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

圖解俄羅斯火車票

  圖片和車票欄位解釋轉錄自Russian Railways

  很常被問到關於俄羅斯境內(西伯利亞鐵路)火車票怎麼買、怎麼看的問題,所以轉錄一下這篇關於車票的介紹。在俄羅斯搭乘火車、自行購票,車票上面都沒有英文十分難懂,所以以下我有特別解釋的幾個的主要欄位務必要認識哪:(今天介紹火車票,下次有空再來介紹俄羅斯火車好了)

  1 - Train number  (火車班次車號)

  2 - Day and month of departure  (出發日期:日/月)

  3 - Departure time  (出發時間:時/分note that Moscow time is used on all train tickets throughout Russia俄羅斯火車一律都是使用莫斯科時間,與各地時差一定要計算進去)

  4 - Number and class of carriage:  (車廂等級和編號)

    П - simple reserved seats carriage ("platzkartnyi vagon")
    К - soft-seated carriage ("myagkyi vagon")
    Л - first-class carriage ("SV vagon")

  5 - Cost of platzkart (place in a carriage without compartments)

  6 - Supplement for class of ticket above platzkart

  7 - Number of people travelling on the ticket

  8 - Type of passenger

  9 - From/To (起訖點,都是俄文地名,建議先上網將中俄文地名對照查好)

  10 - Bed number (床鋪位置)

  11 - Passport number and name (俄羅斯火車為實名制,國際旅客在購買時必須提供護照資料,車票上會標記護照號碼和姓名,上車時會有車掌人員核對資料)

  12 - Total cost of ticket (票價)

  13 - Tax and service fee (稅金)

  14 - Date of arrival (抵達日期:日/月)

  15 - Arrival Time (抵達時間:時 /分note that Moscow time is used on all train tickets throughout Russia車票一律都是使用莫斯科時間,與各地時差一定要計算進去)

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

雷光夏 New Dreams

  連續兩天都在出門的時候下起滂沱大雨,不偏不倚的16:30PM,我都正好站在101附近的天橋凝視著它。大雨中的101大樓像鬼魅一樣在雲霧中忽隱忽現,半截浮在空中,閃電和疾雷聽來像是歡聲慶賀:這城市再也得不到親切的回應。

  這雨裡的魔幻寫實情調,我一直想起New Dreams。




  它是海邊的一枚蚌殼
  作了一個海市蜃樓的夢
  有時浪潮殘酷拍打 像要吞沒蚌殼
  有時浪潮會遺留下仁慈的訊息 撫慰它

  當夢甦醒 蚌殼發現 兩者都是真的
  它因而有了一種複雜的感覺

                      雷光夏

2010年6月22日 星期二

松鼠機 晴天機


  女人,忙了一天,最想要...?

  「當然是收到網拍的東西!」(笑)。


  我又敗家了,Work Hard, Play Hard, 'Buy' Hard, 向來是我人生中努力不遺餘力的目標。自從開始用了底片機之後,我終於能體會何謂底片奈何橋、不歸路。相機全名為「TAKE ONE ULTAR WIDE & SLIM CAMERA」,其實也是個塑膠玩具、入門的LOMO機,適合於晴天拍照(因為其光圈固定、快門單速、功能有限,所以也只能在有美好自然光的時候拍照),故稱「晴天機」,機上有可愛的松鼠小圖,因此又被暱稱為「松鼠機」。傳言此機在晴天下暗角表現極佳、顏色濃郁飽和,而且用的底片是較為便宜實惠的135(此乃相較於Holga 120CFN用的120底片,每沖一卷總讓我腦充血來說)。

  塑料玩具很平價:只要500 NTD(果然是玩具)。

  塑料玩具的規格:
  底片規格:135規格(35mm)
  鏡頭:Ultra Wide Lens 22mm
  光圈:固定(f/11)
  快門速度:單速(1/125s)
  尺寸:W100×H58×D26mm
  重量:75g(十分輕巧,大心!)

  附件:
  手腕繩(黑色不怕髒)
  說明書(中文、英文詳細說明書)
  防塵布套(白色)
  紙盒(超厚400磅)

  好玩嘛,就繼續玩吧,有機會再來分享晴天機的神奇之處。但話說,剛買了晴天機,台北就很配合的下起大雨,或許應該要順道買個晴天娃娃?

  後記:為何選LOMO? hmmm,大概就是能假隨性之名,行亂拍之實吧,反正糊了、失焦了、漏光了都是理所當然的。

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準殉教者和72個處女(David LaChapelle)

準殉教者和72個處女
(轉攝自展場)

  David LaChapelle 上個月在MOCA的展覽,是今年截至目前為止最令人驚艷一場藝術表演:有趣、充滿活力、話題性、娛樂性十足。在華麗強烈的色彩和結構當中,運用大量的符號、宗教元素和人物來反映世俗價值、追求信仰,探討的內容廣泛,從種族、大美國文化、時尚、環保、宗教、掠奪等都充滿著創意和幽默(搞怪?),看了、想通了會莞爾一笑,誰說藝術一定得和流行和通俗切割呢?David LaChapelle 試圖從影像中讓人感受真正深切的人文關懷(或信仰)和社會觀察。

  不過很多的宗教意涵、歷史典故,還是回來補作功課才明白(懂的東西實在太少),這幅「準殉教者和72個處女」,第一次知道這典故,讓我回來忍不住又多找了一些有趣的資料:

  引述官網的說明:回教徒相信,願意為宗教犧牲的烈士,將會有72個處女在天堂裡侍候他,拉夏培爾的【準殉教者和72位處女】,是立意批判這種傳說的一件作品。於此,他挪用了童話「格列弗遊記」中的情節畫面,讓72個回教女人裝扮的小芭比娃娃綁架一位褐膚大男人,清晰的場景和人物,呈現了二面的意涵──72位處女,究竟是要勒令猛男完成使命,或阻止他執行所謂的神聖任務,其實是個啞謎。但這已足以說明,拉夏培爾對所有假神聖與宗教之名、行鬥爭及殺戮之實的論調,是不分東、西,一概予以譴責的。

  在傳說中,處女是賞賜,但構圖卻是一群小芭比娃娃將這個男人用繩子團團捆住,男人的表情並沒有歡愉,像是被懲罰一樣,究竟是幸福還是束縛,留下許多空間想像。

  節錄部分自網路(國際政治版):聖戰是一個宗教義務。《古蘭經》和《聖訓》把聖戰確立為一種神聖的制度,它們訓導說,聖戰的目的是為了促進伊斯蘭教。儘管自殺是被禁止的,殉教卻得到了普遍的讚揚、歡迎和鼓勵:“以掌控我的生命的神的名義,我需要為真主而死;然後我會複生,然後再次為真主而死”;“先知說,‘沒有任何上了天堂的人願意再返回這個世界,即便給他所有東西,除了那些烈士。他們願意為了賜給他們的無上光榮而回到這個世界死上10次’。” [sahih muslim, chapters 781, 782, the merit of jihad and the merit of martyrdom.])

  在天堂中的回報是什麼?在《古蘭經》和《聖訓》裡以非常色情的細節描述了伊斯蘭天堂,例如古蘭經第56章12-40節、第55章54-56節和第76章12 -22節。引用著名的企鵝出版公司出版的NJ Dawood譯《古蘭經》的56章12-39節: “他們躺在寶石鑲嵌的床上,長生不老的少年端著碗、壺和一杯最純的酒服侍著他們(這酒既不會讓他們頭疼,也不會讓他們迷醉);他們自己選擇水果和喜愛的禽肉。他們還會得到深色眼睛的天堂美女(houris),如同蚌殼裡的珍珠一樣貞節;這是對他們的行為的報償……我創造了這些天堂美女並使其成為處女,作為他們的貼身愛侶……”

  近代伊斯蘭護教家試圖淡化這些描述中的明顯的物質主義和性暗示。但是正如穆斯林百科全書所說,即便是正統的穆斯林神學家——例如al Ghazali (卒於西元 1111 年) 和Al-Ash'ari (卒於西元935年)——也“承認天堂中的肉欲的愉悅”。古蘭經的注釋者、博學的Al-Suyuti (卒於西元1505年)生動細緻地詳細描述了這種肉欲的愉悅。他寫道:“每一次我們和一個天堂美女睡覺,我們都會發現她是處女。此外,被主選中的這些人的陰莖永遠不會變軟。他們將永遠勃起。每次你做愛的感覺美妙至極,絕非人間的感覺。如果你在人間體驗到這種感覺,你會昏過去。除了在人間的妻子,每一個被選中的人[即穆斯林]將與70位[原文如此]天堂美女結婚,而她們的陰道全都美妙極了。”


72個處女
(轉攝自展場)


  但這傳說一直有一些學術上的爭議,因為古蘭經中所描述的「hur」,有人翻譯為「處女」、有人試圖解釋其應該為「天使」;而近代又被質疑這個詞應該是來自於古敘利亞語的誤讀,意為「冷的(或白的)葡萄乾」,表示天堂提供的並不是處女,應該是食物和飲料。

  已經為了「聖戰」死亡的人們,如果到了天堂發現只有葡萄乾...hmmm...(笑)。

  分享:Achmed the dead terrorist,有名的腹語術表演,內容真是太賤了(其中也有挖苦72個處女這個傳說)。

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泰國」每天都是佛祖生日

  話說,在要出發去泰北之前,短暫的停留在曼谷一天,沒有任何的計畫,就參考從機場拿來的地圖隨處亂晃,很明顯的我沒有記取「在非英語系國家,講著一口流利英文的通常都有鬼」這個教訓,我又單純的以為泰國真不愧是個自助王國,路上的人都熱切的不得了,他們來攀談我也樂得附和幾句。但事情往往就是這樣發生的:「先卸下你的心防,再瓦解你的荷包」。

  越是自以為聰明,越容易糊塗上當。

DSC_9981


  在街上我先遇上了個男人坐在菜市場邊,見我獨自一人,就熱心的介紹曼谷有哪裡可去,還要我拿出地圖在上頭東劃西劃。

  「跟你說,你太幸運了,今天剛好是佛祖的生日,所以曼谷的嘟嘟車(TUK-TUK,就是三輪計程車)有特惠活動,可以載你去城裡主要的幾個寺廟繞一圈,只收10THB!」他說。

  「這麼便宜?」我半信半疑。

  「對啊,只是中途會去一個紀念品店,這樣而已,沒買沒關係。」

  一聽到紀念品店,心想應該是騙子吧,不加理會。但越走著,發現路邊有不少看板,畫著大大的佛祖,寫著一堆泰文和一些日期,像是真有活動的樣子,心裡又開始動搖,之後遇到第二個人跟我遊說、第三個、第四個,我不僅動搖,還答應了,心想「應該是真的有活動吧,而且也不過只是去一個紀念品站,頂多不買而已,反正也沒錢買」。

  總共有五站寺廟要去,載著我的是一位中年大叔,話不多。

DSC_9886


  第一站、第二站,很正常的逛完,當我參觀的時候他就在門口等。每次逛出來,看他因為天氣熱晒的滿頭汗,買了水給他,氣氛還算融洽,他也開始願意多說幾句,人客客氣氣的。

  逛完第三站,去了趟紀念品店,想當然爾裡頭東西都十分昂貴,因此我空手出來他略顯失望。

  去完第四站後,他央求那再去另一個店好嗎?見他也是辛苦,一時心軟就答應,並且意思意思買了鑰匙圈,他看我手上的袋子,臉上堆滿燦爛笑容。看他這麼開心,居然心中也「為他開心起來」,自以為這真是個雙贏的局面,我花少少的錢,他也能交差。

  在彷彿雙方都很開心的情況下,去了第五站,也就是最後一站,一樣說好15分鐘後門口見。但當我開心的逛完後出來,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他,慢慢的其他嘟嘟車司機就圍繞過來了,幸災樂禍的說「你是不是搭了什麼說是佛祖生日的那種嘟嘟車?被騙啦!他不會來載你了,他早就回去領佣金了。」

  就這樣,我被丟在某一間廟,而司機早就跑了。氣壞了,但生氣的點是在於「已經是最後一站了,再撐15分鐘就可以拿到車錢10THB,完之後大可以再去領佣金呀,這樣不是賺兩筆嗎?更何況我不過買了個25THB(差不多是25元台幣)的鑰匙圈,有必要這麼欣喜若狂的連車錢都不要了,身為一個騙子居然這麼不會精打細算?」

  其他嘟嘟車司機一直繞著我說那他們載我回去吧,沒好氣的揮揮手把他們全支開,默默的自己走回旅館。雖然是小錢,但被丟在路邊的感受差勁透了。

DSC_0024
(泰國的佛教藝術十分發達)

Bangkok
(俯瞰曼谷市區,可以看見新舊文化在城市中和平相處)


  一個禮拜後在泰北清邁的某間廟宇,又遇到了一個路人,他又很開心的說:

  「今天是佛祖聖誕耶,有...」

  「我上禮拜在曼谷他們跟我說那天是佛祖生日,今天你又說是佛祖生日,哪來這麼多生日啊?」他話還沒說完,聽到佛祖生日這四個字我馬上沒好氣的打斷他。

  「你不相信我?」他突然漲紅了臉怒氣沖沖的問。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我反問。

  他嘴裡嘟嘟噥噥的邊罵邊走開,見他很失落的離開,我心裡居然還有一絲不安,

  「搞不好今天真的是佛祖生日呢?」我心想。

DSC_9980

2010年6月17日 星期四

「泰國」You look like a Thai

DSC_9986

  在泰國不說話的時候,我總被當成當地人。這讓我想起在聖文森的時候,也常有人喜歡問我從哪裡來:「印度?」「菲律賓?」...。

  在泰國PAI時,某一次熱昏了,走進超市買個水,居然有位金髮媽媽走過來問我:
  「請問尿布放在哪裡?」
  「嗯?我不是店員耶。」
  「uh....,真抱歉,我以為你在這裡工作!」金髮媽媽用一種尖銳、尷尬的語氣說,然後迅速逃開。

  到哪裡,人都跟我說著泰文。當我吃飽飯要付錢時,走到櫃檯,小姐用一種彷彿熟識很久的笑容衝著我笑,似乎在期待我說什麼開場,沈默的對看幾秒鐘,她才猛然恍然大悟地改口用英文說:「喔喔,不好意思,我以為是你泰人。」

  「You look like a Thai...」這在泰國聽了不下數百次,我也樂得無所謂,只是買東西也沒因此佔到便宜。

  我喜歡泰國,一種接近於膚淺的喜歡:美食當前又便宜(泰國是個天堂),不停的吃吃喝喝,花少少的錢就能大買特買各式各樣民俗特色紀念品、衣服、首飾、鞋子,各大廟宇佛教文化走走停停,感受新舊文化在城市裡巧妙的和平相處,跟熱情的當地人殺殺價聊聊天,而且大城市裡頭英文能通,相關自助資訊非常容易取得,難怪LP票選曼谷為自助背包客第一名的城市,想做什麼想買什麼應有盡有。

Sunday Market
(清邁的週末市集,非常棒)


  其中殺價的經典莫過於我在清邁的Sunday Market,看中了兩付十足華麗的手環:

  「老闆娘,這多少錢?」我指著其中一付手環問。
  「150 THB!」
  「哇,老闆,能不能算便宜一點,拜託!100?」
  「不行!」老闆娘態度十分強硬地說。
  「Please...」
  「NONONONO」

  「那...如果我買兩付呢?」
  「...」老闆娘沉思許久,轉頭過去和老闆討論。

  「買兩付的話,那就100 THB。」
  「.........?」 (買一付是150THB,買兩付算我100THB??)

  好令人驚喜又難以理解的優惠,馬上掏錢帶走,深怕老闆娘後悔。

DSC_0236
(清邁)

DSC_0232
(清邁 塔佩門)


  後記:離開泰國前,我共帶走了一件衣服、兩條褲子、一條裙子、十付耳環、兩付手環、兩隻髮髻、一雙拖鞋、一條腰鏈、鑰匙圈...等族繁不及備載的女人東西,不過一千台幣上下吧,還有哪裡比這裡更像女人的天堂?

  (希望曼谷不再有動亂,趕快重新恢復過往的生氣)

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海子)

  乍聽到海子這首詩時,我想起了三毛。他們的作品中都不乏有著面對生活的純真,對情感的細膩執著,只是最後都是以自殺了結一生(矛盾或是種真誠?)。但我仍喜歡他們表達的,對生命那份真摯的熱愛,不管是擁有過的、失去的、虛幻的、抑或想像來的。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獲的幸福
  我也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 海子


颱風前夕

2010年6月15日 星期二

無聊的趣味


  今天看到這個「拍手機」連結,有三個感想:

  1. 好想得到:當我把家裡當KTV一直唱歌一直唱歌,而導致室友們紛紛走避四方的時候,仍然可以得到無數的鼓掌聲(真想得到100組,這樣好像在開演唱會 :P)。

  2. 這東西真適合那些無時無刻都需要被鼓勵的人(那個誰誰誰誰,生日禮物我都想好了)。

  3. 怎麼沒人去歐洲念書:這東西在法國,買還要運費。但想來想去,沒想到誰去了法國...,怎麼大家都聚集在萬惡美國?(大家以後出國可以分配一下地點嗎?)

  相關連結:colette Applause Machine

2010年6月14日 星期一

來人,把他脫光送進我房裡

  禮拜五晚上是我的農曆生日,一個全世界只有老媽會記得的日子:

  「生日快樂!」
  「嗯哼?對耶...我自己都忘了。」

  「那個...哪個週末有空啊?」
  「幹嘛?」(心中警鈴大作)

  「就是啊,我有個客戶的兒子的朋友是台南X美的課長,大你一歲,念化工的,身高175...」
  「喔...」
  「他工作的地點離我們家很近耶!這樣以後大家又可以住在附近,又近又方便,和樂融融...」
  「嗯哼...」
  「如果你跟他在一起,還可以請他幫你介紹X美的工作,他們應該也有電腦部門。」
  「哇嗚...」
  「下班還有在幫忙帶家教,很全才。」
  「哇...(真是百年不世出的人才啊)」

  「考慮一下吧。你也有點年齡了,該考慮一下未來了。」
  「所以今年我的生日大禮就是X美課長一枚??」

  「對啊。」

  「呃,我考慮一下...。」
  「他很乖耶。」

  但,老媽,我不乖呀,我才剛買了張機票,還來不及跟你說呢。

  我向來是家族和朋友圈裡的異類,誰也沒想過一向平平順順長大的孩子,叛逆期卻是從進入社會之後才發作。該說是叛逆嗎?我只是不想被裝進千篇一律的布丁盒裡,成為誰手中一份不重要的甜點,我之所以為我,應該是有些其他理由的。
  
  說的很自我-我不願活的沒有我、不願盲從。

  但那不代表是渴求被彰顯、特立獨行或是過分愛自己,而只是當我試圖追求一樣東西時,我希望知道自己為什麼渴求它,在那樣的前提之下,我努力,我願盡我所能,如果必要,我也能為之放棄所有;反之,我不屑一顧。所以我清楚明白,婚姻於我是一種可能的結果,而不是一個必然的目的,我珍惜的是那過程中應該要有的愛情和相惜。一度回台灣後也曾經為了誰而想安定下來,可惜風箏並非不願落地,而是主人放了手中的線,它最後尷尬地卡在樹上的枯葉 - 這也是一種結果。我沒有樂觀也沒有悲觀,只是平靜接受了只能到此為止, I set him free and wish him love.

  如此而已,都是一種緣份。花謝一場,悄悄默默的。

  我喜歡旅行,可能是台灣,可能去世界某個地方,也可能是在自己房裡或是去上班的路上,甚至漫遊於人與人的關係也都像是一種旅行。我不預設特別的旅程來證明自己的勇敢或是吸引眾人的注意,只是單純覺得人生像本有太多空白頁的書,應該要寫些東西上去,所以我看我聽、我願接受冒險、接受好的壞的未知(當然,這不表示我因而能比較堅強懂事或是成熟,往往是發現更多自己的軟弱)。這應該不能稱之為勇敢,頂多,可歸類為一種生活態度。放棄高薪的工作、忙碌的生活,是因為我不想最後我的空白頁上寫滿了fuck or sucks。反正人活到一定的年紀,大抵已經知道自己這輩子是當不成有錢人,也幸好志不在此,所以對於富有的只差沒錢這件事,沒有太過沮喪。

  我只願我能努力去愛;我願珍惜所有;我願, be myself.

2010年6月13日 星期日

文明

iPhone Everywhere


  文明,是前陣子在剛回台北工作的時候,和前同事們去吃飯,席間八個人拿出了七支iPhone。

  文明,是在吃完大餐,酒足飯飽後,大家開始默默忙著翻包包、倒水、拿藥:維他命、中藥、控制血糖、抑制熱量....等等。

  文明,是去侯硐貓村的時候,小小的山中聚落出現了不下百支的長砲單眼相機,而呈現相機比貓多的一種奇景。

2010年6月12日 星期六

遲來的感謝

DSC_6583
(內蒙 響沙灣)

  婆婆:

  太原一切都好嗎?今天整理舊日的硬碟,才發現原來我當時有留下這張清楚的照片,心裡好激動,這幾年一直覺得好可惜,沒留下你們隻字片語。

  人與人之間,真有種無法解釋的緣份吧,來自不同的時空背景,卻意外在第三地相聚相識。在內蒙的時候,獨自上路的我遇上了壞人,一度讓我害怕和陌生人相處,直到去了沙漠,認識了正巧也來旅遊的你們,親切豪爽的笑談和關心,讓我在北方的荒漠裡頭,短暫忘卻了旅人深陷的孤獨。

  記得最後一天一起從沙漠回到呼和浩特,當時我還得等夜車回北京,帶著三天沒洗澡的髒污和耳朵髮縫裡的沙無處可去,像個野孩子般在火車站附近徘徊,你們見著了,就熱切的帶我回下榻的招待所梳洗整理,泡杯熱茶讓我暖肚子,看看電視聊聊天打發時間。

  離別前那聲真切的「保重」,現在想來依舊感動,謝謝你們如此仁慈:明知不可能再見,卻仍然真心對待一個旅人。

2010年6月11日 星期五

神仙都救不了

  我收回所有曾經喊痛的話:

  其實偏頭痛一點也不痛;
  其實植皮開刀一點也不痛;
  其實腳傷放血一點也不痛;
  其實吃飯咬到舌頭一點也不痛;
  其實胃痛一點也不痛;
  其實失戀一點也不痛;

  上述所有的一切在看完一場牙醫之後,我發現它們都甜美的像個小蛋糕般。在牙痛之外喊痛,我實在太無知了。

  (以上是在打了兩管麻醉藥後,卻仍然痛到咬住牙醫的大拇指讓牙醫一臉尷尬的一種純屬無意義的抱怨...。)

2010年6月10日 星期四

聖文森農技團介紹(民視)

  公關報導時間...






DSC_1089

  雖然聖文森失業嚴重、物價高漲、香蕉賣不出去、觀光起不了色、男人常常在路邊無所事事對路過的女人吹口哨、女人未婚帶著兒子辛苦養家是事實,但大多數人還是相當樂天,或是每天開party自high。令人好奇的是,在強調他們弱勢的報導下,我們期待他們變成什麼樣的國家呢?扣除用物質來衡量一個國家的重要性,其實我無法客觀判斷是他們比較快樂還是生活在台灣比較快樂。

  註:影片中居然看到久未見的大使,以前大家在使館和樂融融(撒野?)的往事,突然湧上心頭啊(淚灑)。

2010年6月8日 星期二

「分享」Airasia 0元機票開賣


  廉航平常一點都不廉,但偶爾的特惠還是會讓人瘋狂。雖然這次的優惠都是單程(亦即沒有從吉隆坡出發的航段,都是各地到吉隆坡的機票優惠),而且稅險等費用另計,但算一算應該還是有省一些,特惠只有48小時,Let's Go :D

2010年6月6日 星期日

相處是這樣的



  血型和星座到底是不是影響一個人特質的重要因素?認真想想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從週末我家發生的一件事情中也可得知(隨性近乎隨便的風象和務實更擬龜毛的土象同居老梗):

  時間來到深夜:

  雙子(我):「欸欸,各位,我剛洗澡的時候發現我們的牙刷裡面有一隻小蟑螂躲在刷毛裡!!!」

  處女:「(大驚)真的假的?! 我們家的蟑螂也太猖狂了吧。」

  天平:「WOW...,好噁心喔...」

  ....(話題不了了之後半個小時)

  處女:「欸,那我們現在應該要去買新的牙刷吧?不然待會怎麼刷牙??」

  天平:「嗯...,今晚我可以假裝不知道有蟑螂這件事情(發懶)。」

  雙子:「蛤,我都要睡了耶,而且基本上我還是用它刷完牙了。」

  處女:「.................................。」

2010年6月5日 星期六

always on the road

DSC_5133
(流浪影像音樂會)

  2010/6/5 記事:台北下了一整個禮拜的雨,但今天仍做了非常多的事情,包括一早去新店辦了一下公、中午回到政大(恰巧碰上畢業典禮)、下午看了一場音樂表演、晚上看了一場舞台劇。台北正是這點深深吸引我,在空閒的午後,有千百萬種方式你能選擇怎麼去度過。

  下午的小型音樂會,又讓我拾起旅行時的甜美。主角是很可愛的阿發(afra)小姐和音樂創作者榆鈞,主題是「總是在路上-流浪影像音樂會」。

  引述「背包客棧」對她們的介紹:

  阿發小姐與榆鈞是兩個很有趣的女生。
  她們今年七月,將要一起到四川甘孜縣茶扎鄉色須村藏族小學,計畫在那裡教小朋友中文、音樂及畫畫。
  在這個被她們稱之為「總是在路上計畫」(always on the road project)中,有一部份是在行前透過影像、詩歌與音樂來實踐。


  我曾經在台北國際書展和女巫店聽過她們的演出。
  兩次演出都難以言喻,像是俗世中的催眠術,聽著聽著,讓人心神也不知道飛到何處。

流浪影像音樂會


  小小的場地來了不少人。十分可愛的阿發小姐很緊張,所以整個表演中,她都拿著酒瓶,結束時也差不多喝醉了。時而笑著時而害羞,但講到旅行中的點點滴滴,她眼神發著光,像突然有了克服高山症時無比的勇氣,比手畫腳,甜美的聲音念著詩哼著歌吹著牧笛,說著她在麗江時,某晚聽到了天籟,流了一整晚的淚;榆鈞是才華洋溢的音樂創作者,細膩地收集生活中各式各樣的聲音,譜成舒服的旋律,歌聲像張懸般溫暖,又多了點孩子的純真。他們呈現了旅人的本質:愉悅的、感性的、好奇的、溫暖的。很難不喜歡他們,因為他們不做作、他們體驗生活、他們創作,他們可能都是我們之一曾經的夢想:勇敢的去追尋什麼。
  

阿發小姐
(阿發)

榆鈞
(榆鈞)


(牧歌)


(星空下的孩子)


  很喜歡他們那樣的笑容,不是羨慕他們去了哪裡,那並不重要,而是純粹的、起身動念之間會我們就能擁有的:夢想(真是個好容易被遺忘的東西)。


  後記:
  王榆鈞和阿發小姐的/總是在路上計畫:http://yujun-afra.blogspot.com/
  表演者介紹:
  王榆鈞
  劇場音樂/獨立音樂創作者
  http://blog.roodo.com/yujunwang
  http://www.myspace.com/yujun

  阿發小姐
  影像拼貼創作者
  http://international-circus.blogspot.com/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