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3日 星期二

人生無事小神仙

Pembroke,菜園
(聖文森團部示範菜園)

  日前朋友從美國回來,所以大學同學們難得的聚了餐。一年多沒見的朋友說我瘦了,但比之前氣色好,他玩笑說,畢業後工作那幾年,我像是怕嫁不出去,所以忙著賺嫁妝一樣,把自己弄的很糟,心理生理都很不健康的一段時間。我也承認截至目前為止,那是一個戲劇化的轉變過程,我曾那麼享受熱鬧和恭維,現在卻總是習慣空出時間讓自己獨處;我曾那麼需要愛,但最後我的選擇卻是放下,用另外一種豁達的方式取代朝朝暮暮。

  慢慢的我了解,生活是一個「那又怎樣」的哲學。睡過頭,那又怎樣呢?今天戒了一根煙,那又怎樣呢?沒搭到車,那又怎樣呢?誰走了,那又怎樣呢?今天又加班了5個小時,那又怎樣呢?脫光了躺在誰床上,那又怎樣呢?如果什麼都沒有,那又怎麼樣呢?那些急於想得到的,感傷於失去的,那又怎樣呢?我們真的都確定自己是為了什麼而堅持嗎?如果堅持不下去了,那又怎樣呢?堅持得到了,那又,怎樣呢?

  同桌吃飯的朋友,放眼望去,我左手邊坐了兩個博士,對面坐了位碩士,斜對面是年輕有為的consultant,旁邊的旁邊都是前途光明的科技新貴們,還有一個空位是加班來不及趕到的Marketing PM,還在趕著預算書。一整桌學歷工作一字排開是閃亮亮,沒有景氣不好的問題,西裝筆挺現身的有,學者眉間的傲氣和疲憊也有(發達了拉拔我一下啊!!)。而我呢,突然意識到,自己孑然一身,體重瘦了,荷包扁了,野心也小了,愛情更是沒了,唯一比人多的,只剩我的飛行累積哩程。席間,我仍然那麼開心的參與大時代的議題討論,但卻也常分神的想,再下次聚會,再下下次聚會,或許我還是這樣兩手空空,但友人已經牽著小孩參加同學會,叫我阿姨。

  現在生活的平靜來自於閉上眼。有輕輕的傍晚海聲沖上岸翻滾貝砂;有午後彩虹從海中央劃過山邊的小木屋直到我窗前;有肚子餓了拿著菜刀走到菜園去割菜,深吸一口剛下過雨後土壤的味道。晚上睡前,我總是會追逐著一道光,那是我在海底,乳白色的陽光照進幾十公尺深的我的掌心裡。黑暗裡有繽紛的夢,原來這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8 則留言:

  1. 下一跳 學弟妹們真有成就阿 > <

    回覆刪除
  2. 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讓自己開心~
    這才是最重要的~

    回覆刪除
  3. 噗,超有成就的啊 ~_~.. 瓜,我們實在太不認真了。

    回覆刪除
  4. To 小惡魔

    這當然這當然的~

    回覆刪除
  5. 在一人飽全家飽的前提下

    怎麼過生活,似乎就沒個標準了
    要光鮮亮麗?
    要地位崇高?
    還是輕鬆優閒?

    全都看自己
    所謂要“努力工作、認真念書才有幸福的生活”的論點
    不過就是預先設定了某種情況所發展出來的生活方式
    得到什麼就相對的失去了些什麼
    相對的就看於個人重視哪些罷了

    我是這樣想啦....^^"

    回覆刪除
  6. 哈,重點就是一人飽,全家人飽。所以我說千萬別有小孩 :P

    回覆刪除
  7. 是啊~

    當得顧慮其他人的時候
    生活要如此隨性,似乎就有點難度了

    除非該位人士也能接受跟自己一樣的生活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