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6日 星期五

短篇

  20歲,是失戀後可以任性的爛成一灘泥,不用擔心生活,就是這麼全心全意的爛著。想哭就哭,西門町人來人往,照蹲下來痛哭無礙,誰看都無礙,什麼都無礙,我只知道除了愛,20歲的生活無礙。

  25歲,是失戀後只能冷靜坐在床沿,眨出兩滴淚。朋友衝進房裡來,也只是壓抑著想抱著他流淚一場的渴望,眼珠轉了轉,把眼淚轉到腦後,淡淡地說我沒事的,然後隔天清晨悄悄搭了船去了個世界地圖找不到的地方,獨自冷靜。冷靜、只能冷靜,我只知道除了冷靜,25歲的生活只剩一種必須堅強的意境。

  那30歲呢?半夜兩點坐在政大河堤,看著年輕學生聚在籃球場說著鬼故事,為山為水,說著那星那月。你說,像我們這個年紀的女人,現在這個時間都該睡了。

  「你怎麼還醒著坐在這呢?」你輕笑著說。
  
  我抽抽咽咽的笑了。

4 則留言:

  1. 你失戀了喔?@@
    你寫這種風格的文章我都很難懂
    別這樣折磨有歲數的人......

    回覆刪除
  2. 噗,先承認你是誰再說 :P

    回覆刪除
  3. 數位化的人正解請見facebook

    回覆刪除
  4. 恕小的憨慢,還是未參透...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