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水漾森林,美了 (下)

秋妤

  我曾覺得,森林是種夜行性動物,白日的沈睡,是為了夜晚好好的甦醒,那世界在黑暗裡睜大眼睛,上弦月光照亮大地,湖光溫柔粼粼回應,要仔細聽,安靜聽,萬物的對話在寧靜的濃密樹木間,互道晚安,小小螢火蟲擁著輕盈來到湖邊,人啊,竟笨拙的不知如何回應這樣的溫柔調戲,笨拙的,其實又歡喜。

  當我們努力的利用下雨過後的潮溼木頭升起營火,仙后座就出來了,帶著一馬車的恆星,散落四週滿地,派對拉起了序幕,邀請現場的人一起流連,一整天走路的疲累身體,突然都改口說沒關係了。  

  我不想忘記在湖邊的這個夜晚,很清冷,很幽靜,很被大地的溫柔感動填滿。(先讓我們假意忽略山谷裡其他滿滿的人和帳篷)
              - 2010.10.16 Day 1 night

DSC_7211
(可惜拍糊了)


  2010.10.16 Day 2

  06:00 起床。早起想感受清晨的水漾森林,拉開帳篷,外帳一層薄薄的露水,沿著手掌心滴落,哲明谷裡,仍蓋著淡淡的霧氣,巨大的柳杉枯木顯得更遙遠蕭瑟,似乎更加荒頹,卻又更加迷人。

DSC_7339

DSC_7353


  ~8:30 早餐。煮了昨晚沒吃的黑糖八寶粥和泡麵,滿足。

  ~9:55 整裝出發。趁著太陽出來的時候,晒晒潮溼的帳篷、還沒乾的襪子。其他隊伍非常匆忙的都撤光了,只剩下我們,悠閒的不想太早撤退,只是各自胡亂走走、拍照,不忍離去。湖的另一岸,還有一位老伯,獨自一人在帳篷外看書,那愜意啊,竟是讓人十分嫉妒。

DSC_7535

DSC_7522

DSC_7537

DSC_7430


  ~11:15 回到眠月神木林道岔口。爬山的時候,那心情總是矛盾不已,遇到上坡是憂,遇到下坡也愁;可以當做一種很好的哲學力行,去程的上坡是回程的下坡,下坡卻是回程的上坡,昨天陡下切到水漾入水口,一早我們就得來一段熱身陡上。痛苦與快樂都只是相對來說而已,但我們,始終是走在同一條路上。

DSC_7554


  ~11:40 回到林道和鹿屈山岔口。去程我們選擇走鹿屈山,回程我們決定走不一樣的路,於是選擇走林道回杉林溪。在做決定之前,大家歷經了好一陣子討論,走過的人都極力勸阻,說林道滿滿是比人高的超濃密芒草海,又沒遮蔽,走起來既熱又不舒服。但最終我們還是決定不走原路,沒走過的總要試試。

  12:00 - 12:45 午餐。林道路線的一開始,是個需要攀繩的陡下坡,約莫需要十來分鐘,下到傳統林道(這條路也是過去著名的溪阿縱走路線)後決定先用餐再繼續往前走。

林道哭泣坡

游過芒草海

林道公寮


  ~13:20 工寮。原以為芒草漫天的林道,意外發現似乎被整過路了,路基明顯,路況堪稱舒服好走,偶有高人芒草,但比預期中減少許多,因此走的速度非常快,至工寮已經大約走了全程林道的1/3。(在工寮休息20分鐘)

  ~14:50 大崩壁。林道雖然平緩好走,但毫無景觀,只能埋著頭一直走,到大崩壁已經走了2/3。

  ~15:50 回到一開始入山的林道岔口。已經快要回到杉林溪,在此地稍作休息,就馬不停蹄的下山。

  ~16:25 仁亭。回到登山口,水漾森林挑戰完成。

  似乎也不能說挑戰,只是又累積一個高興,去了想去的地方。

岔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