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7日 星期三

「古巴」追逐

DSC_4221
(海堤大道,遙望繁華新城Vedado)

  在哈瓦那的時候,不搭調的我常想起內蒙古。在內蒙的那幾天,到哪他們都告訴我,他們是成吉思汗的子民,即便在接待觀光客的蒙古帳篷裡,強風中依舊有那秋夜裡的火,只是這手裡的馬頭琴,搭配的是現代的黑色 yamaha keyboard,穿著傳統服飾的蒙人圍繞著餐桌驕傲的拿著麥克風高歌著「我們是成吉思汗的草原子民」,但最後以一首光良的「童話」大合唱作為夜晚歡樂的落幕。我乾笑著接受這不倫不類的美感,如果,這可以稱得上美感的話。

  古巴有三個神般人物:真神耶穌、革命之神切格瓦拉、還有財神海明威。在觀光客看來極為重要的歷史景點追逐,演化又演化,變得極為貼近人民,像是可愛的芭比和肯尼。我也禁不起誘惑,衝著對切的迷戀,買下一堆有著他肖像的明信片,興奮的像個孩子得到夢想已久的玩具。我們做的不是對革命的懷念,而是對英雄的消費。

  海明威在古巴住了大半輩子,他的一切都是古巴旅遊 Must Do,El Floridita - 海明威常去的酒館裡頭,現在還有他的銅像呢。衝著老人與海,大家像是和海明威是老朋友似的,競相到古巴和他寒喧。我自己可是心虛了起來,除了他的名字,可沒看過多少他的書,所以儘管他很重要,但對我卻只是路上風景。海爺爺,別怪我對你無禮,你喜歡古巴的點也是我追逐的原因:「我熱愛這個國家,感覺像在家裡一樣,一個使人感覺像家的地方,除了出生的故鄉,就是命運歸宿的地方。」那麼簡單道盡已矣。

  英雄偉人,不僅創造了歷史,還幫後人開闢了財源,汗馬功勞是嘩眾取寵的賣點。漸漸我也不再刻意把全副精力時間專注在博物館、紀念塚、摸摸偉人睡過的枕頭的念頭,那是風景、不盡然是唯一意義。雖然心中認定值得的,還是要看的,但走去市場坐下來吃碗當地風味紅豆飯的生活比較活潑和實際,就像我是台南人,平日的生活不會有億載金城。想感受當地的生活,先真真切切放下那些美的不可方物的雕像和紀念碑,英雄皆是太遙遠了。

  不如說說哈瓦那吧,10月份裡舒適的不得了,坐在海堤大道,陽光吋吋,熱鬧的後街傳來人聲來往,是各有各的搶眼:兜售紀念品和雪茄的小販、忙著拉客的人力車、優雅演奏完畢巡桌跟客人收收小費的Live band、路上美的自成風景的女孩們。來這裡,閉上眼,就坐著,聽聽這城市的叫賣聲、音樂聲、酒裡來菸裡去的談笑風趣生,老舊的磁磚步道咖咖的踩過被踩過,這是哈瓦那的平凡、我們傳頌成美好記憶的浪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