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1日 星期日

「祕魯」一場暴動,前進的的喀喀

DSC_5224
(浮島)

  剛到庫斯科(Cuzco)的時候,就聽說有場暴動:去Puno(的的喀喀湖)的路被封鎖,去不了了,問了好幾天,總是搖搖頭說行不通,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開放。心裡不停盤算:「糟糕。」旅程才剛開始就被困住。隔了幾天,巴士業者冒險繞了另外一條遠路出發,讓我們上了車,只是這一趟夜路預計要10個小時。買了一塊大餅充當兩人一夜的食糧,上了車還按慣例的被錄影存證。

  傍晚的車,出發沒多久,車子就走走停停。窗外很忙,警察追著人跑,路上多是木棍亂石,一堆一堆的廢棄物,被點了火,夜裡火光沖天,人跑呀、叫罵啊。車子一度陷在暴動裡頭動彈不得,那景象沒見過,可是我沒空思考,因為我居然想上廁所,上車前才奢侈的大喝了一罐水,現在報應來了,這情況我也下不了車,只能換幾百種姿勢忍著再忍著。突然筐琅一聲,我們車上的窗戶被石塊砸破,整片玻璃應聲碎裂,幸好沒傷著人,直到此時,我才有種「啊,這些人是來真的!」的感覺,氣氛突然緊張了起來。那氛圍沒人說話,車上安安靜靜,沒交談,只是沉默地,緩慢地,駛過火堆,駛過這個地方,搖搖晃晃,像個搖籃,整車的人都睡了,一切也就像經過一場夢了。再醒來,幾百公里外。

  可我沒怎麼睡。「完蛋了,我真的好想上廁所。」頻轉身和友人說,但他也愛莫能助。忘了怎麼捱過那夜,只知道最終下車時,天亮了,整整12個小時過後。司機在路邊暫時放下我們解風,寬闊大地,毫無遮蔽物,我和一群穿著傳統澎澎裙的婦女們,蹲在柏油路中間,就上起廁所,背後偶而還有車子來來去去,我沒澎澎裙,只能光著屁股,躲在公車屁股後面,在三千多公尺的山上,好冷啊,打了個冷顫。

  我偶而會想,那暴動的結局呢?

  這趟車的目的地是「的的喀喀湖(Titicaca)」,湖面高於海平面3,827公尺,是世界上海拔最高可行駛渡輪的湖泊。短暫的停留半天,去了著名的浮島(Floating island),那不是真的島嶼,而是用蘆葦一層一層堆疊而成的小小島群。很早以前,當地的原住民為了逃避戰火,而選擇在湖上居住。浮島上不只有住家,有商店,是個完整的小社會,吃喝拉撒都在島上,蘆葦不但是房屋和船的建材,剝皮後也是食物。用於建材的蘆葦會發臭腐爛,一段時間總得換新的,世世代代就這麼發展下去。

  島上有個不好聞的氣味,應該是蘆葦長久浸在水裡的味道。大多數的島嶼並沒有開放,堅持原有的傳統生活方式;少數的,藍天湖水,孩子眼神單純的嗑著蘆葦莖,迎接我們這些觀光客。


Floating island
(Lake Titicaca)

DSC_5200
(蘆葦根部可以吃,沒有味道,具水份、鬆鬆軟軟的纖維質感)

DSC_5209
(兩頰晒的焦黑)

DSC_5240

DSC_5175

DSC_5234

DSC_5204
(在島上圍網養魚)

DSC_5261
(蘆葦船)

DSC_5217
(傳統婦女)


 

2 則留言:

  1. 昨天還跟老婆在討論馬丘比丘..真不知道我何時才可以恭逢其盛...

    回覆刪除
  2. 要去要快囉,觀光客越來越多,那種獨立世外的感覺越來越淡了。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