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6日 星期六

尾巴

  從海的懷抱裡掙脫著離開,這次沒有得到安撫,反而在上岸那一刻有種痛苦,接近於難以言喻的失落。筋疲力盡在浪裡漂著捲著,彷彿把生理累壞了,心理就能得到平靜且安靜的救贖,可惜沒有,四肢都癱軟了,心事反成了剩下最活躍的特寫。第一次有了這樣的念頭:「我真的要上岸嗎?」我該為了什麼而上岸呢?我究竟何以為我呢?

  狗狗的屁股向來藏不住心事。家裡的瑪爾濟斯見到陌生人習慣要狂吠幾聲,但尾巴搖的厲害,說穿了,他內心明著是興奮的要爆炸:「摸摸我吧」。我也是個有條小狗尾巴的人,口是心非總會留下證據,嘴裡說不要,可身體誠實得很,即便我極度不願意失去什麼,但我仍然會驕傲的揮揮手:「走吧。」身體很誠實,痛苦會掐住我的喉嚨無法呼吸,連呼救都無法。在愛情裡,我偶而也會倔強的怒吼:「你滾,你滾!」但其實我不過是想要得到一小個擁抱。

  我並不討喜,因為彆扭。我向來追求的,竟是期待有人能看見我的尾巴(或是剪掉它)。

  後記:一日三省吾身是不夠的,我要反省的,實在太多太多。

2 則留言:

  1. 小小的英文字母2010年2月10日 上午1:10

    是喬巴嗎?……開玩笑的,或許你只是需要有人在你言語跟心思不一致時,看出哪個是真正你要的…呵呵

    回覆刪除
  2. 不,我不承認我是喬巴,對於讚美我向來欣然接受 XD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