。很可惜,這不是一個大大的有利觀光的一個賣點嘛?結果任由時間回收走。這兒有一個餐廳,不便宜,但每次來都還是會有一些稀疏的遊客。

  照片第三張的船,是某天下班時在港邊意外看到的,因為看到桅上的海盜旗所以就好奇的靠過去,船上的船員很熱情的邀我們上船,當時也不以為意就上去了。整艘船是木製的,船員熱情拿出照片說這艘船是真的海盜船,當初有幫忙拍神鬼奇航的,我是完全看不出來也沒印象 = =。現在船主要是載客到離島玩,講著講著他就問我們要不要去,說我們去可以住他家裡,越講越古怪,還真怕船就這樣開走了,所以我們就快速溜下船。

  也由於沒有太多的觀光建設,所以看到剩下的場景,我也想不大起來這些場景出現在電影的哪裡,有機會再拿第一集出來複習一遍好了,如果大家眼尖的話再告訴我也可以 = =。

  後記:真可惜應該要早幾年來,我好愛強尼戴普啊!!!!

2008年1月17日 星期四

我的龍蝦勒?


  

(感謝馬克提供,圖片為魚市場裡的king fish)


  記得出發前,每次跟人家解釋我要到小海島住一年,大伙的反應都是,哇塞,那一定有吃不完的海產啊!龍蝦應該是主食,魚蝦吃到飽之類的。大家說的我心裡也輕飄飄,腦中也是不斷浮現冰箱無時無刻有透抽,餐餐也可以胡椒蝦等等(我的大鼎活蝦!!!!)。

  剛來這裡第一個月時,幻想就完全碎滅,別說餐桌上沒看過魚,都快忘了蝦長什麼樣子了。這邊,這邊根本沒有什麼海鮮;沒有養殖業,也沒有遠洋漁業,漁獲量完全是配合聖文森行事曆以及漁民出海的心情和運氣。放假,漁民就跟著放假,就沒魚了;出海看捕到什麼,就賣什麼,所以要吃魚,就要抱著尋寶的心態以及避開國定假日看魚市場今天有什麼;所以現在吃海鮮類都有種吃高級大餐的感覺,難得才買呀。

  到目前側面觀察下來,販賣的魚種不多也不固定,常見的大概就4到5種輪來輪去,基本上每一攤賣的都一樣,價錢也都一樣,所以不用逛市場,只要走到其中一攤喵一下,就可以知道全市場賣什麼了。偶而會有海龜腳,沒有任何扇貝類(幸好我不吃扇貝類,虧的比較少),沒有花枝。真神奇,不是四面環海嘛 = =,怎麼什麼都沒有?

  而且蝦蝦很貴,很多都是進口,都快比龍蝦貴了,不是被請客都買不下手,只能吃從台灣帶來的乾蝦皮或小蝦米。蝦,真瞎。這裡真是個有趣到爆炸的地方了。

  話說,日本真的是全世界最愛海鮮類的國家了吧,除了捕鯨世界聞名,他們在這裡也有投資魚市場和技術;連這兒的日本志工,都還能一邊浮潛踢水一邊帶自製釣竿(木條上綁條繩子)順便釣魚,實在是太厲害了。他們個個都學潛水,我懷疑都是為了吃魚 = =。

  後記:真懷念旗津一盤一百,吃到會拉肚子的海產,或者三條一百的烤花枝。

2008年1月16日 星期三

水母大人

  隨著在海邊游泳的次數增加,被水母螫到也快要變成家常便飯。我跟這裡所有的動物都犯沖,蚊子咬我,水母也愛找上我。

  被水母螫到是什麼感覺呢?大致上都是游著游著會突然沒來由的有被蚊子叮一下或是被針扎到的些微痛楚,一開始還低頭找是不是碰到什麼髒東西或水草,後來才知道原來就是無色無味無形的水母大人啊,不過那都只有短暫一下,幾秒後就沒事了,倒也習慣不放在心上。上週在Indian Bay最糟糕,游著游著突然從大腿到膝蓋一陣刺痛痠麻,好像我去踢到一整顆仙人掌,心裡大驚,不會是撞到水母一家人出遊吧,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擋到水母大人的路了= =。水裡什麼也看不見,抱著腳想揮也不知道要揮什麼,最後顧不得朋友還再跟我說話,就快速逃回岸邊。

  上岸發現自己膝蓋邊邊和大腿上緣出現一些一粒一粒的小紅腫,沒什麼事,只是一整個癢,剛上岸時覺得右大腿有著明顯又不協調的刺痛感,持續了一會兒。紅點點到現在還是沒消,水母大人說可怕不可怕,但說危險還是危險,大家之後如果去海邊還是要多多注意呀。

  現在下水突然覺得有點陰影 = =。

  * 看看可愛的雅虎K+怎麼說:所有的水母都會咬人嗎?

2008年1月11日 星期五

開始忙碌

  這禮拜突然"忙碌"了起來,讓悠閒一陣子的我其實有點受寵若驚。同事的電腦大多是毒庫,最誇張的有台電腦我抓出了將近兩千隻大大小小蟲,這怎麼還能用啊。資訊可以做的事很多,偏偏我並不太於擅長修電腦這回事,但現在正倒也是給了我一個功課。

  電腦和網路之於我們,都太過於習以為常,所以當妳在觀察他們的使用習慣時,偶而會讓人有點皺眉、有些話想說,但英文表達能力還有待加強,所以還無法完全把我想說的清楚的表達出來。未來的10個月,我應該可以加強在基本電腦觀念的宣導,尤其是中毒後續處理或防毒100招之類的(或者說加強英文比較實際)。

  整個來說呢,目前做的事情大多是救救中毒的電腦、為什麼不能上網、幫忙key in統計資料、零星e-mail問題、幫忙調整文件格式等等,還有同事拿著兩片光碟要我幫他燒片(但臨時我去哪生出燒錄機?= = )。但能幫忙解決問題還是滿開心的,雖然用的是128mb的電腦,我覺得那速度是我滑鼠點一下要兩秒後才有反應,但,用久了我居然還滿習慣的,回到家用我的384mb就再也從來沒嫌過它慢。快跟慢,總是要比較的,走路變慢了,大概連打字上網都變慢了。

  值得一提的是幫忙key in資料,因為同事請假了,所以讓我暫時接手工作,這只是個很機械化的工作,就是把入境遊客要填的Embarkation小卡資料打進電腦;這倒還好,我什麼都沒有,就是有耐心 = =,這兩天重複性的打著相同的資料倒也還坐的住,但不是我愛念,大家寫的字也太醜了,入境時有這麼慌張嗎,怎麼寫的東西可以亂七八糟毫無章法成這副樣子,字拼錯的,生日寫反的,性別不填的,職別五花八門的,住的地方亂寫的,住幾天也不說,突然覺得這工作真偉大,以後填入境卡我一定要好好用心的填寫,請大家告訴大家,這是張神聖的小卡,會讓背景作業人員很辛苦的小卡。

  好像很多事情可以做,未來也還是可以讓自己很忙的吧我想,大家如果手邊有一些簡單易懂的電腦教學電子書或是防毒相關的資源私下告訴我唄。

* 相關文章
 非關愛的朝九晚五

2008年1月10日 星期四

再也離不開海

  上個週末又是個好天氣,二話不說就拎著蛙腳出門,以前知道自己喜歡海,但也很難想像真正得在海邊待上一年是什麼感覺。現在終於知道擔心是多餘的,我覺得再看20年也不會膩。在台灣最大的娛樂是坐在海邊看著一時半刻,在聖文森最棒的享受是泡在海裡一個週末。台灣的海風吹了黏膩,碰了會想沖水;但這裡卻是乾爽,會讓人忘記其實一身海水溼透直到雙手曬出鹽巴。

  繼上次橫越young island(*註)之後,對水好像又更大膽了些,雖然只會游蛙式,但我喜歡每當傍晚時分,朝著太陽的方向慢慢的,慢慢的前進,常會忘記自己離開了岸邊多遠。每一次的抬頭離開水面呼吸,你會知道自己在橘黃餘暉下,夕陽又落下了一分,每呼吸一次,好像就又有個地方進入了睡眠,或醒了過來。

  我始終無法順利潛進水裡,這次讓朋友拉著我的手往水裏沉去,第一次我覺得有種無重力的感覺,很沒有安全感,越深,耳壓襲來一緊張就鬆開了手,幾秒鐘的時間,我覺得自己不是在游泳,比較像是魚。在海平面下,依稀可以看見折射後的日光,跟著波浪折影變化,珊瑚礁突然變成在你身旁,太陽不是太陽,只是個白色的小光點,水影裡扭曲成不規則狀。從海平面看底下,和從水底看海面好像兩個世界,平常意識到的美變的伸手可及,有一種很奇妙的,覺得或許可以試試躺在海裡,看著像從地獄來的肉紅色黑刺海膽過一夜。

  想像回台灣之後,越來越想搬到花東或墾丁去了。什麼話都能跟海說,反正回浪一來,捲走就是捲走了。

*註記說明:young island是離聖文森最近的小島,正巧位於加勒比海和大西洋的洋流交界處,流較大,距離約莫兩三百公尺。

2008年1月9日 星期三

有趣的新聞

  ** 健保局:魔羯水瓶最長壽

  這篇新聞實在太有趣了,雙子座非自然死亡率最高,這不正是在說我嗎:D。

  其實我也不是個太過於相信星座的人,但偶而發現的共同的巧合的星座特質還是會讓人莞然,雙子座胡作非為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有這種結果也是不意外。善哉善哉。

  新年新希望,保重身體安危 :P

2008年1月7日 星期一

馬拉威不妙

黃志芳無功返「台馬邦交 心裡有數」

  以前對於國家建交斷交雖然覺得遺憾但卻也沒有太直接的關心與否,但自從到了外面之後,突然對台灣認同感強烈了起來,這是我的國家!有人路上喊Chinese,都會忍不住想回他我是Taiwanese。外交處境實在令人憂心,時時提心吊膽。這次馬拉威傳出不妙,驚訝之餘,也更因為這是我原本要去的服務國家耶。

  一開始我上的第一志願其實是馬拉威,兩年敎電腦,不過因為家庭因素,所以後來是更改志願到了現在的服務地方,聖文森。不知道該說幸運還是不幸,但至少當初要求我改成一年的親友們應該都會覺得扼腕,早知道就讓我去馬拉威,這樣搞不好我三個月就得打包回台灣了 = =。時也命也,時也命也,究竟什麼是短什麼是長呢。

  邦交國越來越少了。

2008年1月3日 星期四

日本味的跨年夜

  話說,跨年夜和日本志工聚了餐。

  他們總共有九個人在這裡服務,除了一個住我們樓上很常看見之外,其他的除了在超市巧遇的兩張亞洲面孔,剩下的都是今天才看到(總共來了六個,三男三女)。一起坐小巴去趴替場所的時候,滿車都是日文飛來飛去,我覺得好像回到兩年前我在東京的時候,聽太久日文會有種耳鳴的感覺,sosososo...。不過彼此互敎中文日文、聊日劇實在太有趣了,跟亞洲人還是多了一點相處的話題可以談,跟歐美國家的如果要聊Friends就冷了,之後有機會真的要多多認識不同國家的人。

  相較之下,我做的工作實在是太安全了,聽他們有人在精神病院工作,在研究蛇類,住的地方好幾個都在遙遠的小鄉鎮,自己照顧自己。我們是被照顧的很好的志工,覺得有點羞愧。

  PARTY場所在當地的一個朋友家裡,因為曾經當過日本志工的寄宿家庭,所以看起來他們很熟,我們也很幸運的被邀請一起來參加。主人家裡是個坡地,種了各式各樣的水果,我也非常好奇的跟著大家就去摘椰子了(此時隱約覺得不對勁,在戶外的只剩我一個女的...)。主人熱心的替我們介紹各式各樣的果樹,我只認得木瓜。還被當地的螞蟻咬,超痛,一咬到我是整個人跳起來。

  回到房子的時候,終於意會到不對勁在哪裡了,來的日本女孩全都在廚房幫忙,只有我還在外面嗑椰子。道德感一陣羞赧,趕快也跑進廚房幫忙,眼角喵到男人都在外面聊天,心裡反沙文主義就慢慢升高了,為什麼女人要自己乖乖彎進廚房?忙進忙出的時候,偷瞪了同行的兩個台灣男人,他們在旁邊看著我的窘竊笑不已。

  坐下來吃飯前,主人還帶著大家禱告一番。打菜完,我直覺的問同行的台灣朋友坐哪,結果他們幽幽的瞥了我一眼就說,誰要跟你坐,然後就飄去日本妹身邊了,真是太現實了 = =。要了電話還被譴責為什麼沒有要MSN,嘖,男人。

  台灣男人對於日本妹總有種古怪的熱情,我不知道那是來自於AV文化的憧憬,還是來自於日系女孩與生俱來的可愛,打扮得體帶的出廳堂,女人該有的傳統美德也讓他們下的了廚房。聽起來實在是百分百。


  但我還是要為大女人說句話,服侍男人是一種心情,不是一種義務。 (<--正義凜然貌)

聖文森環島篇 - Leeward side


(我的出場很local,上山下海都一定要穿著國寶紅白拖)


  第一天,時間是2007/12/22,再確切一點,是早上10點,我說正熱啊,怎麼忍心在這時候出發。島如果切成東西兩邊,西邊就是leeward side,東邊是windward side,西邊是加勒比海,東邊是大西洋。我們就從西北邊路的盡頭出發往南走。

  朋友開著車載著我們一行六個人到島的北邊,從公路的盡頭Richmond開始走。再北已經不再有路,島的最西北邊因為交通不便顯得奇怪又神秘,原本一個朋友建議走獸徑好了;我想,人生短短不過數十年,夠短了夠短了。

  聖文森全島是山坡地形,公路幾乎是沿著島的輪廓而建,所以我們是沿著加勒比海的邊緣,爬過一座山又一座山。充當司機的朋友晃去"邂逅"哥斯大黎加正妹的同時,一串人上路。一開始精神奕奕,步履強健有力,萬里無雲,陽光一路跟隨,汗才冒出頭我懷疑就已經被蒸發。聖是乾熱氣候,如果台北是gym的蒸氣室,那聖就是裡頭擺著佶花的烤箱,微香又微焦的國家。
  
  路上遇到的人其實不多,大多會狐疑的看我們或熱情的打招呼,但那已經習以為常,我已經習慣性忽略街上對外國人的指指點點。也因此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安安靜靜的上山下山,只有我們的聲音。遙遠的海灣邊有零星的小城鎮,對於我們的到來大多先是一秒的驚疑,然後延續好幾分鐘的熱情,有時候熱烈的歡迎讓我們很像總統下鄉走透透,到每個村落參訪,只差沒有凍蒜;單純的與世無爭的村莊,座落在你我的想像之外,當所謂的世界只有彼此的鄰居,北極的冰又融化了多少顯得實在不重要。

  這個時候還神采奕奕的沿著沙灘,繞著民宅小路的穿梭,走了一個小時才遇到了下一個小鎮FITZ-HUGHES,走走停停,看到什麼都想拍,看到什麼都有趣,在海灘邊看阿伯現切一顆橘子,加海水搓洗狗也有趣的不得了。環島進度非常緩慢,但大家抱持著一個輕鬆走的態度,其實也沒打算一定要走完 :P 。


(路邊的雜貨店:路邊常常出現這類型的塗鴉;溫馴的驢子:其實不溫馴,這裡的驢子愛生氣;)


(民宅:太陽下常常都可以看到一長掛的待曬衣服,顏色很多;CHATEAUBELAIR海景)


(繽紛尚未有人住的國宅;椰子樹倒影)

  
  半個小時後,一路斜坡走到CHATEAUBELAIR坡頂,其實喘的不得了,心肺能力還是很不夠,肌力勉強及格。不過走到頂眺望海灣實在殺底片,加勒比海總是無波無浪的像個大池塘,很適合這裡安靜的基調。美歸美的一切,但熱還是熱,優雅和溫度正反比,喘的跟牛一樣。我就說,怎麼忍心快中午才出發。



待續

* 相關文章
 聖文森環島篇 - 前言

2008年1月2日 星期三

老鼠越來越猖狂了...

  新春開工前的晚上,理應是要睡飽飽,12點整就躺平準備迎接開工第一道曙光,所以原本喵到在我房間裡進進出出看起來很忙碌的老鼠,就因著"習慣"了,沒打算理會牠。

  半夜一兩點卻聽到我旁邊的床上傳來悉悉窣窣的聲音(我的房間有兩張雙人床),大驚!居然爬上我的床,偷吃上次環島吃剩下的餅乾。原本是用塑膠袋裝起來,沒想到他啃破外袋,大方的就這樣吃將起來,完全不把睡在旁邊的我放在眼裡。可惡,一個跳起身拿起手邊的床單就往床上亂揮,(對,我還是很害怕 = =,不敢靠太近),我想這樣他應該已經可以感受到我的滿腔怒火不敢再進來了吧,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

  平常大方在我廚房閨房自由進出也就由你了,繼上次偷吃餐桌上的巧克力之後,(而且每一顆都沒吃完,但每一顆都給我咬半口,鼠媽媽沒敎你東西要吃乾淨不然很浪費嗎 = =)。現在居然還直接到床上來了,還沒這麼熟吧朋友。

  為什麼我新年第一天是在跟老鼠示威。
  決定今天下班要來把所有門縫都塞起來了。


* 相關文章
 笨老鼠和臭蚊子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