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9日 星期二

近日手札

  「他真正的病是老化,而那是永遠治不好的。」坐在醫院走廊診間,握著待檢查的生化項目,不自覺的要常想起這句話。向來不喜歡去醫院,不願意做健檢,不管吃什麼會致癌,不在乎做什麼會多活兩年,仗著青春肉體我虛晃著,直到逐漸敗壞。

  哎呀,我頭暈噁心;哎呀,我膝蓋酸;哎呀,我月經卵巢抽筋。

  「你還去捐血?」醫生皺著眉說:「想照顧別人之前,要先照顧自己。」

  在醫院聽到這句話似乎特別受用,於是我買了一堆維他命,買了滿屋子的安心。

----
  
  他,結婚了。

  在台上西裝筆挺的,但我眼中看見的仍是那個十幾年前,剛認識時,一個和我差不多高、穿著制服的小男孩,併坐在小小課桌椅,木框的窗外是有著一小片桃花心木的校園,每到結果時期,果實的翅膀飄啊飄呀,從窗戶邊落下。美好的童年時光,我們常常每過一年,總要驚呼:「我們居然認識這麼久了!」

  短期的記憶是真實的,但長期記憶是美好的。

  後來友人戲謔的問我,坐在台下,是否感到有些遺憾,若是這麼多年來,我決定不同了,或許故事會不同。天曉得,我總在固執的追求一些什麼呢?這麼多年來,我們都變成了意想之外的大人。

  是的,故事會不同,能確定的,只是:是的,故事會不同,其餘的,都會因為想像而美好。太多情緒、太多關係總是在愛情之外存在。畢竟,愛情哪,只是一個點,不是一個面一條線,是那麼輕易的就錯過了,你越想急起直追,跨出了兩大步,

  「咦,愛情呢?」還在後面沒跟上來呢。
  
  很慶幸,一段關係能在時間的洪流裡存活了下來,換了一次又一次的手機,仍然在聯絡人清單中,變成了比愛情還長遠的關係,我還能包紅包給他,跟他敬杯茶,

  「嘿,要幸福呢。」這個祝福,給的再真誠不過了。

----

  冬天的山林少了熱鬧的蛙鳴,星空也不認識了,偶爾,當我想念夏日的星空,我會在半夜五點醒來,看看熟悉的北斗七星,我仍然在想,小王子住的B612星球在哪?不過,最近晚上有了新的嗜好,就是喝著熱牛奶,聽著Moon River,享受冬日安靜的浪漫。

4 則留言:

  1. 小小的英文字母2010年1月19日 下午11:43

    看最後一段…感覺你心態突然老了很多

    回覆刪除
  2. 次數多算了一次
    所以妳虧了兩百元 XD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