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0日 星期三

「照片集」 Smile

Hug
(聖文森嘉年華會,狂歡)

  突然又好想來趟旅行,漫無目的的那種,我懷念那些路上的風景,經過的喧鬧。有心無心的攀談,隨意無意的瞥見,那午後、那流動的人潮,川流般的市集,今天有了明天沒了。路上的人呀,真誠的笑容,足以鼓勵沒有目的地的失落旅人,有了往前走的勇氣。

IMG_4744
(東京街頭)

J'ouvert
(J'ouvert)

S_No.6 年華
(Arequipa 閱兵大典)

S_No.4 開心
(Arequipa 閱兵大典)

S_No.8 童年
(Cuzco 戰爭廣場)

DSC_9210_1
(聖文森地球日)

S_No. 18 回眸
(聖文森嘉年華)

S_No. 15 同歡
(老伯)

DSC_4865_1
(小鎮)

DSC_5778_1
(初次見面,就拉著我手要帶我去見父母。)

DSC_6373_1
(希拉穆仁草原,蒙古歌舞)

S_No.2 友善
(古巴哈瓦那的火車站)

Honda maker
(Bequia Honda Maker)

DSC_2448_1
(小子)

DSC_0378_1
(連牠都笑了,還會有什麼好愁眉苦臉的呢?)

2010年1月19日 星期二

近日手札

  「他真正的病是老化,而那是永遠治不好的。」坐在醫院走廊診間,握著待檢查的生化項目,不自覺的要常想起這句話。向來不喜歡去醫院,不願意做健檢,不管吃什麼會致癌,不在乎做什麼會多活兩年,仗著青春肉體我虛晃著,直到逐漸敗壞。

  哎呀,我頭暈噁心;哎呀,我膝蓋酸;哎呀,我月經卵巢抽筋。

  「你還去捐血?」醫生皺著眉說:「想照顧別人之前,要先照顧自己。」

  在醫院聽到這句話似乎特別受用,於是我買了一堆維他命,買了滿屋子的安心。

----
  
  他,結婚了。

  在台上西裝筆挺的,但我眼中看見的仍是那個十幾年前,剛認識時,一個和我差不多高、穿著制服的小男孩,併坐在小小課桌椅,木框的窗外是有著一小片桃花心木的校園,每到結果時期,果實的翅膀飄啊飄呀,從窗戶邊落下。美好的童年時光,我們常常每過一年,總要驚呼:「我們居然認識這麼久了!」

  短期的記憶是真實的,但長期記憶是美好的。

  後來友人戲謔的問我,坐在台下,是否感到有些遺憾,若是這麼多年來,我決定不同了,或許故事會不同。天曉得,我總在固執的追求一些什麼呢?這麼多年來,我們都變成了意想之外的大人。

  是的,故事會不同,能確定的,只是:是的,故事會不同,其餘的,都會因為想像而美好。太多情緒、太多關係總是在愛情之外存在。畢竟,愛情哪,只是一個點,不是一個面一條線,是那麼輕易的就錯過了,你越想急起直追,跨出了兩大步,

  「咦,愛情呢?」還在後面沒跟上來呢。
  
  很慶幸,一段關係能在時間的洪流裡存活了下來,換了一次又一次的手機,仍然在聯絡人清單中,變成了比愛情還長遠的關係,我還能包紅包給他,跟他敬杯茶,

  「嘿,要幸福呢。」這個祝福,給的再真誠不過了。

----

  冬天的山林少了熱鬧的蛙鳴,星空也不認識了,偶爾,當我想念夏日的星空,我會在半夜五點醒來,看看熟悉的北斗七星,我仍然在想,小王子住的B612星球在哪?不過,最近晚上有了新的嗜好,就是喝著熱牛奶,聽著Moon River,享受冬日安靜的浪漫。

2010年1月11日 星期一

本日手札

        其實,我真的,好想、好想他。

2010年1月10日 星期日

「聖彼得堡」浴血復活大教堂

DSC_9101

  人家說,在莫斯科要看教堂,在聖彼得堡要看殿堂。說來可惜,在聖彼得堡我一個宮殿都沒見著:搞錯了時間,冬宮沒開,夏宮也沒找到,短暫的待了兩天一夜,就又回莫斯科了。僅留的印象,已經是模糊裡頭的那個零下十來度、陰冷,但很雄偉壯觀的北國城市,記憶很遙遠,跟地圖上的距離一樣遙遠。

浴血復活大教堂


  離開之前,我去了位在涅夫斯基大道上的浴血復活教堂,傳統的俄羅斯正教教堂。那是一個很難用言語描述的地方,是我在那當下走進教堂那一刻,一句話也說不出的,太震撼了,整座教堂的內外部滿滿的都是用馬賽克一片一片鑲嵌而成,完全沒有空白,連塔頂都鑲嵌上了不同的畫作,填滿所有視覺。雖然我沒有宗教信仰,但站在華麗莊嚴的聖教堂裡頭,那心裡也是因為這極致的藝術而充滿尊敬。

  浴血教堂是典型onion dome,不過在零下十幾度的冬末裡,說是ice cream cone 好像更棒呢。據說洋蔥頭的來由,是源自於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原為較寬較扁的圓頭設計,但因為北國氣候因素,冬雪長積不退,所以形狀慢慢改變,圓頂拉長了,肚子也小了,屋頂就不容易積雪,演變成現今的洋蔥頭建築。

DSC_9027
(從內部看,每一個洋蔥頭都有馬賽克拼貼神畫,毫無空白。)

DSC_9057
(所有樑柱、每個角落,都是馬賽克一片一片拼貼。)

DSC_9092
(十分高大雄偉的殿堂,圖中的小涼亭就是亞歷山大二世重傷倒地的地方。)


  之所以稱為浴血復活教堂,是因為十九世紀,沙皇亞歷山大二世在此地遭到暗殺,之後繼位的兒子下令在此地興建這座教堂,在教堂裡頭,還留有當時亞歷山大二世被暗殺時,重傷倒地的小涼亭。

DSC_9037
(此時此刻真希望自己能多了解聖經故事)

Mosaic


  來聖彼得堡,千千萬萬別錯過了這個教堂,雖然門票不便宜,拍照還得另外收費,但這份輝煌的華麗,別的地方是沒有了。

DSC_9071
(進去教堂時,館員會發給塑膠套鞋,保護教堂內殿)

2010年1月6日 星期三

「聖文森」優雅的小偷 (Raffles)

DSC_9401


  以前不明白,為什麼加勒比海有間五星級旅館叫做Raffles Resort?Raffles 中文翻譯是優雅的小偷、文質彬彬的竊賊,現在想想這名字取得很有道理,它的確是小偷,把我們口袋的錢都偷光了。

  聖文森全名是「聖文森及格瑞那丁(St. Vincent and the Grenadines)」,St. Vincent 是主島,the Grenadines 則是由31個小離島組成,國名太長我們常簡稱 St. Vincent,但以前工作的同事說,不能這麼稱呼,因為住在the Grenadines上的居民會覺得被忽略,他們也是這個國家的一部分。主島由於是火山島,所以不是白沙灘,因此真正觀光興盛的地方是在離島群。部分離島被集團長期租用,發展旅館或是私人Villa,十分高級、昂貴、奢華(意即我住不起)。

  少數(勉強?)去的起的是Canouan,島上有個五星級的飯店:Raffles Resort,我們利用淡季較為便宜的時候上島,從踏進旅館開始,對於眼前這份海天一色中的奢華,驚呼連連沒斷過,才知道什麼是劉姥姥逛大觀園:極為精緻的Villa、白砂、碧海、帆船。園區內還有高爾夫球場、Casino、需要穿著正式服裝才能進去的高級晚宴餐廳、位於海中央的SPA、沿著海岸線蜿蜒的游泳池。

DSC_9460
DSC_9322
DSC_9319
(十分適合蜜月)


  從來沒待過這麼高級的地方,雖然昂貴,但享受至極。成天就是泡在游泳池和海中,幾乎是能在水裡,就絕不待在陸地上,十分貪婪的要每一刻都不浪費,貪婪、貪婪,空氣都要多吸一口,快門要多按一些。不然就是開著配給每戶Villa的小小高爾夫球車到處走走晃晃,爬到山頂的Casino俯瞰整座島景。


DSC_9503
DSC_2848_1
(SPA小屋,地板是透明的,躺著也能看到底下的海)


  游累了上岸,親切周全的服務生已經將大毛毯準備好,水也擺上兩瓶。不然到游泳池中間的bar 喝喝小酒也非常愜意,總之,在這裡,只要專注在全心全意的享受這件事就好,拋下回去要面對帳單的事實,優雅的游個泳,做做陽光浴,煩惱在加勒比海是種罪惡。

DSC_9569_2
(位於游泳池中央的水中 bar)
DSC_9407_2


  眼裡心裡儘是暖暖的藍、夏天海洋的氣味,浪打上來的海草在白沙灘上留下痕跡,是昨夜潮汐一陣一陣來過。

  對「藍色」的定義,從那時候開始被養的刁極了。

DSC_9788
(How perfect life can be!)


  

2010年1月5日 星期二

「高空彈跳」夢想的起源地

DSC02570

  幾年前曾在紐西蘭的南島待了一個多禮拜,從Queen's town 開車到 fox glacier。某天清晨,途中經過 kawarua suspension bridge,當時聽說是個著名跳高空彈跳的地方,所以停車下來看看,靜謐的翠綠溪谷非常漂亮,而且kawarua bridge是座超過百年的古橋,在這裡高空彈跳有種死而無憾的安詳感。可惜幾年前我仍然是溫室花朵一個,勇氣都用在爛事上,所剩無幾,眼睜睜看著大好機會錯過,現在十分感嘆,哪天能再回去呢?

  Kawarau Bridge歷史悠久: Kawarau Bridge was the first full-time bungy jump site in the world and is the place where adventure tourism began in New Zealand. There’s something very special about doing a bungy jump at ‘The 1988 Original’.
  

  大漢橋和kawarua suspension bridge 大不同,比一比:

  1. 跳的時候,前者是直接站在橋墩上,後者有個令人安心小平台。

DSC02573


  2. 大漢橋是 72Meters,kawarua bridge是 43 Meters。

  3. 大漢橋下溪谷乾涸,所以跳完後,是由旁人拉繩索,將人從底下拉上來;kawarua 則是划著小船到河中央接客。

IMG_1282


  4. 台灣跳一次很便宜,只要2000大洋,紐西蘭五年前要價三千多台幣(沒記錯的話)。

  5. 大漢橋小小一座,卡車經過還會震動,kawarua 是百年古橋;大漢橋附近有秋天繽紛的北橫,kawarua 附近有美的不可方物的Queen's town。

IMG_1266

IMG_1067
(Queen's town, 我去過最像一幅畫的地方)

2010年1月4日 星期一

「高空彈跳」新年跳著新希望



IMG_2406
(這次總共八個人跳,小英,你做到了!!)


  2009年在西伯利亞鐵路上時,無聊到發慌,所以發願寫下了三十歲前要完成的三十件事情,第一項就是高空彈跳,幾年前在紐西蘭鼓不起勇氣跳,心裡始終有個遺憾,所以就找了幾個朋友,一起在2010年元旦的這天,相約大漢橋。


IMG_2179
(彈跳地點:北橫大漢橋)
DSC_7576


  跳的地點在桃園的大漢橋,位於北橫50.1k處,過了巴陵大橋就到了。跳的人不少,很熱鬧,不是掌聲就是尖叫聲。彈跳的高度是72M,說高不高,但往下看就是裸露的溪床,搭配尖叫聲服用,讚!

  跳很簡單。

  首先,要先確認體重(限重90KG)和簽切結書,跟著教練的指示穿上配件,聽教練簡單講解注意事項。然後,扶著教練的肩爬上橋墩,倒數三二一就下去了,即便你不敢跳,教練還是會把你推下去。接著,旁邊的觀眾開始幫忙拉繩索,將你從底下慢慢拉上來。整個過程非常快速,大概三分鐘左右,而這樣就燒了兩千塊大洋。

  我其實非常害怕自由落體的感覺,以前區區一兩公尺的跳水,也得友人牽著我的手跳才敢,但慢慢的我體會到,恐懼來自於未知:我沒做過,所以有所想像,有所害怕,越是如此,我所需要的,不過就是去嘗試罷了。這次跳下去,毫不遲疑,我自己都很驚訝原來站上橋墩的那一刻,我並沒有預期中的害怕,反而有種釋然的快感:墜落、墜落、墜落一直到底,短短這幾秒唯一能感覺到的,是風刮過的急遽速度,腦中一片空白,也叫不出聲音,兩旁的風景因為過於快速呈現一片模糊,盪到了底,反彈力重重的再把我拋回空中,這時才突然醒了過來,我像鐘擺般迴盪在溪谷上方,看著天空看著小溪,看著橋上密密麻麻的小小觀眾,突然有種自由的快感,鬆了一口氣,讓自己完全放鬆在半空中搖晃,那感覺像重生一樣,身上每個細胞都嚇醒了。

DSC_7579
(騰空時,面目猙獰 XD)

IMG_2384
(快速墜落)

DSC_7592
(跳完之後,慢慢被拉回橋上)

DSC_7594

IMG_2393
(被拉上來,靠近橋墩時,要用手護一下頭,免得撞上橋)

DSC_7602
(回到橋面)

IMG_2403
(然後,就等著領證書)


  呼,這真是有史以來,我給自己設計過最難忘的元旦了。

  新年快樂!

  相關網站:台灣高空彈跳俱樂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