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5日 星期五

擁抱

真實的自己總是在哭泣的。

走到房間門口,你打開門,帶著我走進,
坐在沙發上,關了燈,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像個孩子蜷曲在很溫暖的懷裡,原本痛苦的感覺得到一種宣洩,
你手臂的線條柔軟圈過我頸下和髮際,輕輕拍著我的頭,
聽著你的心跳聲,緊抓住你的肩線,突然覺得安心,想流淚的感覺反而被稀釋,
從來,沒有辦法太輕易在別人面前示弱,或流露出一點傷感,
但那晚我卻一股腦的傾訴自己的黑暗面,坦誠後我感到輕鬆,
你說我很病態,我想也是,你我不惶多讓。

從來,我的生命中只有別人沒有自己,
我害怕自己作決定,所以我迎合著別人的期許,
我害怕別人不喜歡我的想法,所以我習慣詢問,習慣follow,

我害怕初戀之後的愛情,
畢竟往往只有第一次的感動是真實的,
其餘的、往後的,不過是copy同樣的相處模式,copy每對戀人都會說的話,
我害怕那初戀之後的愛情,都只剩copy and paste。

困惑又壓抑,你問我究竟想要什麼?
我也不清楚,所以我往外跑,往各式各樣和我落差大的地方走,
試圖找到一種生活方式,或者一些人,尋找我自己想要的樣子。

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看我,總是全新的陌生的,
而在這樣注視下,我也覺得自己是全新的,
然後帶著全新的我再度回到生活,直到下一次我又厭倦自己的樣子,我又出走。

輕撫著你的頭髮,你難得出現冷眼以外的溫柔,
不知怎地,我相信你了解我想說的,是那種,完全的相信你,
聽著你說話,隱約明白你也並不是真正的灑脫,
或許比我還更逃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比我還疏離,
也或許比我對這世界還更擅長於隱藏自我其實再真摯不過的對各種情感的渴望,
好像有些心疼,好像有些覺得我們本質上同病相憐,
儘管我們用著不一樣的方式到達,卻導致一樣的結果,

都是空虛的。

「之後,我們還會聯絡嗎?」我問。

「不會吧。」當時你斬釘截鐵地說。
「這樣說不會太殘忍吧?」

「不會,我習慣了,我也不相信有持久的關係,這些總是會離開我的。」


  其實那時我逞了強,對於關係的最終消逝,我比自己預期中的傷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