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7日 星期二

好的 眼淚

  最近得到了一種名叫「感性」的病,輕易的理由都能讓我激動不已。

  看完了父後七日,轉頭看友人已然哭的淚流滿面,伸手拍拍他的頭,我佯裝鎮定。其實從電影剛剛開始的救護車一閃一閃的進來,我已經安靜地哭過一場,時空瞬間拉回八年前那一場葬禮,後來演什麼已經沒有仔細入眼,自顧自哀傷了起來。但我沒提起,仍然很難跟任何人提起,當初救護車也是這麼匆匆的開進我家的巷子,所有人崩潰的跪在門前,而我在樓上的琴房全身顫抖地彈著「回家」。

  歡迎回家,想說這句話都泣不成聲。八年後,我仍然對於摯愛的死亡有著無比恐懼。

  ===

  玉山一場小小意外,團員就這麼昏過去,急壞了大家,無論我們如何賣力揮著外套,救難的直升機飛來飛去就是看不到在3900公尺高空的我們,來來回回盤旋,聰明的第三架終於順利抵達,將人吊掛送走。疲憊的趕下山,還在頭昏腦脹之中,就收到隔壁山區友人失聯的消息,腦袋被突如其來的重擊偷襲,哀號「不會吧?三天內要見幾次海鷗?」下山前就知道颱風來襲,而玉山也急急的飄著雨,正想聯絡呢,但友人在山上說完揮手後的確也就聯絡不上,焦急地和相關人士保持聯繫,幸虧快速就傳回好消息,慌亂之餘很理性,放心之後卻是默默掉了兩滴淚,並發了一頓脾氣。

  我很怕,失去任何身邊的人。

  ===

  週末,回了久違的家,有這麼一度只有我和三個月大的小外甥獨處,我很笨拙,連抱小孩都不會。他在床上嚶嚶的哭了起來,媽媽不在,奶奶也不在。我陷入一種慌亂並發出一種試圖安撫他、陰陽怪氣的可愛童音:「吁吁...,不哭不哭,小小虎不哭不哭」,他哀救似的伸出胖胖的兩隻小手,提出一個我很為難的邀約,但不能拒絕。嚐試了許多姿勢後終於能夠安穩的抱起柔軟的他。
笨拙的拍拍他的背:「你最乖了,不哭不哭喔。」他軟軟的躺在我胸前,用一種極信任我的姿勢,發出無意識嗯嗯哼哼的滿足聲音,他突然就這麼開心起來,幸福在擁抱之間變得很具體,換我哭了。

  原來我也能照顧人。

  幸福也是一種好的眼淚。

2 則留言:

  1. 會有生命的殞落~
    也會伴隨著新生命的誕生~
    我們只能讓自己適懷~
    逝去的~會永遠再我們記憶中緬懷~
    新生的~會幫我們創造出更多的喜悅~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