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日 星期三

再給我一管...

  我開刀回來了,整整躺在床上七天六夜,幸好有聖文森的超無聊自我娛樂訓練,我居然可以就這樣一動也不動,像個死屍的躺著一個禮拜,意識清醒但不喊一聲悶,安靜的待在大多時候沒人的病房,轉著沒有第四台的電視強力播放阿扁寫給阿珍的情話,看書,等著三餐時間家人送飯,就這樣,我現在真耐的住無聊。

  這幾年家人進進出出醫院,也有個護士的姊姊,所以我對醫院的一切一點也不陌生。對於這次自己要住院,倒是有點麻痺,比起去照顧別人,挨兩刀的是自己反而讓人鬆口氣。匆忙做完各式各樣檢查,一到醫院我就換上手術衣,直接推進開刀房。醫生問我要選半身麻醉還是全身,我毫不猶豫就選擇全身,因為半身麻醉要打在脊椎上,聽起來就痛。第一次要麻醉,我居然微微興奮:

  「打完麻醉後就會馬上暈過去嗎?」我問醫師。
  「我們來打賭,你從1開始數,看能不能數到15。」一邊說一邊將麻醉劑打進我身體。

  我很認真的開始數,隱約記得自己好像是數到六,然後就沒有記憶了。再醒來已經是在恢復室,腳上打著厚重石膏,大腿內側也纏上繃帶,身上的衣服也被換過了(驚!我剛被扒光?真害羞)。麻醉的感覺奇妙,就像瞬間掉進一個黑暗的深深深淵,沒有了自己,直到耳邊開始慢慢出現呼喚你名字的聲音,你的靈魂好像慢慢的跟著這個聲音回來,而那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習於幽黑的瞳孔適應不了新生的強光,眨著沈重的眼皮,一次又一次,你才能睜開眼,感覺你自己正躺在病床上,被推出恢復室。經過的路人總用一種同情和好奇的眼光看著疲倦的自己,就如同我們在醫院總是忍不住多看川流不息的病人兩眼,角色互換你才明白,那種眼神有多麼令人反感。

  沒在醫院過過夜的,或許很難想像深夜的病房有多麼令人絕望。各種維生機器運轉的聲音、鐵製護理推車咖啦咖啦滑過白色地磚的走路聲、隔床鄰居冷不防的從布廉那頭開始猛烈咳痰,排班的護士更換病人藥物或尿布時撕開塑膠外裝的聲音、量心跳機的微弱嗶嗶聲,深夜的醫院病房本身死寂的安靜一向有種沈悶感,但更令人屏息的是為了生存而發出的各式各樣聲音,在夜裡、在淺淺睡眠、反覆做夢裡滲透的感覺。

  手術後其實我不大痛,跟去年車禍那當時相比,倒在路旁全身不住顫抖、抱著鮮血淋漓的腳哀號的痛比起來,植皮真是一小塊蛋糕。簡單而言,手術就是切掉我腳掌疤痕上厚厚的增生組織,然後醫生拿了我大腿內側,薄薄的、約8*5CM的皮蓋上那個缺,其實真的不如想像的痛,只是打著石膏,為了讓傷口癒合的漂亮而動彈不得讓我不舒服,不舒服,那不是大手術,卻是一種心理上的折磨:得要別人照顧自己,包括三餐、便溺。

  頭兩天下不了床,得麻煩家人拿著便盆讓我在床上小解,然後麻煩他們拿去倒,這對我這種自尊心旺盛、一向以獨立說嘴的我是種無比的壓力,但動彈不得,你只能妥協,羞赧的拜託人家幫我倒尿,而他們也用著一種透露著「沒關係,這是不得已」的滿滿關愛眼神也不刻意多說的接過便盆,更讓我嚴重的心理受創,自尊在88元的塑膠便盆中瓦解。我自以為從不喜歡麻煩別人服侍我,但偏偏總是會有這種時候,而不得不對自己的脆弱低聲下氣。人,千萬要保重身體,如果連大小便都不能自理,那真的是一種極大的不幸。

  儘管不是那麼痛,但我還是陸續打了兩管止痛劑。一開始我很抗拒,因為我怕打針,但打過一次你會愛上,因為這種麻醉型的止痛劑就是嗎啡,儘管含量很低。剛打下去會暈眩,但暈眩過後會突然發現自己輕飄飄、通體舒服、愉悅、好睡。所以後來儘管我還是怕打針,但我仍打了兩管,甚至後來得壓抑自己不要再要求打針了才停止這種病態的渴望。但我真的,好想再來一管...(完全可以體會為什麼阿拉伯公主為什麼會打止痛打到有毒癮,可憐打針的那個要處1500下鞭刑)。

  今天拆掉石膏了,但仍然無法正常走路,等傷口癒合得要兩三個禮拜,然後再穿上彈性襪幾個月,以壓住傷痕免得又蟹足腫。而疤痕現在是怵目驚心的赭紅色,醫生說,他會慢慢變淡,儘管還是會和周遭的皮膚不同,但會變淡,大概一兩年吧。

  一兩年吧 = =。

9 則留言:

  1. 我也討厭醫院~尤其是看著心跳計~
    感覺自己的心也隨著不穩的跳動~ORZ

    傷口要好好照顧好~
    儘量不要曬到太陽囉~
    既然都辛苦開刀了~就要好好保持囉~
    加油~

    回覆刪除
  2. 還以為你跑哪去玩了呢..好久沒看你發文章也沒上線...擦擦抗霸看會不會淡多一點..但傷口要好才能擦..take care lor

    回覆刪除
  3. To 小惡魔
    現在腳不能著地,我也很難出外曬太陽,很宅啊...。

    To Rita
    抗霸是什麼啊?!

    回覆刪除
  4. ㄧ種淡疤藥膏..德國的.屈程式好像有賣..專家跟我說的..他出車禍..臉上一道疤..他說擦了有效.或許你可以試試..不過要等傷好才能擦...要美美的喔!!

    回覆刪除
  5. 要美美的...,為什麼聽到這句話如此感傷,好久沒人這樣說過了~_~

    回覆刪除
  6. 你在Arequipa遇見的路人甲2008年12月7日 下午5:30

    嗎啡還是少用點好,知道了嗎啡的厲害,我寧願多痛兩天也不要打那種可怕的東西。
    在秘魯的邂逅太匆忙,不過看到你的相簿,發現我們原來早就該認識了。
    祝你早日康復,也期待某天,在我們的故鄉台灣,正式的跟你介紹我自己...^^

    回覆刪除
  7. 真這麼厲害?幸好我最後還是忍住了...

    回覆刪除
  8. 噢...才一陣子沒來看,多了真多事情~

    回覆刪除
  9. 回台灣後,實在是很多事,慘。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