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6日 星期六

熱病

  我常處於被催眠的狀態。例如,我總跟自己說:「嘿,你很勇敢的!」唰的一聲,我住的小房間就變成了電話亭,只要我推開門,就會化身超人(然後在世界橫衝直撞,因為我控制不了飛的力道)。這近乎是一種愚勇,不管再做數百次的心理測驗它都會這麼說:我對自己的冒險樂在其中,若真要挑戰這之中的邏輯性,只能說「好玩吧。」

  去年,為了省下從俄羅斯回台灣的機票錢,轉機又轉機繞了亞洲一個圈圈,途經阿布達比,接著停留泰國,最後才回到台灣。現在想來是多麼不可思議的行程,因為整段旅程溫差高達將近六十度(在俄羅斯最冷時只有零下二十幾度,而泰國則是熱達三十幾度)。在俄羅斯時,我還穿著雪靴、保暖排汗衣、毛衣、厚T 、大羽絨、風雨衣,手裡捏著暖暖包;隨著轉機,我脫了一件又一件,到了曼谷機場時,我身上脫的僅剩無袖的小背心,手上拎著厚厚一層卸下來的衣服,在機場熱到發昏。路人見我怪異,我也只能抱著那一堆衣服等公車,傻笑一番。

  在俄羅斯凍壞了,在泰國熱到肉體發酸了,身體來不及適應,於是我生病了,一路頭昏眼花到了泰北,我紮紮實實是倒下來了。從曼谷搭了10個小時的夜車又三個小時的日時山路,抵達泰北邊境,心理和生理狀態達到極限,畏寒又頭痛欲裂,一個人倒在床上居然一時也不知所措,昏昏沉沉間只能用嗑藥勉強撐著:「再吃顆止痛藥吧?」但仍然無用,更甚之伴隨強烈的嘔吐感,那當下,巨大的寂寞如蛆附生爬上了腦袋。

  想撥個電話聽個聲音荒郊野外有個伴,發現手機因為離開台灣太久沒繳錢已被停話;半夜昏沉扶著牆壁想起身上廁所,打開燈卻發現馬桶裡爬滿鄉下地方的大白蟻,坐不下去也無力揮除。情緒在深夜巨大的黑暗裡是有些憤怒懊惱,思考為什麼要捨棄台灣安逸無虞的生活,一路顛沛流離來到鳥不生蛋的地方折磨自己,獨自困擾,受凍日曬,一個人徬徨無助,當下所有的願望都瘋狂指向一個有抽水功能、沒有蟲的廁所,意志力全盤崩潰,內心哭喊來個人哪(或來個雪白的抽水馬桶)。

  夜裡迷迷糊糊把行李裡各式的藥吃光,大冒一場冷汗,隔天精神竟意外的逐漸清醒。有力氣走出房門了,呼吸到第一口陌生、乾熱的空氣,是夏日舒服的氣味,民宿主人的孩子,在庭院玩耍,怯怯地看了我笑,又害羞的別過頭,路人朝氣的道了聲早安,孤獨如晨霧般退去,感動的眼眶泛紅。

  旅行並不偉大,都只是在發現自己的軟弱,隨時,意志都有可能碎成一片一片細小的抱怨,事後才意識到:

  「哎呀,原來自己是那樣的人,真意外呢。」
  

DSC_9993
(旅行中,最需要的,可能是很多很多的運氣)

6 則留言:

  1. 這張大佛確實給人希望無窮之感, 妳也確實真的很勇敢...

    回覆刪除
  2. 有的時候, 冒險的確是需要些莾撞才有勇氣去完成吶...想的太多, 怎麼敢去完成呢!
    我很慶幸妳完成了, 也活著回到我們的身邊 (抱)

    回覆刪除
  3. 那你啥時要跟我去玩樂~ :D

    回覆刪除
  4. 我的心隨時都處於想玩樂的狀態啊...
    不過...目前應該是要等妳修成正果吧 :P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