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0日 星期一

「中國」塞林娘勒的人生


(蜷曲在背包上睡覺,前方是喝可樂,有一半會滴到地上的大叔...)

  這次的旅程,選擇走了小三通,從廈門登陸,預計再從廈門搭火車到北京。為了省錢,一開始便打定主意要搭硬座*,沒想到更糟的狀況是,硬座也客滿了,接連兩天都是,沒得選擇和拖延,只好買站票,33個小時,要在車上過上兩夜。想是因為春節過完,小小的上工潮,因此人滿滿的。

  記得出發前,還跟友人聊著中國的火車,我們還一致同意中國的火車其實好舒適,臥鋪位置雖小,但乾淨好睡。這次回來,倒是絕口不提了,舒適,原來只是比較幸運,買到可以把腳伸直的票而已。

  廈門火車站的候車廳,滿滿都是人,幾次搭火車,總是可以看見民眾攜家帶眷拎著棉被,大包小包、全身家當都扛在肩上,前年在北京遇上的一個深圳商人,他說,很多人都是哪有工作往哪去,所以他們都是這樣把『家』帶著走,隨時隨地。窄窄的走道放滿半人高的大型麻布袋,人非得抵著人,否則是移動不了,而可怕的是驗票口一開,倏地好幾百人站起來,在還搞不清狀況的情況下,一副狠勁開始往前擠啊、推啊,不跟著發狠,你走不到前頭。

  我進了月台還慢慢的走著,看大家用跑的從身旁經過,我才隱約意識到:「欸,不會連無座票都會沒位置要搶吧?」快步走到我們的車廂隊伍前,心裡真是暗叫糟了,外頭還排了長長一串人,但車廂裡明明已經滿了,連走道都是人,這時才知道,所謂的無座票,就是在一般座位車廂裡,自己找走道空位站。

  有些困惑和焦慮的跟著排隊,但我個子小,旁人稍用力,我就飛了,朋友不時得把我拉回隊伍。大夥擠的火氣不小,車站人員一直要我們往前走,可就是動不了啊!兩造不時對罵了起來,車站人員直喊「別管啊,擠啊,就想辦法擠上去啊,想辦法推啊,還有很多人沒上車呢!」他一個箭步用力的把我們像堆倉庫貨物一樣,用力把我們推進去,這一用力我連地都沒踩著,就直直黏在前面的大叔身上,我啊的跟著叫出聲哀號一陣,莫名其妙的上了車。耳邊不時傳來對罵聲,「塞林娘勒,今天怎麼這麼多人!」「塞林娘勒,誰的東西啊!」「塞您娘勒,那裡有位置幹嘛不走!」廈門終究是和我們很接近的地方,雖然他們的台語(河洛話)口音和我們又差了許多,但「塞您娘勒」我可是完全聽懂。

  進了車廂,仍然是擠,我從沒想過一節車廂可以放進一兩百人,而後方的人仍然不斷的被服務人員塞進來,所有持無座票的人,就這樣擠在一人寬的窄窄座位走道上,連同塞不進上方行李架的麻布袋們。車外氣溫大概是20度左右,但車廂裡是熱氣沖天,直冒汗,我們這些拿站票的,好像頓時變成全世界最沒有尊嚴的人,以我們動彈不得的姿勢來看,充其量只能算是一批很像人的廉價玩具堆在一起而已,互相擠壓還會發出叭噗的吵雜聲。

  車站人員的責任是很辛苦的把所有的人用力推上車,拿票的人就是很困難的想辦法確保自己上的了車。整個車廂還在一片鬧烘烘的,火車就開了,我們有點不知所措的站在走道中間,連要蹲下都沒位置,大伙看來是經驗豐富,看來稀鬆平常,開始抽煙的抽煙、吐痰的吐痰、夾雜人黏人的汗水,還有人脫起鞋就蹲在椅子開始大聲喧嘩,整個車廂味道除了可怕之外,沒有更適切的形容詞。我們一站就是兩三個鐘頭,已屆深夜,但根本沒辦法睡覺,還有餐車硬是要賣,人總要想辦法墊起腳尖,扶著窗戶或硬座上的陌生人肩膀,以極度扭曲的姿勢空出一點空間,讓鐵製的小車,勉強在走道前進,兜售的雞蛋肉絲麵得舉的高高從眾人頭上經過。車子來的頻繁,我也有些不耐煩,心想:「沒看見已經這麼多人了嘛?為什麼還要一直來?」有些人火氣大的,就開罵了,但餐車小姐也一臉不耐的吼著說:「我也是要賺錢的,有什麼辦法!」類似的爭執零零星星總是不斷發生。

  半夜兩點多,我們的疲累已經達到極限,勉強拖出放在座位下的大背包,不協調的硬是坐下來,但車廂沒熄燈,有不少人一直在車廂之間走來走去,或許是想碰運氣看看有沒有比較大的位置,但這可苦了大家,因為得一直想辦法挪出空間讓人移動,我們一直重複站著坐著站著坐著,又熱又悶,我呼吸有點困難有些累到頭昏眼花。終於我們也受不了,一直頻頻去別的車廂走動探探是否有更大的空位,當然我也惹得別人不舒服,還踩到一個大嬸的腳,她幾乎是跳起來要痛罵我,我假裝不知情的快速「撥」開其他人繼續移動。

  在尋找位置的過程中,看到的,不是滿地的人,不然就是菸蒂、痰汁,非常髒亂,很難不沮喪。但我們還是幸運的,最後找到一個車廂和車廂間的月台縫隙,靠著火車門,沒有人,那是個不到一坪大的空間,我們連腳都伸不直,但至少不會有餐車經過。地上的角落還有個新的痰,但我用了地上的舊報紙蓋住假裝沒看見,因為這已經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位置,可以讓我們坐下來,可以坐在行李上睡覺。已經太興奮了,什麼髒亂都看不見了,只求能睡幾分鐘就是天大的幸福。

  真的坐下,已經是半夜四點多,我和友人連交談都沒力氣就迅速地睡去,像打了場仗。往後一路倒是很幸運的安穩躲在我們的小小空間,但每到一站,同樣的戲碼總是會上演一次,尖叫聲咒罵聲不斷,還有婦人居然一臉被擠撞上了玻璃,我看見她的五官硬生生貼在車窗上,猙獰哀號。那場景,有些不忍心,有些複雜的情緒。生活在人多的地方,雙腳伸不直倒也不是真痛苦,而是看的儘是人手空中揮舞的掙扎和尖叫聲。

  車站人員:「推啊、擠啊,還有很多人沒上車哪,這行李誰的,幹什麼啊!」

  「就動不了嘛」

  「不管嘛,你就想辦法推啊,你就想辦法擠啊。」

  
  每一站,每一站,人生。


  後記:33個小時裡頭,為了避免上廁所,我只喝了兩口水,上過一次,之前去沙漠都沒這麼乾渴。我想,由此就不需要再形容廁所是什麼樣子了...。

  

2009年3月25日 星期三

不負

  昨夜,迷迷糊糊醒著,房間還暗著,睜開眼一度猶豫想著,我在哪裡?那當下有些炫幻,好像窗外有影子下著雪,好像有海的聲音。太多的場景居然一一變成了夢靨剪影,又或是,究竟在自由和現實之間,究竟誰是誰的惡夢一場呢?

  一年半長長的假期暫時是結束了。回來的一個禮拜,大多時間在收心,在思考接下來我該做些什麼?打開104,但眼角還是忍不住飄向澳洲農場採葡萄和印度孟買火車的分頁,那個心,居然怎麼樣也停不下來,接近於病態的狂愛,非得親眼看看這世界全部不可。

  睡前仍習慣翻翻三毛,她說:「不負我心而已。」打到了心裡的點,這正是我想說的,也要繼續堅持下去。

  沒有鴻鵠大志,但求享受每一天。雖然視野微微開了,但心是越來越小了,套一句朋友在莫斯科河畔送我的祝福:「好風好日好心情」那個心呀,這樣就裝滿了。

  後記:不過還是要趕快開始賺錢,因為錢花光了。

  

2009年3月15日 星期日

回來了

Lake Beikal
(Me @Lake Beikal)

  僅用此照片,告訴大家我回來了,從-22°c的世界。當然,我想這照片不僅告訴大家天氣很冷,連眼睫毛都會結冰,還包括了眉毛沒修、毛孔粗大以及眼週皮膚老化等問題。只能說這相片拍的很成功,一個畫面可以表達這麼多複雜的訊息。

  Anyway,回家真好,希望大家也一切都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