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6日 星期三

無關政治

廈門五通碼頭


  因應江陳會,所以來個應景的照片吧。

  拍攝地點:從台灣出發,經由小三通至廈門五通碼頭,一出碼頭,就是這個大看板。

  很想說無關,但都是政治。

  「中國」同志,你贊成回歸嗎?

2009年12月15日 星期二

西伯利亞鐵路,消失的旅客。

月台小販
(月台小販)

  旅行有趣的地方可能是在於,從此之後你對某些地名、某些經歷就有了感覺。

  電影介紹:消失的旅客:背景就是西伯利亞鐵路,陰謀、情慾、危機、秘密、金錢,將他們帶往未知的旅程。

  很喜歡這部電影,除了劇情張力夠,疑雲的氣氛和關係的微妙營造的很棒,從頭到尾不冷場,跟著主角陷入懸疑劇情,彷彿你也在那列車上等這些點之外,大概就是因為那熟悉的Trans Siberian,尤其是數度空拍列車在冬日北國大地前進的移動模樣。

通舖車廂
(俄羅斯境內,普通列車的通舖車廂)

我凌亂的床位
(我非常凌亂的小小床位,五天吃喝都在這裡)


  今年搭火車時,從北京出發的國際列車內裝已經完全更新,不再是電影裡頭那窄窄擁擠舊舊的木質板(北京到Irkutsk我搭的是國際列車K19,Irkutsk至Moscow搭的是俄羅斯境內的一般列車,如果搭的是後者,那場景真的就是那樣呢)。電影裡頭對於俄羅斯的官僚、神祕、暴力,刻劃不遺餘力,我也深有感覺:有時候端看他們冷漠的眼神,就害怕了起來。

  記得那時候,要跨越中俄邊境過海關,列車停了非常久,俄羅斯的官員帶著狗一間一間包廂的搜,語言不通的關係下,無法交談,他們碧藍色的眼神幾乎沒有溫度,不確定究竟是否歡迎我們這種外來的遊人,而官員問的問題我們只能聳聳肩搖搖頭表示聽不懂,怯怯的把護照交出去,然後就看他們大動作將整個床舖掀開檢查,背包翻的亂七八糟,皮夾也得打開讓他們確認帶了多少錢,我隨身攜帶的藥包亦被他們搜出來看了一下,我心跟著涼了一下,暗自冒冷汗盤算想著語言不通要如何解釋那只是維他命和感冒藥呢?可卡犬在車廂和走廊上不安份的聞聞嗅嗅,那沉默的幾分鐘,很漫長,氣氛有些凝結,雖然明明知道自己是正正當當的旅人,但那一刻卻也不得不緊張了起來:他們會不會搜出什麼東西?或是簽證有問題?或是被索賄?或是被刁難而不准入境之類的等等。(這種心情在古巴海關也惶恐出現過)

  道聽塗說的太多,導致我對於俄羅斯的神祕無限上綱。

  當然,後來還是順利的檢查過關,默默的把背包和床鋪整理好,然後鬆了一大口氣:「呼,welcome to russia」我對自己說。

  「我認識的一個人在布拉次克,被關了28天,就因為他簽證上的名字拼錯了,他們要罰5000美金,他當然不願意付,這是原則問題。」
  「後來呢?」
  「他付了,付出右腳上兩根腳趾的代價。」 - Transsiberian

DSC_8083
(途中經過的坦克拖運車,很有俄式軍工廠的想像空間)

2009年11月29日 星期日

無時無刻都是天黑

  最近,常常想起那段在西伯利亞鐵路上,搖搖晃晃的火車日子,每餐吃著像飼料的韓國泡麵、餅乾,每天只是貼著冰冷的窗框,仔細看、放空著瞧,不經意的窗外始終細雪滿天,我等待著月台大站停下腳步,央求著旅伴奢侈的買份熱食吧,然後興奮的跳下火車,享受短短20分鐘放風的時間,冷冷的手呵著霧氣結成眼鏡上一層薄霜,探頭看看攤販裡頭賣的秘密,冰棒就這樣擺在外頭,那天氣太冷了,太陽晒也不會融化。

  由東往西行的列車上,黑夜越來越長,怎麼睡,醒來都是天黑,我成天睡的昏昏沉沉,緩慢的進入地球自轉的時差裡,語言不通,不曉得走到哪了;手機的時間已然不準,我不確定那當下的每一刻是幾點幾分。那是真正體會到流浪的日子,所有以為認知的時間空間,在小小火車盒子裡頭,都失去了效用。想起來,我懷念當時候的無所知,因為現在的生活一切刻劃的太精準。

  日復一日,火車上的生活沒有變化,現在回頭看看自己當時寫的日記,瑣碎極致:

  2009. 2/22
  
  9:00 am : 好像真正醒了,附近的中國人正打包著準備下車,但還沒天亮,究竟我在哪呢?看了看錶,早上九點了,肚子餓了,但天還是黑的。車廂還很昏暗,總覺得現在起床不對勁,但我已經睡了12個鐘頭了。

  9:30 am : 不能再賴床了,坐起身吃了早餐,隔壁床的媽媽還在熟睡。她十分沉默,除了玩數獨,就是睡覺。

  10:30 am:廁所門又鎖上了,每次月台停站,廁所就會鎖上,為什麼呢?阿馬坐在旁邊等了許久,他說,做了惡夢:他把他自己的眉毛剃了。上鋪的空間並不好睡,空間狹小,腳長的他總是露出那麼一截在外頭,每當有人經過,就碰一下,睡睡醒醒。

  11:30 am - 15:30 pm :漫長的白天,下了兩盤五子棋,開始和阿馬從祖宗八代開始聊起。

  16:00 pm:車晃的厲害,連字都會寫歪。

  17:20 pm:雪,外頭仍舊只看的見雪。

  18:30 pm:天還很亮,看來要晚上10:00 pm才會天黑,或許該調成moscow time?這個國家太大了,一整天似乎沒看到人煙,只有無止盡的樹和雪。

  18:50 pm:阿馬下鋪的婆婆熱情的下午茶邀約,切了不知名的肉片,挖了不知名的肉泥,比手畫腳裡頭明白了那是豬舌頭和牛肝泥,但盛情難卻,我第一次吃下了牛肉,還偽裝堆滿好吃笑容。旅行裡頭,我最害怕遇上盛情的當地人餵食(欸,在內蒙都吃下駱駝了,這次不過是牛肉,何須害怕?)。

  20:00 pm:雪,還有很多樹。

  21:00 pm:還是雪,還有很多很多樹...。

DSC_8051
(窗外)

2009年11月22日 星期日

守城難,難於上青天

DSC_2654
(守關山往守城大山的路上,唯一的展望處)

  在南投生活,如果週末仍睡到中午,實在愧對這裡的山明水秀。難得有個機會和同事去走了埔里六秀之一的「守城大山」,第一次挑戰中級山過夜;第一次重裝上陣(心虛,我只負責帶了自己的睡袋和乾糧);第一次一天內就爬升1600m;第一次露宿山頭,挨在火邊,鋪了個睡袋在地上就睡的不省人事;第一次夜裡聽到獵人數次的槍聲劃破天際,火不敢熄,怕被當成了山豬;第一次,不說話四周就陷入一陣巨大的寂靜,像騙過了冬夜的質疑,悄悄融入了黑暗裡頭,成為完美夜色的一部分。

DSC_2652
(好天氣)

DSC_2605

DSC_2673
(雜草叢生,史上最虛一等三角點)


  守城大山標高2420m,一等三角點,路況不差,只是陡上陡下,山高路遠,還得奮力游過攻守城之前淹沒人高的麻密箭竹林海,一路上幾乎看不到前方同伴,落差陷阱多,渾身被葉上雨水露水濕透,細硬的枝條總會在用力撥開後又回彈打到臉上,像穿過橡皮筋地獄一般,痛痛麻麻。守城雖號稱擁有一等三角點,但幾乎毫無視野可言,三角點埋沒在群樹中,窄窄的空地五個人站了都嫌小,純粹是個強身健體的路線。不過沿途的植物林相豐富,松針軟墊處處,楓葉隱約紅了,有時雲霧就這麼從山頭湧起,檜木林顯得飄渺和獨立世外,陽光斜斜細細的穿過樹冠來到手邊,或許,登山吸引人的不僅僅是展望,而是和大自然的呼吸脈動一致的那種美麗錯覺。

DSC_2666
(說霧,霧就來了)

DSC_2668


  第一次真真正正爬山(以過夜來論斷的話),很有趣的,充滿心得:

  1. 其實,爬山靠的是意志力,不僅是體力,尤其是過了一個陡坡,抬頭發現上方還有千千萬萬個陡坡的時候...。

  2. 爬山本為強身健體之用,攻頂,只是種可能,很講天份的(累的藉口)。

  3. 上山需要氣,下山需要力。

  4. 爬山,優雅不起來,只能是髒兮兮,髒兮兮,髒兮兮。下山是披頭散髮,沒換的襪子發臭,鞋裡都是泥巴樹葉,口袋裡都是為了補充熱量不停吃剩的一堆糖果紙。

  5. 不要亂問問題,例如:晚上要搭營睡覺時,我興奮的問「欸,萬一半夜下雨怎麼辦?」然後半夜就真的下雨了。

  6. 原來能大口喝水是這麼奢侈的幸福,在沒有水源的地方,一口水會在嘴裡分成五小口慢慢吞下去,淺嚐則止。

  7. 上山時,滿腦子都想著要下山和喝思樂冰,但下山了又開始懷念上山。

  8. 爬山可視為一種自虐的行為,是生理心理極大的挑戰,是好好的安逸不睡,網路不上,硬要喘個如牛,只為一種難以言喻的成就感。

  9. 在山上煮的晚餐特別好吃!

  10. 盡管累的半死不活,但真的會上癮,下次還是想上去呢(呼應自虐)。

  11. 整骨師父上次看了看,說東西要背左邊,於是背了兩天左邊的相機,左肩回來就廢了(師父,整人還整骨呀?)

  12. 山上,晚上能做的就是睡覺,是個七點半就一副準備就寢,四點不小心就起床了。

  13. 我好懶得整理裝備和洗超髒衣服,背包到現在還沒開 (打滾)。

DSC_2635
(五個人就這麼擠著睡)

DSC_2591
(約莫八公分高的穗花蛇菇。跟植物學家們出去總是可以認識一堆植物。)

DSC_2595
(近看穗花蛇菇,網路上聽說壯陽,一路上很多,或許守城該主打蛇菇,馬上變成熱門路線。)


  附註:
  穗花蛇菇介紹
  守城大山

2009年11月3日 星期二

說說

  第一次,我貪圖過去,真的,只想回去,回去那個過去。能嗎,還有人在嗎。
  他說,要過的好,真摯動人地說,可我已無力去算計如何好。回不去,怎麼也回不來了呢。

2009年10月17日 星期六

漸行漸遠終至於一場沉默

  「謝謝你的錯愛。」一覺醒來看到這封簡訊,心裡其實一絲絲也不意外,放下手機,像往常一般,走進浴室刷了牙、洗了臉、優雅地整理完行李。看看時間還早呢,躺回床上,撥了個電話給大干,說:「嗯,看了下訊息的時間,他那樣的斷然竟是連猶豫都沒有呢。」

  「如果他有猶豫,你會好受一點嗎?」大干問著,我到現在仍然在想這個問題,我會倍感安慰嗎?

  心裡隱隱約約明白情緒即將全面頹敗的不對勁,但我卻抓不準那該崩潰的時間點,在失去愛戀的第一個夜晚,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裝上笑容,參加一場提親宴,那飯桌上一道一道溫馨的,拿著筷子居然是苦澀的下不了手夾起其中一道嚥下口。
  
  「我的人生真是一場又一場的黑色小喜劇,連自己的悲傷都要排隊?」事後忍不住自嘲著。

  詭異的情緒持續到回家,開了電腦,再次面對熟悉的一切,那螢幕燈一閃,突然間,我再也無法控制的抱著大腿全身顫抖地痛哭了起來,大干的電話響起,驕傲的自制再也無法忍受。

  「我盡力了,真的,這段關係我真的盡力了,我真的很盡力在維持這段關係,雖然很多過程只有我自己知道,但我很努力,真的。」我記得我一直反覆呢喃。

  「我知道,別哭,如果45歲後我們都沒人要,那我們就湊合湊合吧。」電話那頭安慰地要我。  

  不記得和他這失衡的關係是多久了,只是以為會就這樣一起生活下去。那樣的生活我以為就是我想要的:簡單,依靠,了解,一起開心,有著共同的夢想,共同的回憶。過去所有所有的一切在分離後變得格外清晰,好的壞的生氣的擁有過的,他的我的,那麼熟悉的關係和密切終歸一場落寞的結束。無得責怪,沒得質疑,那付出是心甘,那想見對方的心情也是這麼情願,我明白的,一切都只是一個遺憾,遺憾來自於以為你自己是唯一,但真遺憾你不是。

  一切眷戀都只是風和自己的想像呢,我現在才驚覺。

  事情就這樣過去,分離對我而言早已不構成一個課題。從那天之後,所謂的眼淚再也沒流過,一天一天過,關係漸行漸遠終至於一場沉默。

  「其實我很謝謝他曾經的好,而我仍然很想他。」某天我醒來和友人說著。
  「你只是習慣而已,你太習慣有他在身邊,久了你會發現那愛根本不存在。」
  「或許吧,分離的這段時間我真的很不習慣,彷彿生活裡少了一件事情要做,像是忘了吃早餐一樣,那生活的順序變得不對勁。」


  「咦,或許他也會和我一樣覺得不習慣呢?」我突然興奮的想著。
  「狗屁。」友人冷冷的不願搭理我的自憐。


  寂寞可以被體諒,那想念呢。
                                    小干

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15/365] 再見夏天

DSC_2158


  過了秋分,夏天就回不了頭了。山上開始有了涼意,清晨傍晚,我已經要穿上薄薄的外套,想喝點熱茶。以前我不喜歡夏天,總覺得那是濕濕黏黏的擾人節氣;不過自從聖文森經歷一整年的夏天回來後,開始覺得,其實無止無盡的夏天,沒完沒了的夏天也很好。想著想著,好像頰邊又碰到了陽光裡晒棉被的暖暖。


DSC_2164
(清晨,冷。)

2009年9月28日 星期一

[14/365] Sun Moon Lake

DSC_2328


  從來就對南投不熟悉,一直到來了這裡工作,才有機會了解這地方。今天是週一,上班的日子,但仍然起了一個大早,摸黑了出門,和友人開著半小時車到日月潭看日出,環抱著湖的,白天是遊人;清晨卻是溫柔霧濛,沉穩的山稜。

  有人這麼說:「現在要出國玩呀,都是幾小時就到了,去完了。只有台灣,一輩子都玩不完。」

  豈止台灣,南投我都走不完。

2009年9月27日 星期日

[13/365] 神離

神離


  如果酒真的是穿腸毒藥,那愛情呢?

  我只能說,真要開始浪漫,人生就開始倒楣(誰說的?)。因為激情只是一種兩人關係間的異常現象,它不存在的,出太陽就消失了。

2009年9月26日 星期六

[12/365] 廣興紙寮

DSC_2221


  週末去了位在埔里的廣興紙寮,挽起袖子也跟著抄紙。過去的人說,埔里的水乾淨,所以手工造紙業品質好也發達,現在埔里仍保有台灣少數手造紙業,也提供觀光客試做。繁複的程序,紙薄磨了耐心,累積了老祖的智慧。

  第一道程序:抄紙。

抄紙


  第二道程序:瀝乾攤平(仍飽含水份),現在可做些裝飾。

瀝乾
(我粗糙的美工,試圖想做張信紙)


  第三道程序:將水壓出,讓含水率降低,方便烘乾。

壓水


  第四道程序:放置高溫烘乾板,用刷子將紙張刷平。

烘紙


  遊客的紀念。

成品



  在這裡可以待一個下午,不一樣的下午。

  朋友曾經大方的把他收過最美的祝福轉送我:「好風好日好心情」。
  舒國治說:「人生無事小神仙。」
  那最後,不如拓個紙「日日是好日」吧。

  沒來由的想到929的什麼都不做,今天只是一種看似充滿意義但其實圖個簡單閒晃的午後。



  後記:廣興紙寮

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

[11/365] 來份早餐盃吧

DSC_2155


  唱歌唱了這麼多年,和某個他和某個誰,可能是因為誰失戀了或我崩潰了,哪個誰的生日或不知名的紀念日,諸如此類。尤其是在台北的那段日子。唱歌,是過去那個貧乏精神生活裡頭,唯一能讓人清楚表達情緒的管道,歌詞說的明白,讓人唱出期待或疲態。

  記得以前,唱著唱著,走出小房間都天亮了,我們暱稱那叫早餐盃。

  現在呀,老了,老了。唱什麼早餐盃呢,早睡真正來個好早餐比風花雪月重要多了。

2009年9月24日 星期四

[10/365] 挑食

DSC_2148


  我知道我挑食。

  我不喜歡把食物吃乾淨;

  我不喜歡青椒、韭菜,不吃苦瓜、不愛茄子;

  我不吃蚌殼類,包括蚵仔、蛤仔、九孔、海瓜子等不及備載;

  我不喜歡一口就能把全身都吃下去的食物,例如小魚干,例如動物形狀的雞蛋糕,一口要咬下牠的頭和吞下牠的內臟,一想到那畫面讓我打從心底作噁;

  我不吃牛肉、不吃鴨鵝、不吃除了雞豬魚羊之外的肉,沒什麼原因,我只是不吃。

  友人說,我錯過了人間美味。但我想,人間美味,是我累了的晚上你煮碗麵給我吧。


  後記:圖為埔里鎮上好吃的排骨飯。

2009年9月23日 星期三

[9/365] 工作

DSC04418


  這是我的工作呀。一直以為位在山頂頭的20公尺的氣象高塔,我會害怕,但其實上去了,恐懼本身是萬分之一不及自己想像中的那份恐怖模樣。有時候人還是得強迫自己離開安穩的搖籃,才會知道自己不管在哪裡都站的穩。

  我可能比自認為的再大膽一點,我想。下次我想挑戰高空彈跳。

2009年9月22日 星期二

[8/365] 珍珠奶茶

DSC_2142


  如果平均兩天一杯,一杯30,一年要喝182杯,要花上5460元,可以去了趟香港、或是新加坡,甚至馬來西亞,那為了什麼,還要繼續喝呢?想到這點,突然心裡有些忐忑,於是暗夜下定決心不再碰像毒品一樣的冷飲。不過我知道我明天就會忘了。

  

2009年9月21日 星期一

[7/365] 走過九二一

DSC_2116


  九二一來到了十年,小孩變成了大人,崩落的陡坡長出了小苗和枝芽,龜裂的圍牆上也補了土種了花。傷痛重重的發生,輕輕的變成台灣歷史的折頁,一頁一頁,都是生命的延續,堅強這件事情,遠比想像中的充滿希望。

  一天,會比一天更好,不會忘記。

2009年9月20日 星期日

[6/365] 雞毛撢子

DSC_2128


  小黑,據說是前幾年,默默就自己來到這裡。辦公室的人也不趕他,就這樣一直待著。一身亂毛,我們暱稱他是雞毛撢子,有食物就會熱切的搖著尾巴出現,平時慵懶的躺著。除了食物,也不大確定他認得誰。他沉默的一直存在在這裡,見每個人經過,總是直勾勾的瞧著。不曉得,在他的世界裡,我們是誰呢。

  但他是大家的雞毛撢子。

2009年9月19日 星期六

[5/365] 前進後退

DSC_2134


  週末,難得的和幾位聖文森返國老兵一起約了去墾丁,海對於我們有太多不同的意義,所以海不僅僅是海,而是一種生活方式。以前總覺得退伍的男人永遠跳脫不了當兵的梗,不論過幾年,提到當兵生涯,仍然是充滿著滔滔不絕,女人永遠不明白。從聖文森回來的我們大致上也是這樣吧,當我們聚在一起,話題始終圍繞著那聖文森的誰呀誰,那曾經的生活,有太多瘋狂和回憶。

  喝了點小酒,如我所願的房間開了小黃燈,我看著每個人,突然意識到:「我想不管再過幾年,我們還是會繼續講著聖文森吧。」

  奇妙的是,我們其實一直在改變呢,時間空間都離聖文森越來越遠,我們討論的是離我們越來越遠的事情。

  前進後退,一時我無法決定。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4/365] 撿一個,慢慢挑

DSC_2125


  這陣子一直討論著想去馬祖,某晚,朋友丟了個連結來,說是朋友的婚紗,就在國境之北的馬祖拍攝的。

  「好棒!」我說,整體的顏色和構圖,就是那海和幸福的感覺。

  「這婚攝和我結婚時拍的是同一個,他不錯,我可以把他的聯絡方式給你。」友人熱心地說。

  「嗯?這順序不太對,應該先給我個對象才對。」我說。

  撿一個來拍?

  後記:說什麼呢,我根本不拍照的呀。

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

[3/365] 山間

DSC_2112


  「你知道全台灣廟宇最多的地方是哪裡嗎?」
  「台南吧?」我說

  「錯了,是南投,南投大大小小寺廟加起來有兩千多間!」

  「大概是因為山多,有那份靈氣吧。」清晨騎著野狼經過一片雲海的時候,友人說。

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2/365] 晚安曲



  昨晚,掛掉和他的電話時,通話時間來到45分36秒,一天又過了,手機的燈隨著我的聒噪停止而熄滅,房間裡頭又回到一片黑暗,夜雨紛落,滿山的森林不安靜。

  真真確確,山是活動著的,晚上是最熱鬧繽紛,屬於夜和森林的:腹斑蛙叫著,雨偶而打著,銀白色亮片的蛇從馬路悠閒爬進山溝裡頭晃著,蛾依舊撲著火光飛著,風刮過樹冠層吹著,建築物的燈開著,餐廳的ktv吶喊著,電腦的音樂響著,樹葉間彼此交談著,花開著,蟬鳴著,星星亮著。

  靜下心來,要假裝自己是一片溫柔大地,才能得到他們的信任,聽到他們的歌唱。

  要這麼靜下來,才能確定自己想聽到的是什麼。

                                Fion, 2009/09/16

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1/365] 矛盾


(旅行的紀念品)

  我的矛盾其實無可救藥。例如,我會大口吃著雞,然後義正辭嚴的說「不,請別傷害無辜動物!」或是「不,其實他是愛我的,只是他沒說而已。」我成天都在上班,卻成天想著離職後天涯海角。我想寫的東西千言萬語,但表達出來的,卻往往只有一陣不及百分之一的喃喃。

  我熱愛旅行,卻同時孤僻;我很忙,卻常發呆。

  我很多話想說,但在他面前只能一個字一個字吞回去。

  矛盾,我懷疑那是自己無法了解自己的後果。

                                   Fion, 2009/09/15

2009年9月12日 星期六

彩虹

DSC_3629_1
(St. Vincent)

  那天,和同樣從聖文森回來的朋友聊天,她說,以前在聖文森,總是會看見彩虹:在雨後或清晨。某個早上,要去上班的某天,她看見屋後不遠處的小山丘上有道彩虹,就在那,她興起了一個念頭,她想站在彩虹裡頭,那麼近,她快步的走。不過越走,卻發現彩虹始終跟他保持著一樣的距離,剛剛看明明在山頭的呀!但她走到了山頭,彩虹卻又落到了山腳,發現山腳下的人正走在彩虹裡。那瞬間,她突然意識到,彩虹離她其實根本很遙遠,近和遠都只是一個角度的問題。她羨慕前方的路人走在彩虹裡,她回頭看了看,心想:「也許後面的人看我,也是走在彩虹裡吧。」


  「也許後面的人看我,也是走在彩虹裡吧。」


2009年8月15日 星期六

東沙記事

米老鼠
(夜間趴在夜視照相機上偷看的老鼠)

  今年七月,參加了屏科大野外研究志工計畫,去了東沙島一趟抓老鼠,為期16天。那是個離台灣本島240海浬的小島,最高海拔7.8公尺,面積1.74平方公里(東沙環礁國家公園地圖),目前尚未對外開放,僅有軍人和學術研究單位可上島。

東沙龍口


  要說艱難,島上是我經歷過最不適合人居住的地方:沒有網路、沒有淡水、沒有商店,沒有一絲人可以安然生存的條件。飲用水是來自臺灣的瓶裝礦泉水,生活用水得經過海水淡化,但仍然帶著淡淡的鹹,刷牙的時候,像是用含鹽牙膏一般的氣味,是鹹的;洗澡的時候,從頭淋下的水是鹹的,洗完了仍然不確定自己乾淨了沒有;洗衣服的時候,水也是鹹的,外套的鐵拉鍊吹了兩個禮拜的海風,泡了兩個禮拜的"淡"水,就生鏽拉不上了。回到台灣的第一天,刷牙的時候儘是萬般感動,驚訝地發現原來淡水這麼甘甜。

  天氣炎熱,非常炎熱,一早必定要趁凌晨5:30起床工作,然後10點過後到下午三點非必要不出門。因為中午時分,隨手揮到外頭地板上的螞蟻,抖了兩下便給烤死了,那樣的熱很驚人。島上的發電機始終吵鬧哄哄地轉,因為島上一定得有冷氣,否則人也要抖兩下昏厥了。

DSC_1124
(全身都包起來避免曬傷)

DSC_1050
(島上的交通工具是腳踏車)


  一切的一切,經歷過了還是難以想像。但我仍然是喜歡東沙的,因為它美,它有一份台灣沒有的與世隔絕的寧靜,不被打擾。

  我喜歡明亮湛藍的海水,孕育蔓延巨大的海草床,時當南風吹起,漲潮帶了厚厚海草和零落的棋盤角上了白砂灘,蜿蜿蜒蜒是海浪來過的痕跡。

DSC_1056
DSC_1620


  我喜歡一天的忙碌後,靜靜的站在潟湖邊,看夕陽染上心裡溫暖一片。沙蟹在陽光餘暉裡橫著走,走進潮間帶,走進大退潮後露出的幾百公尺陸地裡。

DSC_0982
DSC_1590


  我喜歡島上無數的自然生物,蓬勃的生命力,每天晚上寄居蟹熱鬧的換殼大會、候鳥、潟湖裡帶著寶藍觸手的水母,兇猛圓軸蟹跟著南風走向大海卻迷路困在洗衣機後頭;寄居蟹要偷吃我們的花生米;潮間帶石頭縫裡總躲著蛞蝓和星蟲暗夜緩慢移動。

星蟲
(星蟲)
DSC_1290


(倒立水母)


  小小的地方,是爆炸性的豐富,每天每天都在驚喜中度過,看不膩的滿天星空和天蠍座,海呀、海呀,還有那相逢在島上的人呀。

  是個很美麗的七月。

DSC_0925
(島上的軍營標語)
颱風前夕
(颱風前夕的傍晚)

2009年8月4日 星期二

時間

  時間,是越過越快了,再捨不得的、難忘的,以為自己忘不了過不去的,都瞬間過去了呢。一轉眼我從東沙回來已經一個禮拜,那陽光海水什麼的,以光速遠離。再說遠一點,我去俄羅斯和泰國已經是將近半年前;再更遠一點,聖文森,我都離開要一年了。說說人吧,那個和誰又哪個他不再來往的日子,也都要用年來算了,以為離不開的、哭的淅哩嘩啦的,都離了這麼久了。再執著的,都是幾年消長後茶餘飯後的話題如此而已。

  或許人真有無比的韌性來適應「時間過的好快」這件事,在不知不覺裡。

  Anyway,我希望有個新未來,事實上我需要再積極一點思考我的人生,那到了該做決定的時候了,畢竟,一天一天又過去了。

090728東沙 忠義碼頭
(莎唷哪啦,東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