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6日 星期二

機場大觀 - Abu Dahbi (AUE)

Abu Dahbi (airport)
(Abu Dahbi:機場)

  在俄羅斯送走了友人,自己也前往機場,準備飛往泰國,途經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首都:阿布達比(Abu Dahbi)轉機。這一兩年飛來飛去,對機場早已不陌生,甚至有家的溫暖,等機的時候,偶而我席地就睡,或是蜷曲在椅子上,旅客來來往往,見怪不怪,沒人理我了,也不需害怕。

  會讓人焦慮的,只是送往迎來的氛圍,人去了,人回來了,而自己呢?像是抽離的幽靈在另外一個空間看著人潮流動,他們興奮,他們傷感,他們擁抱,他們親吻。我一直這麼覺得,永遠是在此時,孤獨這麼格格不入。

  阿布達比,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首都,其機場是中東地區運輸量極大的航空站之一,入境大廳,非常小巧可愛,是蜂窩狀的馬賽克風格建築,讓人印象深刻。地方不大,快步繞一圈只需一分鐘,但動線清楚,上下兩層樓,商店密集林立,有piano bar,紀念品商店和coffee shop,亦有免費電腦提供上網服務,只是不支援中文。

  旅客很多,是個24小時都極度熱鬧的機場。

  凌晨三點,睡的正熟,我也遇上台灣來的旅行團要去維也納,來這兒轉機,互相打了個招呼,在異鄉最令人興奮的,也許就是看到同鄉。

  第一次來到中東世界,那傳統穿著黑紗的本國女人,我連臉都沒見著,著實是一個令人有些敬畏和距離的民族,雖然相較於鄰居沙烏地阿拉伯,這裡已經對遊客寬容許多。這次輕輕一撩過這文化,好像暗示下次該親自來一趟。

  (欸,其實杜拜不遠了,什麼時候有機會去?)

DSC_9771
(女人)
DSC_9807
DSC_9753
DSC_9770
(好想得到所有民俗風的小物,可惜很昂貴。)


  後記:wiki上的故事是真的嗎?我對加菲貓真是太不熟了。

  動漫作品《加菲貓》中,加菲貓經常三不五時把毛毛(加菲貓作品中號稱最可愛的小貓,加菲非常討厭她)打包起來,用海運寄送到阿布達比去。漫畫版中加菲貓也曾數度說過:「阿布達比是世上所有可愛小貓的去處」。動畫版中的一集加菲貓曾自己被寄到阿布達比,而且那裡真的有許多人們寄送過去的可愛貓咪。

2009年5月24日 星期日

親兩下換你一顆蘋果


(Machu Picchu)

  朋友常問我,一個人出門有沒有豔遇?仔細想想,遇很多,豔很少,真要說的話,我承認曾經被巴西小男生電的七葷八素。那是在聖文森時,路上巧遇的其他機構志工,留著卷卷及耳的微長髮,笑起來很可愛,和我說話時,眼睛還不時對我眨眨眼,深邃的黑眼珠盯著我看時,我居然直視不了,電力十足。you know, 中南美的男人,那舉手投足的風情是台灣男人遠遠跟不上。

  又或是,在祕魯的時候,和我同房的英國室友。當時我心情低落又迷路,摸黑走回旅館,打開房門,看見一個金髮綁著小馬尾的高大男子,棕色的眼,蓄著流浪人的小鬍,就睡在我之前的床位上。偌大的房間就我和他,晚上我們都沒出門,只是坐在旅館裡頭的小庭院,淡淡的說著話,濃重的英國腔很迷人。相處了兩天,居然有種熟識了許久的錯覺,當他看著我,告訴我他要去Nazca,眼神提出邀請,可我當下拒絕他了,當時的心情是強烈只想獨自一人。事後朋友問我怎麼不來個短暫的萍水相逢?我說,我錯了,當時該撲倒他的。

  太多了,各種國籍,各種背景,各種年齡,在這麼剎那的時間重疊交會,是一種很美麗的不見。

  去年在馬丘比丘(Machu Picchu),傻的忘了準備食物和水,從早上六點開始爬山,月經報到,腰差點沒折斷在遺落的山城上。又累又渴,兼之中午時分毫無遮蔽物,晒的皮膚發痛,滿城的日本觀光客讓人頭疼,雖和當時的旅伴約了下午兩點碰面,但我早早就放棄回到出口。這時巧遇了一個當地人,cristian,他熱切的想認識我,還掏出一顆青蘋果,我兩眼發直,是食物!依照原本的習慣,我通常不會接受陌生人的碰觸,但此時此刻真的餓壞了,為了順理成章得到蘋果,只好任由他熱情的擁抱,拍照時又偷親我兩把。下山時朋友驚呼我這是用肉體去換食物,我說,再不吃不喝我要昏了,親兩下算什麼?山上可是什麼都沒有! (但Cristian真的是個很好的人,我很高興曾經認識他。)

  在內蒙,從沙漠回到呼和浩特,為了等車回到北京,太原的老媽媽約了我去她們下榻的旅館,沖個澡喝個茶,老舊的招待所裡,電視撥的是共產黨歷史劇,老媽媽是忠貞黨員,看著看著,她說好多人在罵共產黨,連中國人自己也罵,但是黨是父母親,父母親也會做錯,但他們還是我們的父母,怎麼可以罵他們?她手裡捧著熱茶,眼裡空蕩蕩,虛弱的反抗時代音量,這大段歷史在瞥見她的眼神後,只剩一個破碎的信仰。

  Cuzco的旅館中,友人正和老闆聊著天,他說他老家在北邊的叢林,這地方很有趣的,因為大家都脫光光。我真想去,但友人嚴正指責我:色慾沖天。

  記得之前國合會志工面試的問題之一,是:當你遇到異文化,對方熱情邀請你吃一些當地食物,例如猴腦或蟲子,你不敢吃的食物時,你會怎麼辦?當時我回答,我會找一些藉口逃走或婉拒。但隨著去的地方變多,我發現事實上,我總是不願對方失望,而把它們一一吃下,即便是駱駝。

  往莫斯科的火車上,語言不通的媽媽,豪氣的請我們吃下午茶,切下大片大片的肉,醃小黃瓜,冷硬的麵包。盛情難卻,明知那是豬舌和牛肝泥,都是我不敢吃的食物,還是乾笑著一口一口的吃下去,媽媽看了很滿意,拍拍我的背,再順道在我水杯裡丟進4塊方糖,愛甜的她,臨走前還想送我們一盒方糖,但友人害怕那是毒品,連忙藉口婉拒。

  在Irkutsk,初到俄羅斯的那當下,語言不通,沒有錢,完全不知該往哪去。和友人無助的在車站僵住,最後硬著頭皮到處搜尋可幫助我們的人,最後是遇上中國人,出手幫我們買了車票,還大方的讓我們換了錢可上路。否則那晚,也許得流浪街頭,而那晚,是零下二十幾度。
  
  Pai的外國情侶,很明顯是嗑了藥,在小巴上,互相撫摸,女人在他腿間磨蹭,男人的手在她腰間游移,眼神熱烈的只看見彼此,若不是我們其他人同在車上,我想摸著摸著,他們就要瘋狂做愛了。

  曼谷的嘟嘟車司機騙過我,我也還記得:東勝偷抓我屁股的老色狼,我也還餘悸猶存。

  太多了,太多了。為了遇見形形色色的人,也是旅行的意義。

2009年5月20日 星期三

「俄羅斯」 冬日,貝加爾湖

  從北京離開,整整得搭三天的火車,才能到Irkutsk - 離貝加爾湖最近的大城市。最後的幾個小時,火車是繞著湖的輪廓走著,同車廂的中國室友指著窗外:「這就是湖啦。」 我從上鋪翻了下來,盯著窗外許久,白茫茫一片無邊無際的,如同這幾日來唯一的風景一般。忍不住尷尬的問,湖在哪?

  「不就是你前面這片嗎?」

  啊,原來結冰,都成陸地了。人走著,車子開著,竟想像不出那原是個照片裡翠綠的湖泊。潔淨純白是因為覆蓋上了一層雪,安靜、遼闊,乍看很不真實,有些遙遠,有些感動,自己夢裡想過幾千幾百次的場景,那蘇武深陷此地巨大冰窖而牢不屈服19年,如今不需公羊產奶,我自己就送上門來了。

DSC_7747


  「貝加爾湖周邊的樹叢,有一種蟲子,專在夏天出沒,咬上了就要鑽進人的血液,容易致死,所以這裡的夏天會特別有個門診是看這蟲子的。」同車的是個中國留學生,在Irkutsk 念書,他說的有些恐嚇意味。

  和他沒有話聊,我自顧自看著窗外,赭紅的列車陷在白雪裡緩緩前進,飽和的視覺。

  下車後,開始了極度的寒冷:-22°c。沒有在Irkutsk久待,隔早就去了貝加爾湖,約了一家在湖邊小鎮的旅館老闆來接我們,車子就開在湖上,但湖面沒有想像中的平滑,而是驚險萬分,到處都有擠壓凸起的銳利冰磚,老闆熟練的判斷湖面的狀況東轉西繞,仍然是不停打滑。遠處有人釣魚,遠處還有另外一輛車,一切都讓第一次看見的我,驚奇萬分,原來世界有此時此景。

DSC_7936

DSC_7929


  湖上很滑溜,走在沒有雪覆蓋的地方,是真真實實裸露的冰塊,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貝加爾湖是世界最深、也最古老的湖泊,孕育的物種繁多,水質潔淨,讓即便結了冰,低頭仍看的見水底的石頭。我們是幸運的,天氣很好,陽光細細斜斜照在湖面上,清亮、閃閃發光,每個人的影子都能清楚的映在潔澈的湖冰上。

ice

DSC_7815


  我以為巨大結冰的湖是靜止的,其實不然。某個晚上荷蘭室友提議要去外頭散步,戴著頭燈,著重裝,那是個異常安靜的小鎮,我們踩在雪冰上咖咖的腳步聲,都會引起狗劃破夜晚的嚎叫。四個人在黑暗裡沒有離的太遠,就站在湖上,突然荷蘭友人比起安靜的手勢:

  「噓,你們聽。」

  遠方的湖面不時傳來咻、碰的聲音,荷蘭友人解釋,那是冰在移動啊! 白天的熱脹冷縮讓感受更加明顯,巨大冰層隨著底下的湖水移動,晃動擠壓,站在湖上,時不時腳下要傳來爆炸聲的,像輕微地震一樣,會上下震動,嚴重的擠壓造成新的湖面裂痕,在眼前延伸而去,那力量很令人吃驚。每一次的強烈震動,我都以為湖要裂出條水道了,而有一絲害怕(期待?)。

DSC_7959
(湖面處處可見這種因為擠壓而造成的裂痕)

DSC_7957

DSC_7903



  延伸閱讀:領略世界遺產-貝加爾湖

2009年5月18日 星期一

給你,最後一封。

  我旅行的時間很長,旅途也是很長的。

  天剛破曉,就驅車起行,

  穿遍廣漠的世界,在許多星球之上,留下轍痕。

  離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遠,

  最簡單的音調,需要最艱苦的練習。

  旅客要在每一個生人門口敲叩,

  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

  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

  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

  我的眼睛向空闊處四望,

  最後才合上眼說,「你原來在這裡!」

  這句問話和呼喚「呵,在那兒呢?」融化在千般淚泉裏,

  和你保證的回答「我在這裡!」的洪流,

  一同氾濫了全世界。


                        From Thakur <gitanjali>

2009年5月15日 星期五

聖文森那日子


  不需要鬧鐘的。
  我將床靠在窗邊,熱帶的清晨風吹著很涼,帶起窗簾拍著拍著,在沒有棉被的房間,我總是拉著薄薄的被單蓋到脖子,決定再賴15分鐘,直到風帶著陽光輕柔順上晒的枯黃的髮絲,清楚那是25度海風的味,我會醒來;





  有時候,會倏地一陣大雨,躲避不及,窗簾依舊是吹的高高,雨斜著打進紗窗,直接下在臉上,我會跳著醒來,不需要急著關窗,因為當我穿好衣服走出房間打開門,心裡明白雨就要停了,彩虹會從海邊彎彎的長出來,直到我公寓旁的小山。

  假日真要睡晚點了,聽到瓦斯車老舊音響強力播送的走音音樂,也會醒來;也有那麼一次,真睡過了,車要走了,一緊張,我居然能扛著瓦斯桶,穿著紅白拖,急的啪啦啪啦跑著斜坡,追著上山去的車,喘的說不出話,還忘了帶錢。

DSC_4052
(公寓外)


  醒來,最重要的事是換上泳衣。走出房間,和公寓對面的鄰居,遙遠揮揮手打個招呼。通常,他們會忙著編辮子。


鄰居
(鄰居)


  或,拿剩下的土司和睡在門前的小白玩鬧一陣。

DSC_4048
(第四個房客小白)


  走下山,往海邊的路上,約莫是一個小時的腳程。途中,會經過像里民辦公室的機場,沒有任何國際飛機會降落,短短的跑道,通常稀稀落落停著幾架小飛機,但我還是會趴在鐵絲網,像期待著什麼,看著螺旋槳要轉不轉。

機場


  這一段長長的路,總是腦袋空白,任汗滴著,然後一直走著。其實,不需要總是腦子裡想著什麼才像個人,那太累了,你知道的,想說的話該想的事,海自會告訴你呀。

Villa  Beach@SVG

Young Island @SVG


  那日子,很像昨天。

2009年5月12日 星期二

是男人就去日本打工!

  日本打工度假不是新聞,連工作都幫大家想好了,快去。期望有一天,我周遭的男性友人,不會再幽幽地跟我說:「去了荷蘭的紅燈區繞了一趟,覺得自己是東亞病夫。」 加油,好嗎?我會因為身邊出了個加藤鷹而為你驕傲的。 XD

日本AV界面臨嚴重危機,AV男優人數嚴重不足

  * 日本打工度假新聞轉載:
  【聯合報╱王雪美/康文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台北市)】
  2009.04.06 05:18 am


  外交部日前宣布台日互相開放打工度假簽證,兩國十八至三十歲的年輕人均可申請,讓喜愛旅行卻預算有限的年輕人,十分振奮。
  「打工度假」是為鼓勵預算有限的年輕人透過旅行,與不同國家年輕人交流、開闊國際視野,特別讓年輕人到該國旅行時可以工作(觀光簽證不能在當地工作),以支應旅行所需。
  一趟長程旅行,年輕人在旅途中認識世界,學習自己處理大小事務,克服障礙,會讓年輕人快速成長。因此先進國家無不鼓勵年輕人多出門旅行。
  「打工度假」制度已有三十年以上歷史,目前超過廿個國家有此政策,除與台灣簽有打工度假互惠協定的紐西蘭、澳洲、日本以外,還有比利時、加拿大、智利、塞浦路斯、丹麥、愛沙尼亞、芬蘭、法國、德國、香港、愛爾蘭、義大利、韓國、馬爾他、荷蘭、挪威、瑞典、泰國、土耳其、英國等國家。愈是重視青年格局與視野的國家,開放打工度假的國家數愈多,例如日本與十個國家簽有打工度假協定,新加坡簽有八個國家,澳洲甚至多達廿三國。
  康文文教基金會在二○○七年即發文給上述開放打工度假國家的駐台單位,呼籲其對台灣年輕人開放打工度假簽證,並發動網路連署。在短短兩周內即有千人上網連署,台灣年輕人最期待開放的國家是日本、韓國、英國和加拿大。
  目前,英國、泰國都已宣布對台灣實施短期免簽證措施,如果政府相關部門及駐外單位能更主動積極與這些國家商議開放打工度假制度與簽證,相信應該大有可為。
  當打工度假的選擇更加多元化,年輕人跨出國門的機會也就更高,對其視野與格局提升,必然大有助益。透過打工度假,讓台灣年輕人出國與當地人、其他國家年輕人做朋友,讓世界更瞭解台灣,更可以是國民外交的另一個管道。
  近幾年台灣出國留學人數大減,教育界憂心忡忡。其實社會的選擇與出路愈來愈多元,傳統學位至上觀念正在改變,加上海外攻讀學位所需的財力、語言能力等門檻高,都使年輕人裹足不前。
  而年輕人的學習與成長,並不是只有校園一個管道,校園圍牆之外的世界更是一個學習無止盡的社會大學。從台灣年輕人對打工度假的熱絡程度觀察,台灣年輕人探索世界的勇氣與能力,不只並未減弱,而且加速前進中。
  打工度假制度門檻低,不須太高的語文程度,透過打工度假在海外生活一年僅約新台幣十五萬元左右。如果能在政策上再加以鼓勵,相信可以鼓舞更多年輕人加入探索世界、開闊國際視野與格局的行列中。

2009年5月8日 星期五

「俄羅斯」莫斯科地下宮殿

Metro 莫斯科地下宮殿

  走訪一趟俄羅斯,很難不對其建築的大器留下深刻的印象。地鐵是一段流動的美麗風景,帶著文化,帶著滿滿人潮。各式各樣的浮雕、玻璃彩繪、馬賽克、大理石花崗岩,大站幾乎都有不同的特色和主題,也會利用歷史或人物營造古典和文化悠悠氣氛,因著軍事用途和背景,地鐵總是深似海,平均深度多達5.60米,的確常有種錯覺,自己不是在地下,其實是被富麗堂皇淹沒了。

  但,似乎不該把地鐵形容的太完美,因為並非全線皆如此,不少仍是老舊、平凡。人多,空氣總是有些窒悶,甚至是有些髒亂,由於地鐵票出站不回收,滿地常有丟棄的紙票,冬天靴上的雪混著砂土,常在出口處泥濘成溝渠。而地鐵車一靠近,巨大的回音隨即撼動了整個車站,人都要站不穩了。俄羅斯人走路很急,對遊客也是不留情的,我們背著背包以著熱帶國家悠閒的速度行進,高大的俄羅斯人總是不客氣的雙手扶著我們的肩膀,將我們「放」到旁邊,而他們繼續急急忙忙,最完美的,居然是跟在老婆婆後面,那速度正好。

  俄羅斯地鐵呈放射狀,中間有一環狀縱棕線將所有分支線巧妙連結,非常便利,莫斯科一千多萬人口成天就這樣穿梭著,佔滿每節車廂,想要拍下車站的全貌很難,因為永遠都有許許多多的路人。運行的車輛有新有舊,但都沒有英文,僅有俄文廣播,根據車子運行的方向會有男聲女聲的不同,可細心觀察。對遊客而言,學習在莫斯科搭地鐵非常重要,那是最便捷的工具,其實也不難,每個車廂都有地鐵圖,默背要去的站名,數著還要停幾次車就會抵達,這樣總會到的。錯過了一班也不打緊,因為車次的頻繁出乎正常的效率,一兩分鐘後再上下一班就是。

rush


  舊的地鐵車,運行起來總是轟隆轟隆咖啦咖啦,有鐵門振動的聲音,沒有電子看板,車廂內部是泛黃色的木質板,關車門的速度非常快速,碰的一聲毫不遲疑,常讓我上車時緊張萬分,但偏偏人多,我和友人都曾來不及,被車門狠狠夾過。甚至在我們一群人排隊上車,我才剛踏上了車,門就倏地關上,我和美國友人就傻眼地看著被遺留在車站的剩餘朋友們,離去。新車就類似於台北捷運,關起門是慢慢的,和藹可親的多。

DSC_9295
(舊車)


  車廂裡的燈光堪稱明亮但不泛白刺眼,或許是俄羅斯人總可以在車上看書的原因。台北捷運上,多的是女生忙著補妝,更多的人是坐著任由兩眼發直。但俄羅斯地鐵上,總是安靜,沒有太多交談,1/3的人會捧著書,有著嚴肅拘謹的氛圍。

  地鐵總是很深很深的,坐著手扶梯要到地面,我總是會默默數數:「哇,這站花了2分20秒!」

DSC_9289
DSC_8211
DSC_9233
DSC_9202


  資訊:
  1. 莫斯科地鐵車票單次是22RUB,可買儲值票(2次,5次或10次等等),全線都是一樣價錢,不管坐一站或是十站,都是22RUB。
  2. 線與線之間的交會站,會有不同的名字(看是從哪條支線過來),所以會有同一站但同時有4個名字的狀況。
  3. 莫斯科地鐵現在並沒有明文規定不准拍照,但照當地人的說法是:「professional」的相機不行,一般的可以,很模糊的規定。我們低調的拍照基本上是沒問題,偶會有一兩個熱心的路人會阻止。但聖彼得堡則是在車站入口即貼有禁止拍照的標語,得注意。
  4. 若要逛地鐵,建議可搭乘棕線繞它一圈,比較有風味的站大多在這線上,只要不出站,搭它一圈耗上幾小時,仍然是22RUB,非常棒。
  5. 莫斯科的地鐵票是紙票,進站觸碰機器驗票,會顯示可搭的剩餘次數,出站不再檢查也不回收。聖彼得堡則是代幣制。

2009年5月7日 星期四

「轉錄」雙子座 - 終極完美分析(下)

  (以下文章轉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dew4606/9085642&tpage=1#trackback3861858,若有侵權請告知。)

  要雙子真的跟你翻臉,除非是你的所作所為或所說的話實在讓雙子不能忍受,
  這時他會很鄙視得看你一眼,然後頭也不回地走掉,甚至會不給你留面子地離開。
  這時你一輩子也別想再和他和好了,就算有的雙子礙於面子和你再成為朋友,
  但是他們已經對你鄙視到了極點,
  只不過維持著這一層不得不維持的“朋友”關係其實,
  很大一部分雙子,對待感情是非常專一的,之所以給人留下花心的美名,
  是因為很少有人能夠讓略帶童心的雙子動真感情,不是雙子鐵石心腸,
  而是雙子個性裡面天生有一些憂郁,一些潛在的不自信,只是雙子隱藏的深入,
  可是一旦讓雙子動了真感情,那麼恭喜你了,雙子的天真,率直,
  外加表達能力豐富,一定能讓你獲得很多快樂。

  每個雙子都有一個故事隱藏在心裡,多數是不堪回首的往事,
  雙子是個念舊或者說是喜歡沈浸在回憶中的星座,
  他(她)的這個故事通常都是因情所困,動了感情而被傷害了的雙子是脆弱的,
  也是堅強的,他(她)可以很快的振作起來,可以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這些都是雙子演給世人看的罷了,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
  雙子內心的傷痛隨著血液滲透到全身,他(她)可以一整夜的去回憶之前的點點滴滴
  可以一整夜的沈浸在痛苦之中,可以一整夜坐在那裡發呆,但是,一旦天亮了,
  要出去見人了,雙子馬上就從痛苦中抽身而走,你看到的肯定是一個神采奕奕的雙子
  這就是雙子,擁有雙重性格的雙子,
  一個在世人面前樂天,快樂,在孤獨夜晚獨自傷悲的雙子。

  雙子的愛是最永恆的,可以付出一切,有人說我們花心,那時我們沒有真正的愛,
  當雙子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是痛苦的,因為我們太敏感。
  假如雙子愛上了一個不愛自己的人,那我相信他永遠都不會再愛了,
  當愛給過了一個人,他再也沒有能力再付出了,其實太多的人都不懂我們,
  其實連我們自己都不懂自己,我們很會偽裝,很會說謊,但我們最細膩,
  對感情最敏感,雙子的愛與悲傷,誰又真的了解﹗

「轉錄」雙子座-終極完美分析(上)

  其實我不太用星座分類我的生活圈,我也沒研究過身邊親近的人都是什麼星座居多,總覺得每個人都是客製化出廠的。但或許是因為雙子座個性(缺點?)過於鮮明,所以標籤特多,非議也多。今天看到這篇文章,有看進心裡,道盡辛酸的共鳴,若要真歸類,這就是我們呀。

  儘管將悲哀說的美麗,那還是一種悲哀,但雙子熱中。

  (以下文章轉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dew4606/9085642&tpage=1#trackback3861858,若有侵權請告知。)

  雙子座有很多的朋友,可是“看起來朋友很多,可是知心的沒有幾個”
  這句話很深刻的形容了雙子。
  雙子很能說話,他跟別人可以天南地北的聊,
  可以聊得很八卦,也會聊一些很嚴肅的話題。
  雙子可以跟你聊很多東西,可是注意了,他都只是跟你聊一些不關自己的事。
  隨便他跟你說些什麼.可是跟自己有關的都只是些皮毛而已。
  比如,今天又有某個明星怎樣怎樣了;隔壁班有多少美女帥哥的。
  關於自己的事,他幾乎是不說的,就算是說,也是說一些關於自己無關痛痒的事。
  當你想更進一步的了解雙子,他會很自然的把話題給扯開。

  對於自信的雙子來說,他又同時很沒有安全感,這是雙子特有的矛盾。
  他喜歡把自己重重包圍住,不讓自己暴露。
  對於雙子來說,如果在一個還不了解的人面前把自己暴露了,
  就等於讓別人抓住了自己的把柄。這樣就失去了一定的優勢。
  當雙子感到獨孤悲傷時,只會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哭,或者一個人郁悶著。

  雙子也很怕被傷害,很多時候寧願自己承受一切,也不願別人抓住自己的把柄。
  所以久而久之也就養成了習慣。雙子基本上也是個很痛苦的人。
  表面上總是很有活力,很快樂的樣子,
  可是沒人的時候他又總是很憂傷。雙子總會被一種莫名的悲傷籠罩。
  但他不會讓別人發現的,他怕被傷害,
  也怕被別人拋棄,只能自己硬挺著一切。
  所以雙子很神經質,精神脆弱,容易人格分裂,因為承受了太多的東西.
  一般來說雙子的孩子都很早熟。雙子對很多的東西都在乎得要命,
  可是表面上就是看起來什麼都不在乎。
  雙子並不是故意要掩飾自己,上面說了,這只是一種習慣了,
  可是在外人看來他就成了虛偽的人。

  雙子是被公認的最花心、最冷酷無情的星座。
  其實對於雙子的花心,真的不想再說些什麼了。
  解釋得太多,累了,也沒耐心了。可是說起雙子,就不得不提感情,
  雙子這一生,似乎必須被感情牽伴,
  跟愛情糾纏一世。很多人說雙子並不花心,只是博愛,所以才會有那麼好的人緣。
  忘了在那裡看見了這樣的一句話︰雙子最大的悲哀在於有兩個人的思想,
  卻只有一個人的身體,
  雙子有愛自己所愛的人的權利,也有保護彼此所愛的人的義務,
  雙子只剩下一個時,愛也就只剩下義務了。

  我想用如來若去說的一句話給雙子的花心做個總結︰花心的極端就是痴心的可怕。
  該懂的人應該會懂的。
  至於冷酷無情真的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其實雙子是最平和的星座,
  如果可以不發生衝突,都會盡量避免。
  雙子也很少跟別人吵架,他討厭吵架,如果是因為一些生活瑣碎小事吵架,
  那麼雙子就在吵完的那一刻就把這件事給忘了。

2009年5月5日 星期二

「祕魯」鳥島新樂園 (Islas Ballestas)

DSC_6111


  突然很想說說這地方:Islas Ballestas,位在祕魯沿海,因為海鳥群聚,故稱「鳥島」,由幾個小小散落的島群組成。放眼望去儘是大嘴鳥、海獅、企鵝等為數壯觀的動物群,當真是純粹自然的地方。

  唯一能到島上的方式就是搭船,也因此遊客必須至附近的Travel Agent 購買tour,價差甚大。原是Islas Ballestas 入口城市的Pisco,因為2007年一場大地震,幾近八成全毀,迄今並未修復。記得當時是搭巴士抵達這個地方,下車時,黃沙漠漠,斷垣殘壁,還以為我又被騙了呢,但都是真的,這兒曾經熱鬧過,只是敗了,找不到可住的旅館,甚至路上一個旅人都沒有。迷路了一陣,斷牆後方走出來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客氣的問我要去哪,我很驚喜的問:「你會說英文?」她驕傲的抬起她的下巴:「A little」,那神情配合著背景,至今很難忘。

  買了 Tour,讓計程車帶我到港口,司機沿途熱心的想告訴我些關於這地方,車子在塌屋斷巷裡繞出城,他遙遠的比著一片紅牆,告訴我,那是他的舊家,臉上沒有太多感傷的影子,仍然是笑著,有一貫祕魯人的憨厚和樂天。

  我也依舊難忘。

Pisco 街景
(Pisco 震後)

DSC_6226
(黑點點全是海鳥)

DSC_6138

DSC_6267
(海獅非常有趣,船來就躲著,船經過了又偷偷探頭)

DSC_6140
(懶散)

DSC_6184

DSC_5980
(此地也有疑似和納斯卡線一樣神祕的圖騰)

DSC_6310
(大嘴)
  

  後記:靠近島上的氣味並不好聞,多是排泄物的腥味,海面上浮滿泡泡。但有趣的是,來到這裡,切記安靜,聽聽他們各式各樣的聲音,那很壯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