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 星期一

台灣該滾出聖文森?



  前幾天和朋友聊天的時候,才開玩笑地說:「日本人真的很愛鯨魚,到處補助建漁港,應該是來偷這些捕鯨魚的quota,不過我們的船也是開到人家家裡捕tuna就是。」今天馬上就看到這篇聖文森當地的社論,hmmm...,有些心虛也有異議,但在這裡無須和誰或是空虛的政治論筆戰。總是個蛋生雞的問題:沒有利益,為什麼要敲門;沒有利益,那為什麼又要開門。是敲門的有壞心眼,還是開門的有鬼?

  所以結論:都有鬼,政治和道德高來高去,愚弄了誰,得利了誰,真正純樸的人現在早睡啦。

DSC_3345_1

2010年5月28日 星期五

Now or Never

DSC_0164



  一直很想告訴你,
  我從不是因為寂寞而愛你,
  卻是因為愛你而開始寂寞。

  但,我謝謝你。

                  2010.05.28

2010年5月27日 星期四

生活

DSC_4831


  中醫師曾在把了我的脈後,說:「你就是貴婦格呀!」暗自竊喜一番,想中醫聽脈聽出將軍令了,真了不起。醫師隨後補充是:我不能勞累不能忙不能操也不能餓,否則我的身體會不堪負荷,然後用某些激烈的方式告訴我,所以我「該當」要好好當貴婦。但細數這些年和我過的生活,都離貴婦太遠了吧?他開給了我一個極難的藥方,比得到天山雪蓮還難。

  我從沒渴望被伺候。某天室友從林森北路的高級按摩店回來,說:「哇塞,那服務也太高級了吧,連去上廁所都幫你提鞋跟到門口!」漂亮的小妹蹲下去想幫他穿鞋,他不習慣的連說「我自己來就好。」那一晚,我們都在討論著被伺候這件事情,原來想當大爺也是需要練習。而我們都太習慣自己來:生活,自己來就好。在「享受」或是「尊貴」面前,我們只會說「免了免了」,那一切不自在透頂。

  那樣的性格反映在生活的多樣面。總嚷嚷著我們也不想這麼獨立呀,但我們也從沒認真學習著怎麼去依靠(又或是,失敗了)。於是乎,還是繼續硬梆梆的當個好人吧,反正個性可愛與否已經不再是一個困擾著我們的議題。

2010年5月22日 星期六

老家

百般無聊

  台南的空氣沈重窒膩,還來不及流動就患了一場熱重病,厭厭;在台北時,多麼渴望純粹的陽光,可現在又覺得多了些。太多了,生活總是玩弄些過與不及的把戲,路上的人偶立立,表情都花了。

  騎著機車載著奶奶回老家去,中午時分經過一座一座墳墓小山,灰撲撲的墓碑都像在海市蜃樓裡冒著扭曲時空的煙,熱極的天,像要顯靈。奶奶蒼老只剩下褐皮的手搭在我的腰上,一路上沉默,只是這樣經過一個曾經也有一座是我老祖宗的地方。老家是很有趣的,小學之前,還住在這裡,印象中那是個好大好大的遊樂場,有三合院,有繞過一個巷子又一個巷子萬花筒般的田野,小小的腳步,方圓一百公尺已是滿足的全部、花樣的世界,祖厝的斜對面還有個鴨寮,但只有一隻老母鴨,我記得牠紅色的臉,總會埋到水溝裡,而小孩們放學後背著書包會嬉鬧著追趕牠,抱頭亂竄。

  巷口有一家雜貨店,對面是小學,多麼完美的組合。鐵皮屋、一層樓,違章的建築,賣著五顏六色的糖果,擺滿偶像劇的小卡,當時,浴火鳳凰的小卡多麼的搶手呀,小孩們 搶成一團。搶著誰要扮鳳凰、誰要扮金羽毛三勇士,而幻波公子的地位等同於白馬王子一般。

  現在,沒人喜歡幻波公子了,可能還嫌他矮。重返那條記憶迴廊,兒時雜貨店還在,只是老闆早已不認得。印象裡寬闊、讓孩子們玩著紅綠燈的巷子,如今看來,不過是條窄巷,跑兩步就會意外闖進了鄰居家的走廊,鄰居是誰已沒人知曉;龍眼樹、晒榖的三合院已經拆了部分讓給了透天厝。印象中那後面是一大片草原綠波的天堂,原來是一小塊廢棄的空地,草枯了。大大的腳步,幾分鐘就走完了夢裡被追逐的整個童年;純真還在,但人不在。

  下午三點,鳳梨田吹來的風,暖的,來自二十年後。
 

2010年5月21日 星期五

完美的告別

  今天跑了幾個地方,都宣告硬碟死亡的惡耗。泰國的照片、聖文森的日記、離開聖文森前和所有朋友的合照、多明尼加機場的照片,盡數付之一炬。回憶要累積是異常的緩慢,消失卻像煞車壞了。細數片段的畫面,從此只活在我的過去,如果有一天連我也忘了,那,就真真切切被遺忘了。突然,那些紀錄著我,代表著我的一切,都失去了存在的證據,好像沒什麼比這樣的孤獨更具體。

  就走吧,會消失的往往不只這一遭,若非要我優雅的告別,我會說聲謝謝那些年歲。

DSC_0020

2010年5月19日 星期三

有朋和鳳梨自遠方來

空氣鳳梨


  週末朋友送了一小株空氣鳳梨來,號稱是地球上最強的植物,丟著就能活:最耐旱、耐光、耐風、耐陰、耐熱、耐寒、最容易栽種的植物;不需盆、不需土壤、不怕蚊蟲滋生;最適合繁忙城市人栽種的植物;不花時間照顧的懶人花。從來沒有養活過任何植物的我,或許這是最後一次機會,如果連地球上最強的植物都死了,那...。

  稍稍研究一下:空氣鳳梨產地來自於美洲,原產於亞熱帶雨林,是一種可以附生於樹上、石頭上、懸崖上的植物,和一般土生植物最不同的是,空氣鳳梨不是用根部吸收養分水份,根的作用是用來附著,水養分是靠著葉面的表孔吸收,因此不可種在水裡或泥土裡,這種獨特的生長特質,是逆生長植物(由葉面提供養分給根部)。大多數空氣鳳梨都佈滿鱗毛,所以外觀成銀灰色,此特徵同時具能減少陽光反射和保持水份的功用。

  空氣鳳梨會開花,又依據品種不同而不同。

  友人說放在室內一週「潑」個兩次水,偶而拿到戶外曬曬太陽即可,希望它在我的手中能好好活著,畢竟我已經弄死過太多東西了...。


(圖片引用自台灣花網)


  延伸閱讀:iGarden 花寶愛花園
       台灣花網
       空氣鳳梨交流園地

2010年5月18日 星期二

加勒比海醫療團記錄



  民視異言堂最近遠赴重洋,採訪彰基加勒比海醫療團,去了聖露西亞和聖文森(影片裡是志工妹妹Lucy)。一直以來,在志工群裡,我總認為最辛苦的莫過於是醫護志工人員,他們面臨的是人們最基本的需求、對生存的渴望、設備缺乏的無奈。有一段印象很深刻,是在聖文森時,偶然聽了某位志工從醫院回來後,跟我說了句:「如果這小孩在台灣的話,應該救的活吧?」語氣是那麼憂傷,又那麼平常。又記得當時,有個朋友提到他親戚過世了,我問為什麼?他聳聳肩說:「不曉得。」總之人生病了,送去醫院了,檢查不出原因,不知道怎麼救,然後就離開了,留下一些謎樣的感傷。

  影片中的第三分鐘開始介紹的是聖文森,熟悉的場景、音樂、大聲說話的人們、市場,真不敢相信我已經回來一年半了,而印象還是活的,太像我沒離開過那般。拍攝的醫院我曾進去過幾次,轉個彎走道昏暗,而病房滿滿是病人,夏天熱的味道、人生老病痛的味道、醫院的味道、傷口的味道、藥水的味道、祈禱的味道,交織成一種難以言喻,辛苦的難熬。

  那種戒慎恐懼,是讓我甚至於連在當地看醫生的勇氣都沒有,只有一次忍了再忍,但腳傷勢必得上藥才硬著頭皮去看了醫生;我斷了牙,卻不信任當地的技術,害怕那佔了人口高比例的愛滋病,我不敢做任何需要針頭、需要動刀的治療,所以寧可沒了門牙醜半年也不願意進醫院。

  這種來自於潛在優越的害怕,顯得沈重。而這些醫護人員可能得要皺著鼻子、捲起袖子,走入最貧乏的地方,親力親為照顧病人、負擔起教學的責任,這是種多麼珍貴的付出。能不能改變現狀、還是改變世界呢?可能沒有,但他們撫慰了那當下,那幾分鐘可能、可能會改變了誰的生活。

2010年5月14日 星期五

「分享」虛擬西伯利亞鐵路


(貝加爾湖段)

  最近發現Google.ru拍攝了西伯利亞鐵路全程的影片(從莫斯科至海參崴),將全程9288公里的白天影像部分剪輯成影片,並附上google map的說明,讓網友透過網路就能神遊橫跨歐亞的西伯利亞大鐵路,此乃佛心來著。據說全部的影片總共有150個小時,在網頁裡的Travel route中標上星號的是較熱門的景點,的確可以看看。

  不過對我而言,這景色有點陌生,我只記得那年冬天,列車窗外是漫天紛飛的雪,很冷,很美。  

  以下節錄自 PTT 鐵道版網友對此影片的介紹:

  本計劃是由兩位攝影人員於2009年八月間拍攝,為了拍下完整的 白天沿途影片,他們到晚間都會停止拍攝並下車過夜,第二天再回原車站搭乘列車進行拍攝,也因此一般六天可走完全程的西伯利亞鐵路,他們花了三十天才完成全程拍攝工作。

  Google.ru的行銷總監表示,希望這個虛擬旅程可以激勵更多人有意願真正來趟穿越俄羅斯的旅遊。

  期待未來的某個夏天,我會再去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