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9日 星期日

無時無刻都是天黑

  最近,常常想起那段在西伯利亞鐵路上,搖搖晃晃的火車日子,每餐吃著像飼料的韓國泡麵、餅乾,每天只是貼著冰冷的窗框,仔細看、放空著瞧,不經意的窗外始終細雪滿天,我等待著月台大站停下腳步,央求著旅伴奢侈的買份熱食吧,然後興奮的跳下火車,享受短短20分鐘放風的時間,冷冷的手呵著霧氣結成眼鏡上一層薄霜,探頭看看攤販裡頭賣的秘密,冰棒就這樣擺在外頭,那天氣太冷了,太陽晒也不會融化。

  由東往西行的列車上,黑夜越來越長,怎麼睡,醒來都是天黑,我成天睡的昏昏沉沉,緩慢的進入地球自轉的時差裡,語言不通,不曉得走到哪了;手機的時間已然不準,我不確定那當下的每一刻是幾點幾分。那是真正體會到流浪的日子,所有以為認知的時間空間,在小小火車盒子裡頭,都失去了效用。想起來,我懷念當時候的無所知,因為現在的生活一切刻劃的太精準。

  日復一日,火車上的生活沒有變化,現在回頭看看自己當時寫的日記,瑣碎極致:

  2009. 2/22
  
  9:00 am : 好像真正醒了,附近的中國人正打包著準備下車,但還沒天亮,究竟我在哪呢?看了看錶,早上九點了,肚子餓了,但天還是黑的。車廂還很昏暗,總覺得現在起床不對勁,但我已經睡了12個鐘頭了。

  9:30 am : 不能再賴床了,坐起身吃了早餐,隔壁床的媽媽還在熟睡。她十分沉默,除了玩數獨,就是睡覺。

  10:30 am:廁所門又鎖上了,每次月台停站,廁所就會鎖上,為什麼呢?阿馬坐在旁邊等了許久,他說,做了惡夢:他把他自己的眉毛剃了。上鋪的空間並不好睡,空間狹小,腳長的他總是露出那麼一截在外頭,每當有人經過,就碰一下,睡睡醒醒。

  11:30 am - 15:30 pm :漫長的白天,下了兩盤五子棋,開始和阿馬從祖宗八代開始聊起。

  16:00 pm:車晃的厲害,連字都會寫歪。

  17:20 pm:雪,外頭仍舊只看的見雪。

  18:30 pm:天還很亮,看來要晚上10:00 pm才會天黑,或許該調成moscow time?這個國家太大了,一整天似乎沒看到人煙,只有無止盡的樹和雪。

  18:50 pm:阿馬下鋪的婆婆熱情的下午茶邀約,切了不知名的肉片,挖了不知名的肉泥,比手畫腳裡頭明白了那是豬舌頭和牛肝泥,但盛情難卻,我第一次吃下了牛肉,還偽裝堆滿好吃笑容。旅行裡頭,我最害怕遇上盛情的當地人餵食(欸,在內蒙都吃下駱駝了,這次不過是牛肉,何須害怕?)。

  20:00 pm:雪,還有很多樹。

  21:00 pm:還是雪,還有很多很多樹...。

DSC_8051
(窗外)

2009年11月22日 星期日

守城難,難於上青天

DSC_2654
(守關山往守城大山的路上,唯一的展望處)

  在南投生活,如果週末仍睡到中午,實在愧對這裡的山明水秀。難得有個機會和同事去走了埔里六秀之一的「守城大山」,第一次挑戰中級山過夜;第一次重裝上陣(心虛,我只負責帶了自己的睡袋和乾糧);第一次一天內就爬升1600m;第一次露宿山頭,挨在火邊,鋪了個睡袋在地上就睡的不省人事;第一次夜裡聽到獵人數次的槍聲劃破天際,火不敢熄,怕被當成了山豬;第一次,不說話四周就陷入一陣巨大的寂靜,像騙過了冬夜的質疑,悄悄融入了黑暗裡頭,成為完美夜色的一部分。

DSC_2652
(好天氣)

DSC_2605

DSC_2673
(雜草叢生,史上最虛一等三角點)


  守城大山標高2420m,一等三角點,路況不差,只是陡上陡下,山高路遠,還得奮力游過攻守城之前淹沒人高的麻密箭竹林海,一路上幾乎看不到前方同伴,落差陷阱多,渾身被葉上雨水露水濕透,細硬的枝條總會在用力撥開後又回彈打到臉上,像穿過橡皮筋地獄一般,痛痛麻麻。守城雖號稱擁有一等三角點,但幾乎毫無視野可言,三角點埋沒在群樹中,窄窄的空地五個人站了都嫌小,純粹是個強身健體的路線。不過沿途的植物林相豐富,松針軟墊處處,楓葉隱約紅了,有時雲霧就這麼從山頭湧起,檜木林顯得飄渺和獨立世外,陽光斜斜細細的穿過樹冠來到手邊,或許,登山吸引人的不僅僅是展望,而是和大自然的呼吸脈動一致的那種美麗錯覺。

DSC_2666
(說霧,霧就來了)

DSC_2668


  第一次真真正正爬山(以過夜來論斷的話),很有趣的,充滿心得:

  1. 其實,爬山靠的是意志力,不僅是體力,尤其是過了一個陡坡,抬頭發現上方還有千千萬萬個陡坡的時候...。

  2. 爬山本為強身健體之用,攻頂,只是種可能,很講天份的(累的藉口)。

  3. 上山需要氣,下山需要力。

  4. 爬山,優雅不起來,只能是髒兮兮,髒兮兮,髒兮兮。下山是披頭散髮,沒換的襪子發臭,鞋裡都是泥巴樹葉,口袋裡都是為了補充熱量不停吃剩的一堆糖果紙。

  5. 不要亂問問題,例如:晚上要搭營睡覺時,我興奮的問「欸,萬一半夜下雨怎麼辦?」然後半夜就真的下雨了。

  6. 原來能大口喝水是這麼奢侈的幸福,在沒有水源的地方,一口水會在嘴裡分成五小口慢慢吞下去,淺嚐則止。

  7. 上山時,滿腦子都想著要下山和喝思樂冰,但下山了又開始懷念上山。

  8. 爬山可視為一種自虐的行為,是生理心理極大的挑戰,是好好的安逸不睡,網路不上,硬要喘個如牛,只為一種難以言喻的成就感。

  9. 在山上煮的晚餐特別好吃!

  10. 盡管累的半死不活,但真的會上癮,下次還是想上去呢(呼應自虐)。

  11. 整骨師父上次看了看,說東西要背左邊,於是背了兩天左邊的相機,左肩回來就廢了(師父,整人還整骨呀?)

  12. 山上,晚上能做的就是睡覺,是個七點半就一副準備就寢,四點不小心就起床了。

  13. 我好懶得整理裝備和洗超髒衣服,背包到現在還沒開 (打滾)。

DSC_2635
(五個人就這麼擠著睡)

DSC_2591
(約莫八公分高的穗花蛇菇。跟植物學家們出去總是可以認識一堆植物。)

DSC_2595
(近看穗花蛇菇,網路上聽說壯陽,一路上很多,或許守城該主打蛇菇,馬上變成熱門路線。)


  附註:
  穗花蛇菇介紹
  守城大山

2009年11月3日 星期二

說說

  第一次,我貪圖過去,真的,只想回去,回去那個過去。能嗎,還有人在嗎。
  他說,要過的好,真摯動人地說,可我已無力去算計如何好。回不去,怎麼也回不來了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