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8日 星期一

給你,最後一封。

  我旅行的時間很長,旅途也是很長的。

  天剛破曉,就驅車起行,

  穿遍廣漠的世界,在許多星球之上,留下轍痕。

  離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遠,

  最簡單的音調,需要最艱苦的練習。

  旅客要在每一個生人門口敲叩,

  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

  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

  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

  我的眼睛向空闊處四望,

  最後才合上眼說,「你原來在這裡!」

  這句問話和呼喚「呵,在那兒呢?」融化在千般淚泉裏,

  和你保證的回答「我在這裡!」的洪流,

  一同氾濫了全世界。


                        From Thakur <gitanjali>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