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8日 星期四

台北台北

  離開台灣一年,雖然對家人的想念不需贅言,但下飛機直奔的卻是台北。該說哪裡是我的歸屬呢,我也有些困惑。台南有的是親情,是我割捨不了共生的一部分;聖文森有的是放縱,屬於年少輕狂的美夢;但台北呢?

  那是個虛榮的地方,我愛著它?剛回國的我,身上什麼都沒有,大多數的衣服在聖文森都丟了,剩餘的,在祕魯沿途穿一件丟一件,到台灣,只剩身上的發黃牛仔褲、兩件T恤、一雙拖鞋和一條泡了一年加勒比海海水我捨不得丟棄的大紅花海灘褲。一年來早已習慣短褲拖鞋,帶去的曼黛瑪蓮至今仍像新的一樣,因為裡頭總是穿著泳衣,隨意紮個馬尾就可以出門,但一過了台北邊界,我居然開始羞赧於我的邋塌,上了捷運,遮遮掩掩覺得很不好意思,路人看我也像我裸著體出門,皺著眉質疑我挺著肚子比胸大也敢赤身露體,我渾身不自在,只想趕快到朋友家,換下一身髒衣服,洗個澡,吹個頭髮,剪個指甲。

  隨之晚間和友人約在信義區吃飯,心裡漲滿對於要到繁華時尚特區的緊張,得不能太失禮才行,倒出行李,把有的行頭能穿戴的都弄到身上去,最終以著奇怪的打扮現身在101門口:拖鞋、依舊泛黃的牛仔褲、雜亂無型的頭髮盡塞到頭後當高高馬尾藏起來、兼之戴著一對華麗的民族風耳環。自以為對自己的外表盡力了,想來很可笑,那是怎麼樣不健康的心態。

  我笑著跟朋友說:「台北真是可怕,就是虛榮,原本人不是的,但踏上了就不得不是了。」台北打量著人的眼神足以殺死一個品味不夠、晚餐多吃了500卡路里的無辜女孩。

  晚上的西門町熱鬧的像不屬於夜裡的彩虹,女孩身上五顏六色的層層混搭,彩虹原先美麗的順序變調的很詭譎。友人一針見血說著,我對於西門町的不欣賞,只是源自於我看到了比我更青春的肉體,心生嫉妒,自以為有內在比花容月色強的孤芳批判而已。

  想起,近九年前,剛上台北之際,一嘴南部的口音,讓我不管到了哪,都會被問:「南部來的齁。」愛面子的我,當時還把這句話定義為一種看不起。物換星移,如今我回到老家,買著東西,店家卻問我來台南玩嗎?從哪來的?過往是個印記的腔調如今不復存在,但那引不起興奮,只覺得不意中我居然這樣被改變了,有些悵然,也忘記當初自己是怎麼樣說話的了。

  物質、多到滿溢的資訊管道、美食、文化、男人、女人,台北像阿拉丁神燈,許了願都能達成,都找的到。所以任由這個地方支配我們的夢想,因著那些夢想有了慾望,有了慾望就開始了比較,多了比較就急著盲盲目追求。或許,我潛意識眷戀台北是因為它像極了我了,看似滿滿卻根本不知所云。

14 則留言:

  1. 我懂,這是段在台北發生的變形記,比起歡唱New York New York,我們沉醉於Taipei Taipei,別忘了,明年的十周年紀念哦:)

    訂為"十年飛躍比佛利,表哥表妹一起來"
    We are family!!!

    回覆刪除
  2. 真難想像當初認識你是18歲...,我們的黃金歲月都給了台北呀。

    回覆刪除
  3. 補充,we are a big, big family... XD

    回覆刪除
  4. 忌妒比自己年輕的肉體~
    噗~我真的大笑了~XD
    我都沒想過這麼多~
    我只是想~這已經不是我的年紀了~XD

    回覆刪除
  5. 大概是人總是怕跟群體不一樣吧

    記得剛開始玩車車的時候
    也曾經想要買些什麼的,安全帽、防摔衣...etc
    這些念頭就在一次出遊被打碎了
    某次夏天邀朋友一起去跑106,順便去平溪遊玩
    我很自然的告知著他們要記得帶全罩安全帽
    友人很好奇的問我一句:為什麼?
    瞬間...回答不出來哩
    直覺浮現在腦袋的答案竟是:因為在106跑的車友都這樣穿...
    撇開安全性等因素
    其實說起來,大概就是不想自己變成群體以外的人吧
    我想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你會覺得去101附近吃飯要穿光鮮亮麗點
    其實好像沒人規定牛仔褲+T這樣的輕便裝不能在那邊吃飯...

    回到老家我也遇到跟妳一樣的狀況
    姊姊都說我一整個台北人樣
    在家裡跟鄰居在一起,顯得異類

    總之,的確是在不知不覺被改變了...

    回覆刪除
  6. 話說回來

    我到現在仍然不知道
    在家裡,是什麼原因讓自己看起來跟週遭的人不一樣

    頭髮?
    衣服?
    還是一副不健康的樣子? Orz

    回覆刪除
  7. 是啊...
    曾經我們會以"噢~他女朋友就是一般台北女生的樣子,很會打扮..."來形容別人...
    但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也變得很台北女生或是以台北女生的標準來衡量自己呢...?

    回覆刪除
  8. well, 在台北也不下七個年頭, 還去叉燒包的故鄉晃了一圈.

    我就是我, 台中人.
    雲林縣是我青春的地方, 台北不過是我掙錢的地盤.

    要怎麼看我? 得先問問我怎麼看你吧.

    --
    大甲溪以南的男兒才有這種氣魄, 是吧? XD

    回覆刪除
  9. To 小惡魔
    這的確不是我們的年紀了,嘆。

    To raf
    應該是那不健康和容易暴躁的樣子XD

    To 阿英
    我想,從我們開始沈溺於五分埔的時候那一刻開始的...

    To 台客
    哈哈,那我也是大甲溪以南

    回覆刪除
  10. 我在東京的時候,也是這樣感覺。
    以往在台北隨便穿個涼鞋破牛仔褲走在路上,頭髮凌亂。即使是在東區,雖然是個阿宅,不過總還可以看到很多同伴。
    去年九月底去到原宿竹下通,當我看到連戴眼鏡的御宅族高中生,雖然滿臉痘痘,但都還穿著當季的襯衫垮褲混搭西裝外套,還抓個棒棒糖頭時,我真的覺得我的運動外套跟圓領T在那邊跟赤身裸體沒什麼兩樣。
    不過,繁華的街道,總容易讓我們迷失了自己,台北人最大的缺點,我想就是在食衣住行育樂各方面,盲目的追隨流行,卻不知道自己在衝什麼?做為一個文化輸入城,在我們自豪於自己的資訊發達,自以為走在主流中時,我卻看到了一群群迷失的羔羊,被資本主義的大斧盡情屠宰。

    回覆刪除
  11. 說到東京,之前我也去了一次,完全不自在,我覺得那是比台北更病態的地方呀...。

    回覆刪除
  12. 不過我倒很喜歡東京...
    病態歸病態,但我還是為那表面上的精緻與和諧所吸引。就像有時候,我們不知道我們喜歡的是化妝品,還是化妝品下的那張臉,還是臉下面的那顆心。然偏偏就有人為了那一層膚淺的外表而深深著迷...

    回覆刪除
  13. 說到台中
    還真是個好地方哩

    之前念大學去那邊玩個兩次都沒什麼感覺

    後來在工作後去那邊住過幾次
    覺得還真是棒~
    特別是西屯區,我喜歡,嘿嘿嘿~

    回覆刪除
  14. To idealysis
    套一句我身邊男性友人最常說的,沒有臉,哪來的耐心還要看到她的心。

    To raf

    為什麼是西屯區啊?金錢豹在那嗎?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