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9日 星期四

大干和小干

  下著雨的台北,大干匆匆忙忙從外頭買完電池回家,迫不及待上線。

  大干:「我剛看到一段話真有趣。」
  小干:「啥?」
  大干:「世界上從來沒有理智的人,理智只是相對於與自己關切不深的東西。
  小干:「哈哈,這也太有道理了吧。」
  大干:「幸好我從來不認為我是個理智的人。」
  小干:「幸好我現在已經改邪歸正,不再認為自己是理智的人。」

  大干:「是他改變了你嗎?」
  小干:「為什麼這麼問?」
  大干:「因為我覺得你的確有一些轉變啊,好像放棄了不少以前認為必須很堅持的原則。例如承認自己很weak,坦然接受一種可能不如你預期的空虛撫慰。」

  小干:「是嗎?」

  大干:「你知道阿,在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妳是不可能跟我說某些話的,即使你心裡是那麼想的,你也不會講出來。例如,最近我說我真的想自殺,你說我死了會讓你對人生很悲觀之類的,即使那可能是真的,但是早2.3年妳是不會講出來的。你只會講一堆狗屁倒灶的人生大道理來說服我生命多珍貴而不是失去我有多傷心。」

  大干:「你從來不曾承認誰重要或你需要誰過。」

  小干:「我也很懷疑,但他似乎真的影響了我,總是無情戳破我鼓漲的無謂自尊,好像做那個洩氣後的自己,才是件很驕傲的事情。我開始承認自己有幼稚近乎可笑的情緒,開始想通自己很虛無,是那麼的偽善,又需要別人。」

  大干:「這聽起來像是我和心理師的關係,就是一直有人在鼓勵我發脾氣和跟她吵架。學理上來說,這屬於一種個人中心取向的心理諮商模式,接受你所當是,聰明、溫柔、善解人意、愚笨、自卑、小奸小惡不帶評價的去陪你擁抱這些。」

  小干:「成天都在鼓勵自己展現缺點、做自己就很好、說自己真正想說的話,我覺得也許再也沒什麼是比身邊的人想看的是自己的不完整而不是完美要來的讓人舒服了。」

  大干:「這個心理學派的關係真不真實。」

  小干:「那是因為我們都太習慣去評論或想要改變別人,而從來沒試著去接受這真正的他。愛情是這樣,友情也是,我們愛的是我們喜歡的樣版投射在對方身上的樣子,而不是原本他逕自雕琢的模樣。這讓我想到某一任男友說,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在我面前可以自在的放屁,不需要掩飾,那就是生活。雖然很低俗,但那的確是最有溫度的相處模式。」

  ...。

  小干:「說穿了,不就是做自己,也接受別人有自己嗎?」

2 則留言:

  1. 要能接受自己~
    跟找到能接受自己也接受對方的人還真不容易~
    就只能努力了~

    PS.請問你是一人分飾兩角~產生精神分裂的前兆了嗎?

    回覆刪除
  2. 噗,這對話是真有其人不是自言自語 :P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