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7日 星期六

漸行漸遠終至於一場沉默

  「謝謝你的錯愛。」一覺醒來看到這封簡訊,心裡其實一絲絲也不意外,放下手機,像往常一般,走進浴室刷了牙、洗了臉、優雅地整理完行李。看看時間還早呢,躺回床上,撥了個電話給大干,說:「嗯,看了下訊息的時間,他那樣的斷然竟是連猶豫都沒有呢。」

  「如果他有猶豫,你會好受一點嗎?」大干問著,我到現在仍然在想這個問題,我會倍感安慰嗎?

  心裡隱隱約約明白情緒即將全面頹敗的不對勁,但我卻抓不準那該崩潰的時間點,在失去愛戀的第一個夜晚,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裝上笑容,參加一場提親宴,那飯桌上一道一道溫馨的,拿著筷子居然是苦澀的下不了手夾起其中一道嚥下口。
  
  「我的人生真是一場又一場的黑色小喜劇,連自己的悲傷都要排隊?」事後忍不住自嘲著。

  詭異的情緒持續到回家,開了電腦,再次面對熟悉的一切,那螢幕燈一閃,突然間,我再也無法控制的抱著大腿全身顫抖地痛哭了起來,大干的電話響起,驕傲的自制再也無法忍受。

  「我盡力了,真的,這段關係我真的盡力了,我真的很盡力在維持這段關係,雖然很多過程只有我自己知道,但我很努力,真的。」我記得我一直反覆呢喃。

  「我知道,別哭,如果45歲後我們都沒人要,那我們就湊合湊合吧。」電話那頭安慰地要我。  

  不記得和他這失衡的關係是多久了,只是以為會就這樣一起生活下去。那樣的生活我以為就是我想要的:簡單,依靠,了解,一起開心,有著共同的夢想,共同的回憶。過去所有所有的一切在分離後變得格外清晰,好的壞的生氣的擁有過的,他的我的,那麼熟悉的關係和密切終歸一場落寞的結束。無得責怪,沒得質疑,那付出是心甘,那想見對方的心情也是這麼情願,我明白的,一切都只是一個遺憾,遺憾來自於以為你自己是唯一,但真遺憾你不是。

  一切眷戀都只是風和自己的想像呢,我現在才驚覺。

  事情就這樣過去,分離對我而言早已不構成一個課題。從那天之後,所謂的眼淚再也沒流過,一天一天過,關係漸行漸遠終至於一場沉默。

  「其實我很謝謝他曾經的好,而我仍然很想他。」某天我醒來和友人說著。
  「你只是習慣而已,你太習慣有他在身邊,久了你會發現那愛根本不存在。」
  「或許吧,分離的這段時間我真的很不習慣,彷彿生活裡少了一件事情要做,像是忘了吃早餐一樣,那生活的順序變得不對勁。」


  「咦,或許他也會和我一樣覺得不習慣呢?」我突然興奮的想著。
  「狗屁。」友人冷冷的不願搭理我的自憐。


  寂寞可以被體諒,那想念呢。
                                    小干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