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1日 星期日

和台北的一場近身肉搏

  10.04 在上班尖峰時段的捷運還能悠閒打毛線,這鎮定真了不起。

  10.05 在每天必須擠公車上班的路上,很容易想通一些話,例如尼采:「 懂得『為何』而活的人,差不多『任何』的痛苦都忍受的住。」

  10.11 尼采說:「人不論在任何環境下,都適應的了。」今天對於痛苦的通勤,我好像適應了。

  10.18 捷運裡頭碰到一對母子等著上手扶梯,由於人很多,小男孩就想往後走到人群最後面排隊,但媽媽就大聲喝斥:「你往後走要去哪啊?」 然後就拉著小孩硬擠進隊伍中間。教育?
  
  10.19 又是捷運,走樓梯上樓時,前面的人連續放了兩個屁(這樣不就正對著我的臉嗎, 放屁能不能看一下後面有沒有人啊?)

  ...

  一直以為自己非常熱愛騎機車,從南投騎到台北一點也不嫌累,還十分愉悅,沒想到騎了兩天上班尖峰時段的中和到內湖,我引以為傲的意志不敵每日得跟數以萬計的大小車搏鬥兩個鐘頭,應聲崩潰,乖乖搭起捷運和公車。

  通勤,讓我覺得自己離台北又更近了一些,跟著台北上班的節奏出門,下班開始注意時間,但不是為了約會,而是擔心最近的那班通勤公車走了沒?上班搭的公車總是滿的,沒有位置坐,而通勤族早已練就一身功夫,上車後不慌不忙拿出S型鐵鉤,掛上包包,然後像練了凌波微步一樣輕巧的移到已經塞到動彈不得的人群裡,精準地找到一個足以安身立命50分鐘的位置。

  早上,公車裡頭不太有人交談,那感覺比較像是大多數人不過是聽到鬧鐘後的反射性夢遊出門,在那樣冷淡的氛圍下,擠成習慣的通勤族們,對於下一站那些更難擠上來的人,往往漠視,冷淡的看著公車門毫不留情關上,上不了車的人憂愁跺腳,而車上的勝利者眼神持續失焦。這種失焦的狀態,會一直持續到公車上有人下車,突然空出一個位置的時候,眾人的眼神突然銳利的像要穿透那把椅子,蓄勢待發。記得有一次,有位女士準備下車,站在她位置正前方的我,順理成章的打算坐下,但此時我像處在非洲大草原的小羚羊,周遭人的眼神露出一種飢渴又侵略性的眼神,虎視眈眈,彷彿我坐下的動作再慢一秒,就會有人用百米的速度衝過來。

  不能猶豫,我馬上坐下,這種獵殺瀰漫的氣氛,在位置被佔走後,又重新回到了失焦的狀態,車上50個人,看向50種方向,車上日復一日的人性反覆演練,城市中人大概不會再對彼此的處境有所同情,幾乎是可被理解的一種必然。

  城市中人都要有種韌性,是關於學會漠視「冷漠」這件事。

Taipei

5 則留言:

  1. 我厭倦了和人人擠人的生活
    開始六點上班
    公車開在路上 開到古亭那邊 路燈全部熄滅 一天的早晨正要開始 心情就會很好!!

    下班時間更不用說了
    夜晚的台北 人人都是飆車手~~

    回覆刪除
  2. 我懂我懂,清晨在無人的街上騎車迎接新的一天,真的很棒,只可惜常起不來 ~_~

    回覆刪除
  3. 所以我選擇住公司附近

    每天可以騎腳踏車慢慢的上班
    而且出發上班時,大多上班族都已經早就出發了,路上也不擠 XD

    不知道是老了,還是住台北久了,越來越排斥人多的環境
    這兩年出門,每次遇到人多時,情緒不自覺就暴躁起來 = ="

    回覆刪除
  4. 你現在騎腳踏車上班??太健康了吧 :P

    回覆刪除
  5. 老了....要多運動啊~~~ XD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