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9日 星期二

「泰國」PAI,狂熱

DSC_0584

  在到泰北之前,路上的旅人就提醒過我:「小心!」。邊境呀,有太多管不著的事:從哪來的,做些什麼,要去哪呢? Max說,不外乎是毒品大麻流竄罷了,大夥千辛萬苦的來到荒郊野外,都是司馬昭。他見我拿了個有著大麻圖案的零錢包,吩咐還是要收好,省得單身女子惹來麻煩。

  不過更多的人,是在聽到我要來PAI時,豎起大拇指真心地說:「PAI,真是個好地方!」為什麼好?他們說,這裡人文薈萃,氣質獨特,自由清幽,雖然風景稱不上印象深刻,但隨性,在這裡能得到全然的放鬆:小河畔、夕陽、木屋、草原、山谷、便宜的美食、自由創作的作品。各地來的旅人,可能在夜的小酒館彈著吉他,捧著酒杯,圍著營火高歌跳舞,然後,想睡到幾點就幾點罷,這裡的步調跟世界沒什麼關連。可以早上睡眼惺忪的尋覓一下食物,跟店家路人打打招呼,親切的像一家人般,接著睡個慵懶的午覺,躲開炎炎熱帶陽光;傍晚,小鎮必然被夕霞染成一片溫暖的紅,如點燈儀式,人又能出來狂歡了。

  PAI,近乎是自傲著的,因為它吸引了無數的崇拜者和文化人來到這裡,每個人都有來PAI的目的,期望得到被實現。特別的是,這一切跟風景沒有絕對關係,而是因為這些聚集在此地的人吧,一群同好,總會讓人覺得無所不能,進一步而得到自由和創作的靈感,這改變了原本平凡無奇的小鎮,從此不像泰國,不屬於哪個國籍,像一個大型露天廣場,誰都能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像大型音樂酒吧,誰都能來,調自己想喝的酒。

Bridge


  夕陽落下了Pai river,才是熱鬧的序幕,有意思的小店或pub開始營業,人開始迷濛了。有些人,你知道他們和自己住在同一條街上,甚至同個guesthouse,但白天街上見不到他們,有些空蕩,直到晚上,突然又不知從哪裡活過來,正坐在某張桌子,三五成群大笑,你總像是過著和狂歡有著時差的生活,他們醒了,你就睡了。

  那種歡樂,有某種餘韻。某天早上,我搭小巴士離開,車上只有靠邊兩小排座位,坐著有我、一對老夫妻和年輕rasta裝扮的西班牙情侶,情侶的眼神還在瞎茫,很明顯是藥力還沒醒,男人的手在女人豐腴的股溝間游移,女人的腿輕輕在男人褲襠間磨蹭,彼此熱烈注視,那種熱烈,像是下一秒他們要忘情做愛了。女人隨後蹲在男人兩腿間,媚笑著像隔著褲子和誰撒嬌似的,男人驕傲又蠱惑的拍著女人的頭以示鼓勵。老夫妻害羞的眼睛不知該擺哪,手緊緊握著。我抓著狂奔的巴士鐵欄杆,又往了下一個地方去。

Love Coffee
(PAI, Love coffee)
  

2 則留言:

  1. 你形容的真好,關於西班牙情侶的那段。
    可以感受到似火的熱情,但不覺猥褻。

    回覆刪除
  2. 那對情侶的眼神至今還是非常令我印象深刻...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