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15/365] 再見夏天

DSC_2158


  過了秋分,夏天就回不了頭了。山上開始有了涼意,清晨傍晚,我已經要穿上薄薄的外套,想喝點熱茶。以前我不喜歡夏天,總覺得那是濕濕黏黏的擾人節氣;不過自從聖文森經歷一整年的夏天回來後,開始覺得,其實無止無盡的夏天,沒完沒了的夏天也很好。想著想著,好像頰邊又碰到了陽光裡晒棉被的暖暖。


DSC_2164
(清晨,冷。)

2009年9月28日 星期一

[14/365] Sun Moon Lake

DSC_2328


  從來就對南投不熟悉,一直到來了這裡工作,才有機會了解這地方。今天是週一,上班的日子,但仍然起了一個大早,摸黑了出門,和友人開著半小時車到日月潭看日出,環抱著湖的,白天是遊人;清晨卻是溫柔霧濛,沉穩的山稜。

  有人這麼說:「現在要出國玩呀,都是幾小時就到了,去完了。只有台灣,一輩子都玩不完。」

  豈止台灣,南投我都走不完。

2009年9月27日 星期日

[13/365] 神離

神離


  如果酒真的是穿腸毒藥,那愛情呢?

  我只能說,真要開始浪漫,人生就開始倒楣(誰說的?)。因為激情只是一種兩人關係間的異常現象,它不存在的,出太陽就消失了。

2009年9月26日 星期六

[12/365] 廣興紙寮

DSC_2221


  週末去了位在埔里的廣興紙寮,挽起袖子也跟著抄紙。過去的人說,埔里的水乾淨,所以手工造紙業品質好也發達,現在埔里仍保有台灣少數手造紙業,也提供觀光客試做。繁複的程序,紙薄磨了耐心,累積了老祖的智慧。

  第一道程序:抄紙。

抄紙


  第二道程序:瀝乾攤平(仍飽含水份),現在可做些裝飾。

瀝乾
(我粗糙的美工,試圖想做張信紙)


  第三道程序:將水壓出,讓含水率降低,方便烘乾。

壓水


  第四道程序:放置高溫烘乾板,用刷子將紙張刷平。

烘紙


  遊客的紀念。

成品



  在這裡可以待一個下午,不一樣的下午。

  朋友曾經大方的把他收過最美的祝福轉送我:「好風好日好心情」。
  舒國治說:「人生無事小神仙。」
  那最後,不如拓個紙「日日是好日」吧。

  沒來由的想到929的什麼都不做,今天只是一種看似充滿意義但其實圖個簡單閒晃的午後。



  後記:廣興紙寮

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

[11/365] 來份早餐盃吧

DSC_2155


  唱歌唱了這麼多年,和某個他和某個誰,可能是因為誰失戀了或我崩潰了,哪個誰的生日或不知名的紀念日,諸如此類。尤其是在台北的那段日子。唱歌,是過去那個貧乏精神生活裡頭,唯一能讓人清楚表達情緒的管道,歌詞說的明白,讓人唱出期待或疲態。

  記得以前,唱著唱著,走出小房間都天亮了,我們暱稱那叫早餐盃。

  現在呀,老了,老了。唱什麼早餐盃呢,早睡真正來個好早餐比風花雪月重要多了。

2009年9月24日 星期四

[10/365] 挑食

DSC_2148


  我知道我挑食。

  我不喜歡把食物吃乾淨;

  我不喜歡青椒、韭菜,不吃苦瓜、不愛茄子;

  我不吃蚌殼類,包括蚵仔、蛤仔、九孔、海瓜子等不及備載;

  我不喜歡一口就能把全身都吃下去的食物,例如小魚干,例如動物形狀的雞蛋糕,一口要咬下牠的頭和吞下牠的內臟,一想到那畫面讓我打從心底作噁;

  我不吃牛肉、不吃鴨鵝、不吃除了雞豬魚羊之外的肉,沒什麼原因,我只是不吃。

  友人說,我錯過了人間美味。但我想,人間美味,是我累了的晚上你煮碗麵給我吧。


  後記:圖為埔里鎮上好吃的排骨飯。

2009年9月23日 星期三

[9/365] 工作

DSC04418


  這是我的工作呀。一直以為位在山頂頭的20公尺的氣象高塔,我會害怕,但其實上去了,恐懼本身是萬分之一不及自己想像中的那份恐怖模樣。有時候人還是得強迫自己離開安穩的搖籃,才會知道自己不管在哪裡都站的穩。

  我可能比自認為的再大膽一點,我想。下次我想挑戰高空彈跳。

2009年9月22日 星期二

[8/365] 珍珠奶茶

DSC_2142


  如果平均兩天一杯,一杯30,一年要喝182杯,要花上5460元,可以去了趟香港、或是新加坡,甚至馬來西亞,那為了什麼,還要繼續喝呢?想到這點,突然心裡有些忐忑,於是暗夜下定決心不再碰像毒品一樣的冷飲。不過我知道我明天就會忘了。

  

2009年9月21日 星期一

[7/365] 走過九二一

DSC_2116


  九二一來到了十年,小孩變成了大人,崩落的陡坡長出了小苗和枝芽,龜裂的圍牆上也補了土種了花。傷痛重重的發生,輕輕的變成台灣歷史的折頁,一頁一頁,都是生命的延續,堅強這件事情,遠比想像中的充滿希望。

  一天,會比一天更好,不會忘記。

2009年9月20日 星期日

[6/365] 雞毛撢子

DSC_2128


  小黑,據說是前幾年,默默就自己來到這裡。辦公室的人也不趕他,就這樣一直待著。一身亂毛,我們暱稱他是雞毛撢子,有食物就會熱切的搖著尾巴出現,平時慵懶的躺著。除了食物,也不大確定他認得誰。他沉默的一直存在在這裡,見每個人經過,總是直勾勾的瞧著。不曉得,在他的世界裡,我們是誰呢。

  但他是大家的雞毛撢子。

2009年9月19日 星期六

[5/365] 前進後退

DSC_2134


  週末,難得的和幾位聖文森返國老兵一起約了去墾丁,海對於我們有太多不同的意義,所以海不僅僅是海,而是一種生活方式。以前總覺得退伍的男人永遠跳脫不了當兵的梗,不論過幾年,提到當兵生涯,仍然是充滿著滔滔不絕,女人永遠不明白。從聖文森回來的我們大致上也是這樣吧,當我們聚在一起,話題始終圍繞著那聖文森的誰呀誰,那曾經的生活,有太多瘋狂和回憶。

  喝了點小酒,如我所願的房間開了小黃燈,我看著每個人,突然意識到:「我想不管再過幾年,我們還是會繼續講著聖文森吧。」

  奇妙的是,我們其實一直在改變呢,時間空間都離聖文森越來越遠,我們討論的是離我們越來越遠的事情。

  前進後退,一時我無法決定。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4/365] 撿一個,慢慢挑

DSC_2125


  這陣子一直討論著想去馬祖,某晚,朋友丟了個連結來,說是朋友的婚紗,就在國境之北的馬祖拍攝的。

  「好棒!」我說,整體的顏色和構圖,就是那海和幸福的感覺。

  「這婚攝和我結婚時拍的是同一個,他不錯,我可以把他的聯絡方式給你。」友人熱心地說。

  「嗯?這順序不太對,應該先給我個對象才對。」我說。

  撿一個來拍?

  後記:說什麼呢,我根本不拍照的呀。

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

[3/365] 山間

DSC_2112


  「你知道全台灣廟宇最多的地方是哪裡嗎?」
  「台南吧?」我說

  「錯了,是南投,南投大大小小寺廟加起來有兩千多間!」

  「大概是因為山多,有那份靈氣吧。」清晨騎著野狼經過一片雲海的時候,友人說。

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2/365] 晚安曲



  昨晚,掛掉和他的電話時,通話時間來到45分36秒,一天又過了,手機的燈隨著我的聒噪停止而熄滅,房間裡頭又回到一片黑暗,夜雨紛落,滿山的森林不安靜。

  真真確確,山是活動著的,晚上是最熱鬧繽紛,屬於夜和森林的:腹斑蛙叫著,雨偶而打著,銀白色亮片的蛇從馬路悠閒爬進山溝裡頭晃著,蛾依舊撲著火光飛著,風刮過樹冠層吹著,建築物的燈開著,餐廳的ktv吶喊著,電腦的音樂響著,樹葉間彼此交談著,花開著,蟬鳴著,星星亮著。

  靜下心來,要假裝自己是一片溫柔大地,才能得到他們的信任,聽到他們的歌唱。

  要這麼靜下來,才能確定自己想聽到的是什麼。

                                Fion, 2009/09/16

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1/365] 矛盾


(旅行的紀念品)

  我的矛盾其實無可救藥。例如,我會大口吃著雞,然後義正辭嚴的說「不,請別傷害無辜動物!」或是「不,其實他是愛我的,只是他沒說而已。」我成天都在上班,卻成天想著離職後天涯海角。我想寫的東西千言萬語,但表達出來的,卻往往只有一陣不及百分之一的喃喃。

  我熱愛旅行,卻同時孤僻;我很忙,卻常發呆。

  我很多話想說,但在他面前只能一個字一個字吞回去。

  矛盾,我懷疑那是自己無法了解自己的後果。

                                   Fion, 2009/09/15

2009年9月12日 星期六

彩虹

DSC_3629_1
(St. Vincent)

  那天,和同樣從聖文森回來的朋友聊天,她說,以前在聖文森,總是會看見彩虹:在雨後或清晨。某個早上,要去上班的某天,她看見屋後不遠處的小山丘上有道彩虹,就在那,她興起了一個念頭,她想站在彩虹裡頭,那麼近,她快步的走。不過越走,卻發現彩虹始終跟他保持著一樣的距離,剛剛看明明在山頭的呀!但她走到了山頭,彩虹卻又落到了山腳,發現山腳下的人正走在彩虹裡。那瞬間,她突然意識到,彩虹離她其實根本很遙遠,近和遠都只是一個角度的問題。她羨慕前方的路人走在彩虹裡,她回頭看了看,心想:「也許後面的人看我,也是走在彩虹裡吧。」


  「也許後面的人看我,也是走在彩虹裡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