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8日 星期二

加勒比海醫療團記錄



  民視異言堂最近遠赴重洋,採訪彰基加勒比海醫療團,去了聖露西亞和聖文森(影片裡是志工妹妹Lucy)。一直以來,在志工群裡,我總認為最辛苦的莫過於是醫護志工人員,他們面臨的是人們最基本的需求、對生存的渴望、設備缺乏的無奈。有一段印象很深刻,是在聖文森時,偶然聽了某位志工從醫院回來後,跟我說了句:「如果這小孩在台灣的話,應該救的活吧?」語氣是那麼憂傷,又那麼平常。又記得當時,有個朋友提到他親戚過世了,我問為什麼?他聳聳肩說:「不曉得。」總之人生病了,送去醫院了,檢查不出原因,不知道怎麼救,然後就離開了,留下一些謎樣的感傷。

  影片中的第三分鐘開始介紹的是聖文森,熟悉的場景、音樂、大聲說話的人們、市場,真不敢相信我已經回來一年半了,而印象還是活的,太像我沒離開過那般。拍攝的醫院我曾進去過幾次,轉個彎走道昏暗,而病房滿滿是病人,夏天熱的味道、人生老病痛的味道、醫院的味道、傷口的味道、藥水的味道、祈禱的味道,交織成一種難以言喻,辛苦的難熬。

  那種戒慎恐懼,是讓我甚至於連在當地看醫生的勇氣都沒有,只有一次忍了再忍,但腳傷勢必得上藥才硬著頭皮去看了醫生;我斷了牙,卻不信任當地的技術,害怕那佔了人口高比例的愛滋病,我不敢做任何需要針頭、需要動刀的治療,所以寧可沒了門牙醜半年也不願意進醫院。

  這種來自於潛在優越的害怕,顯得沈重。而這些醫護人員可能得要皺著鼻子、捲起袖子,走入最貧乏的地方,親力親為照顧病人、負擔起教學的責任,這是種多麼珍貴的付出。能不能改變現狀、還是改變世界呢?可能沒有,但他們撫慰了那當下,那幾分鐘可能、可能會改變了誰的生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