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 星期二

「俄羅斯」第一場雪

DSC_9424
(第一個雪人,size: 10 X 30 cm)

  記得剛抵達莫斯科的時候是半夜4點多,在old arbat street 走著。暈黃的路燈下,是精美的日街終於休息,迎接飄著細細亮亮的雪,像鑲著金箔,像山野裡的小小螢火蟲,緩慢從四面八方無重量優雅的墜落,碰到掌溫就消失無蹤。現在想起來,我還是會忍不住伸出手,想接住記憶裡輕輕飄下來的雪花。

  -5 度把那瞬間的浪漫凍結成我人生裡的一個永恆的畫面:遙遠的北國,半夜無人的街,兩個人抬著頭,不發一語,驚訝於那一刻:「欸,下雪了!」

  人生的第一場雪是在貝加爾湖,一路上的好天氣突然轉差,早上醒來,蘇格蘭室友輕聲地靠著窗說:「It's snowing!」 我跳了起來,馬上穿五六七八件衣服,不過忘了穿上雪靴,踩著拖鞋衝出小木屋,一腳就陷進雪裡十來公分,「好冷!」我說。痛苦的暗罵一聲又逃回房間換上賞雪的重裝配備。真的是雪,落在手套上、衣服的縫隙,毛毛的。安靜的小鎮,霧霧濛濛,背後的小山經過一夜有些白了,前兩天順著去湖邊的腳印也都讓新雪給模糊了,或許那真是糖霜,讓人感覺甜蜜愉悅。不過夢裡腦裡想像過千百轉的場景,實際在我眼前,竟不知道該表什麼情,友人隨後走出,那麼感動我卻只能淡淡壓抑的說了一句:「嘿!下雪了。」其他的還是回歸於大地的奇妙。

  毛茸茸的初雪,有著漂亮的結晶體。我們曾經試圖一直站著不動,騰出身體所有面積空間,收集雪花,只為了想再多看它一眼。

Snowflakes


  站在天寒地凍的曠野,所有的心思和情緒,真的會一點一點化整為零,這或許是我眷戀它的地方。

DSC_8111
(莫斯科大學前的公園:幾乎是我在莫斯科待過最安逸的地方,安靜,枯枝如畫)

Park

DSC_7894
(Lake Beikal)


  後記:原來殘雪是不能堆雪人的,因為沒有黏性,只有初雪的累積,才能。剛去的時候一心只想堆雪人,但捏捏地上的雪,其實都是接近於碎冰,沒辦法成形。唯一一個小雪人,是在離開俄羅斯的前一天,在某間小教堂前,終於讓我們找到適合的雪。

2 則留言:

  1. 我很喜歡雪花的結晶~
    之前去北海道~
    還特地有去博物館看的說~

    回覆刪除
  2. 哎呀?我不知道北海道有這個點耶,可惜沒去到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