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7日 星期六

最後一次的上報

  在小小國家,能發生的事情實在不多,所以芝麻綠豆大的事情也都是大事。聖文森一個禮拜才發一次報,報上通常不會有太重要的新聞,大多是瑣碎的社會事件、官員活動、廣告或者祝小朋友的生日快樂文之類的。不過因為台灣在這裡很紅,所以我們的活動也常常上報。印刷技術不是太好,報紙的套色不是古怪就是圖片是糊的,我通常不看,除非有我的照片。認真算算,一年來,我好像也上報了四五次。剛來的時候、農展、打net ball、去baliceaux、要離開了也有機會上報,上報的頻率比現在在台灣的如花還高。

  今年的中秋節大使館請來記者採訪新志工和我們這些老人們,所以上了最後一次報,有點感傷,但那不是因為離別,而是比照一下一年前的照片,發現我的神情也差太多了。

  * 一年前:氣色非常好,而且笑容是充滿理想和衝勁的那種笑法(新志工上任三把火?)。

DSC_2199_1


  * 一年後:黑了、笑容滄桑了,連牙齒都掉了,所以拍照連笑開都不敢。相較於旁邊的新志工們燦爛的微笑,我們這兩個穿著便服的老志工顯得笑的麻木很僵。

DSC09222_1


  一年,會改變你多少,看到照片我心驚了,有種笑容老了十歲的錯覺。衝勁呢?

2008年9月18日 星期四

「聖文森」Mopion 小傘島

Mopion
(颶風前夕)

  聖文森有個很有名的小景點,不過我們一直到最近懷舊畢旅才有機會去。很可愛,是一個非常迷你的白沙島,島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把小草傘,感覺一漲潮就會消失了。Mopion是當地明信片很常出現的拍攝景點。要到這個島,得租water taxi 或是參加tour 才行,因為它離聖文森本島已經有些遠,在離島群的最南端,靠近Grenada了。

  不過也有只有我們這幾個笨蛋,才會不看天氣預報出門,搭了小飛機到了離島才知道有颶風在墨西哥灣附近,尾巴正掃到聖文森,所以天氣不大好,風浪也很大,可惜了一個隨便拍都是明信片上的圖片的景點。根據船家說,在2004年那次嚴重颶風襲擊之前,比現在漂亮好幾倍,可惜颶風嚴重的影響了地面上的景觀,許多小離島都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樣子。(很難想像那次颶風,吹風走石的樣子)

Mopion
(傘很小,大概只比我高不了多少)


  島上偶而會有附近旅館的歐美遊客過來曬太陽,旅館會提供飲料和躺椅。想想那畫面,被海包圍的徹底悠閒,高級的享受。而我們這次去,也遇到一些拿著大攝影機的歐美人士和香檳,大概是來拍廣告的吧?景觀很漂亮,不過僅能純欣賞,因為島很小,幾秒鐘就可以繞完一圈,附近的海域非常的淺,也無法下去游泳或浮潛,會撞到礁岩,所以我們也待了不久就離開了,可惜了風浪呀,拍不到它最美的時刻,但再見了,沒機會再來了。

  建議停留時間:半小時,拍拍照就可以走了。
  建議活動:應該是個天體營的好地方,因為夠荒涼。
  推薦指數:五顆星,因為地球暖化,我想這個島很快就會淹沒只剩下傘頂了。

Mopion_1

潛水日誌(20080914) - 恐懼

  時間:2008年9月14號 Sunday
  地點:聖文森的某個小海灣
  深度:100 呎
  耗時:?分鐘
  人數:5p
  正式下水累積Tank支數: 3


  現在的身分完全就是個待退的老兵,把握每個週末用力玩樂,上週又和資深前輩們去潛水,這是第二次,差點沒了呼吸回來,連續兩週的戶外活動總讓我有種活著真好的錯覺。

  第二次下水,比較不緊張了,不過防寒衣不夠,耐寒的我穿了件水母衣就下去了,也幸虧熱帶的海域非常溫暖,所以倒也不覺得水底很冷。在水裡對於冷暖流交會的感受會異常明顯,甚至肉眼也看的出水流造成的海裡不平穩波紋,像大中午路面熱氣蒸散,我們會感覺眼前空氣扭曲一樣。

  不過第二隻氣瓶的時候,我犯了個錯誤,就是心不在焉。心裡想著一些事,所以居然沒控制好我自己的救生衣氣閥,莫名其妙的被我灌飽了氣,所以開始往上衝,一開始還沒意會到,以為是流太強我游不動,所以我拼命的踢水,結果前方的同伴仍然是離我越來越遠,我開始慌張,但偏偏在水裡我也發不出聲音,他們就這樣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視線內,而我終於發現我在上升,趕快拉出我的救生衣氣閥想要放氣,但偏偏角度沒喬好,我一直放不了氣,因此無法控制我的高度。快速往上衝是潛水的大忌,因為壓力的變化會讓你的肺爆掉,我慌了,而且胸口開始不舒服,呼吸有些困難,很慌,在那幾分鐘的時間裡,我看不到任何人,看不到前方,因為被呼吸出來的氣泡包圍,分不清楚東西南北,只覺得那瞬間很痛苦,不知所措,我拼了命的踢水想要減緩上升的速度,想要游去找同伴,試著各種角度試圖放掉氣。我覺得我渡過了最漫長的幾分鐘,最後我似乎成功了,不再上升,而氣泡散去的同時,我看到我的同伴來追我,他發現我異常的上升,急忙來找我。看到同伴,心裡踏實了許多,但也由於剛剛那段時間拼命掙扎的關係,氣瓶消耗的速度非常快,從肺爆掉的臨界點回來之後,尷尬的發現我已經幾乎沒氣了,所以同伴也只好慢慢的帶著我回到出發點,我孤獨的自己回到了水面,帶著一身恐懼。

  上來之後的兩天裡,我沒辦法深呼吸,因為會覺得胸口微微疼痛,而且肋骨兩旁非常疼痛,我想那是因為那幾分鐘裡頭我太用力掙扎了,所以肌肉酸痛吧?!把大家嚇壞了。我也把我自己嚇壞了,幸好後來沒事,還能坐在這裡跟大家說活著真好,欸,活著真的很好。瞬間掉在絕望裡頭的恐懼很難形容,腦子裡頭是亂糟糟的。但我還是會繼續潛水,一直一直,這是我熱愛的世界。

  不過經歷了這次驚險,我才明白,其實最可怕的並不是離死亡很近,而是瀕臨死亡前你會想起誰,那是你不想承認卻再反駁不了的,也許死了一了百了,但偏偏你活過來了。

2008年9月4日 星期四

魚尾紋

  今晚和即將放假的友人在KFC吃飯,聊天聊著,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就說,你太陽真的晒太多了,魚尾紋都跑出來了,而且好幾條。心裡大驚,但仍要維持喜怒不形於色的優雅:「我知道。」他真切的告訴我要認真保養。另一位友人也幽幽地看了我的眼袋,說附近的皮膚都老化了。再補了一刀,吃頓飯我血流成河。

  欸,世上的確是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來這裡太陽防不勝防,一開始還會注意,到後來已經消極的認為不要晒傷就好,晒黑就算了,回台灣再打脈衝光(友人極力推薦)。消極的女人不可取,現在不保養,往後要花10倍的時間和金錢才能挽救,這道理我明白,看著我坑坑疤疤都是蚊子叮咬的腳、手臂上大大小小被水母螫的一個又一個暗沉的紅疤、紫外線晒的身上顏色到處不均勻、天氣炎熱出油嚴重而造成的毛孔粗大、陽光乾燥晒的加速老化而出現的細紋、走山路運動出來的蘿蔔小腿、連牙齒都被我弄斷了,身為女人,雖然我不再需要為了誰打扮(或許這才是主因?),但很明顯在浪費上帝賜給女人的細緻和溫柔線條。

  在熱帶國家待久了,在外國這種打扮不精緻化的地方相處久了,路上不再有甜心百分百好感心機無痕妝,再怎麼吃在外國人眼裡都還是紙片人,什麼美醜的羞恥心早就被太陽蒸發了,穿一天高跟鞋就讓我哇哇叫兩天。美感道德急速淪喪,反正再怎麼老化,路上男人還是會對著你說I Love you(聖文森的男人喝的都是假米酒?)。

  如果把美醜置之於度外對大多數的女人來說,就是把生死置之於度外,那就讓我壯烈犧牲吧,因為我真的好懶。

2008年9月3日 星期三

潛水日誌(20080831) - 初體驗

IMG_0008_1

  時間:2008年8月31號 Sunday
  地點:聖文森的某個小海灣
  深度:77 呎
  耗時:50分鐘
  人數:3p
  正式下水累積Tank支數: 1

  在加勒比海潛水,虛榮感大過於珊瑚美感。根據許多前人的經驗,Pacific的海底比加勒比海熱鬧多了,加勒比海美的僅僅是海平面,海底下生物種類明顯單調許多。所以到現在還很興奮的原因,不是因為看了什麼魚,而是一種自於以下這段未來可能會出現的對話的虛榮感:

  「欸,你潛過水喔?在哪裡啊?」
  「喔,加 勒 比 海 啊。」
  「好棒喔,怎麼那麼好?」
  「哎呀,還好啦,普普通通。」

  另外一個興奮的原因,是因為第一次潛水。深海裡和我想像的完全不同,以為是沉靜的巨大世界,但其實一點也不安靜,隨著BCD的氣慢慢放盡,身體慢慢往下沉,耳裡奇妙的聽到各式各樣的聲音:自己的呼吸聲、水裡泡泡的聲音、魚群游過背鰭拍過水流的聲音、金屬碰撞、甚至是那種水緊密貼著自己心臟的心跳聲都特別的感受明顯。不安靜,甚至是吵雜的,亂哄哄的在耳裡亂撞,是海對我的絮絮叨叨。

IMG_0012_1


  乾淨的加勒比海,能見度很好,陽光穿透水底一切還是這麼清晰,浮潛是平面的,但潛水是立體的,我不再是俯瞰著遙遠的水底生物,而是我就在魚群裡,一轉身不小心就會撞上礁岩,岩洞裡躲著龍蝦。抬頭看著遙遠的海平面,感覺是魔幻寫實。

  不過技術很菜,浮力還無法控制,所以總是在水裡載浮載沉,友人總得小心翼翼的拉著我,怕我不小心就衝出水面或是被海底暗流帶走了。搖搖晃晃,搖搖晃晃,有在月球漫步的錯覺,沒有任何施力點,所有的動作就是慢、慢、緩慢。

IMG_0004_1
(非常緊張的我,一直捏著鼻子做耳壓平衡和BCD控制閥,不敢放開)


  我大概是油多,所以很容易就浮起來,帶了5公斤的配重,才勉勉強強能往下沉,在水底50分鐘,我總是有種只要一放鬆下來,就會開始往上浮的感覺,友人說拉著我潛水,他很像是牽著一個氣球在海底逛大街 = =。而且由於我還不太會控制浮力,所以總是在海裡跌跌撞撞,一直踩到珊瑚礁,一路一直在說對不起,沒有太多心情欣賞美景,大多時候是非常惶恐和粗魯,希望以後多練習就會漸入佳境了。

  海真的好棒,雖然在深海其實感覺很可怕,那是一種每往下一公尺,就離現實生活一萬哩的感覺,無從施力的不安全感造成的巨大無助,又刺激又危險。想起三毛的荷西是死在潛水裡頭,心裡居然不斷出現想像的畫面,那瞬間我終於可以體會死在水裡會是什麼感覺,但即使如此,那還是讓人奮不顧身的想一再一再的下水,或許這才是最可怕的。

2008年9月1日 星期一

九月一號

悠閒的下午
(@ 團部後方的草原)
  
  下禮拜新志工就要來了,而我也正在打掃我的房子,要將它清空給下一任志工住,之後即將暫居深山野嶺裡,修身養性。剛來的時候,看到這小不隆冬的首都,覺得跟貢寮或九份差不多,步調又慢,現在待久了,居然開始覺得待在這個首都"大"城市,太繁忙了,所以一心想要再搬到聖文森的"鄉下"去圖個清淨。今天已經邁入九月份,回答朋友的問題不再是「好快啊,都過了半年」,而是「欸,我下個月就要回去了。」快,快的我現在想起台灣,居然感到害怕,因為我要回去了,要看到高樓大廈了。

  朋友說,我看起來就是個都市人樣,但經過一年褪去色彩,我發現自己其實熱愛安靜,可以不說話的待著一個地方很久,可能是海邊,在水裡或是山裡。攀過鄰居的圍牆,穿著紅白拖在草原上看牛吃草,也可以度過一個下午,這是現在像個野孩子的我。

  我是想念台灣的,但或許是近鄉情怯,我很焦慮,習慣了在這裡單純過了頭,還能回去繼續在風花雪月裡應對嗎?雖然台灣有雞排、有珍奶、還有錢櫃和親友,但沒有夕陽、沒有蔚藍海洋、沒有路邊愛生氣的驢子和山羊,沒能再坐在陽台吹風賞月光,好可惜,只怕我把往後人生份的閒情逸致都在這一年用光了。

  欸,野孩子要回家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