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5日 星期六

東沙記事

米老鼠
(夜間趴在夜視照相機上偷看的老鼠)

  今年七月,參加了屏科大野外研究志工計畫,去了東沙島一趟抓老鼠,為期16天。那是個離台灣本島240海浬的小島,最高海拔7.8公尺,面積1.74平方公里(東沙環礁國家公園地圖),目前尚未對外開放,僅有軍人和學術研究單位可上島。

東沙龍口


  要說艱難,島上是我經歷過最不適合人居住的地方:沒有網路、沒有淡水、沒有商店,沒有一絲人可以安然生存的條件。飲用水是來自臺灣的瓶裝礦泉水,生活用水得經過海水淡化,但仍然帶著淡淡的鹹,刷牙的時候,像是用含鹽牙膏一般的氣味,是鹹的;洗澡的時候,從頭淋下的水是鹹的,洗完了仍然不確定自己乾淨了沒有;洗衣服的時候,水也是鹹的,外套的鐵拉鍊吹了兩個禮拜的海風,泡了兩個禮拜的"淡"水,就生鏽拉不上了。回到台灣的第一天,刷牙的時候儘是萬般感動,驚訝地發現原來淡水這麼甘甜。

  天氣炎熱,非常炎熱,一早必定要趁凌晨5:30起床工作,然後10點過後到下午三點非必要不出門。因為中午時分,隨手揮到外頭地板上的螞蟻,抖了兩下便給烤死了,那樣的熱很驚人。島上的發電機始終吵鬧哄哄地轉,因為島上一定得有冷氣,否則人也要抖兩下昏厥了。

DSC_1124
(全身都包起來避免曬傷)

DSC_1050
(島上的交通工具是腳踏車)


  一切的一切,經歷過了還是難以想像。但我仍然是喜歡東沙的,因為它美,它有一份台灣沒有的與世隔絕的寧靜,不被打擾。

  我喜歡明亮湛藍的海水,孕育蔓延巨大的海草床,時當南風吹起,漲潮帶了厚厚海草和零落的棋盤角上了白砂灘,蜿蜿蜒蜒是海浪來過的痕跡。

DSC_1056
DSC_1620


  我喜歡一天的忙碌後,靜靜的站在潟湖邊,看夕陽染上心裡溫暖一片。沙蟹在陽光餘暉裡橫著走,走進潮間帶,走進大退潮後露出的幾百公尺陸地裡。

DSC_0982
DSC_1590


  我喜歡島上無數的自然生物,蓬勃的生命力,每天晚上寄居蟹熱鬧的換殼大會、候鳥、潟湖裡帶著寶藍觸手的水母,兇猛圓軸蟹跟著南風走向大海卻迷路困在洗衣機後頭;寄居蟹要偷吃我們的花生米;潮間帶石頭縫裡總躲著蛞蝓和星蟲暗夜緩慢移動。

星蟲
(星蟲)
DSC_1290


(倒立水母)


  小小的地方,是爆炸性的豐富,每天每天都在驚喜中度過,看不膩的滿天星空和天蠍座,海呀、海呀,還有那相逢在島上的人呀。

  是個很美麗的七月。

DSC_0925
(島上的軍營標語)
颱風前夕
(颱風前夕的傍晚)

2009年8月4日 星期二

時間

  時間,是越過越快了,再捨不得的、難忘的,以為自己忘不了過不去的,都瞬間過去了呢。一轉眼我從東沙回來已經一個禮拜,那陽光海水什麼的,以光速遠離。再說遠一點,我去俄羅斯和泰國已經是將近半年前;再更遠一點,聖文森,我都離開要一年了。說說人吧,那個和誰又哪個他不再來往的日子,也都要用年來算了,以為離不開的、哭的淅哩嘩啦的,都離了這麼久了。再執著的,都是幾年消長後茶餘飯後的話題如此而已。

  或許人真有無比的韌性來適應「時間過的好快」這件事,在不知不覺裡。

  Anyway,我希望有個新未來,事實上我需要再積極一點思考我的人生,那到了該做決定的時候了,畢竟,一天一天又過去了。

090728東沙 忠義碼頭
(莎唷哪啦,東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