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3日 星期六

再見了蘇花

蘇花

  週末因為工作因素又再度前往了花蓮,上一次去已經是三年多前,而回國後生活陷入必須重整和新生的忙碌,遲遲沒有機會再去,今年幾度計畫前往,但都因為天災因素影響中斷,一直到這週末,帶了一大群媒體記者朋友們到花蓮的輔導店家採訪,兩天一夜的行程,匆匆忙忙間我仔細再檢視了眼前的花蓮,已經有些陌生。

  這兩天拜訪花蓮一些著名店家時,總免不了問:「這次蘇花公路斷了,對生意有影響嗎?」回答是可預期的,訂房和餐廳退訂率七成以上,加上原本就進入淡季,人潮相對而言少了更多。風災的影響,讓前往花蓮的信心指數大為降低,但其實撇除蘇花公路這一段的嚴重災情,花蓮其他地方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災情,只是過度報導下,將花蓮渲染成了不安全的地方。不是的,不是的,到花蓮還有好多種其他安全的方式,而花蓮境內仍然熱情、純樸,等待大家別遺忘了他們。

  斷掉的蘇花公路,我曾和它有一面之緣,大概是四年前,我從台北騎機車到花蓮,繞經沒落的北宜公路,下到宜蘭,隨後接上台九上蘇花,一路到太魯閣、花蓮、直至北迴歸線碑再往返。從南方澳上蘇花公路,天氣好的時候,能俯瞰整個港口,大大小小的船舶併排停在港口,座落綠色小山丘和碧藍大海間,色彩繽紛。

像玩具的南方澳

南方澳

南方澳


  蘇花公路沿途蜿蜒曲折,往來車子多又快,幾乎是單車和機車的夢靨,機車騎士必須忍受風吹雨打,必須忍受大小車群捲出來的沙、噴出來的煙、濺出來的積水,還要忍受有些無禮的車子在急轉彎的地方硬是高速擠進來超車,他們揚長而過,而我們會因為要閃躲他們而幾乎貼在山壁上。更心驚的是隧道,路況較差的還滴著水,隧道裡回音超大,砂石車一跟著進來,整個隧道裡強大的轟隆隆的回音懾人,即使車子離自己很遠,但那聲音壓在四周,都會讓人覺得車子已經在背後,即將撞上自己,不自覺害怕的加速,只想趕快離開隧道。

  但,沿途經過東澳粉鳥林、烏石鼻、和平、還有遠近馳名的清水斷崖,山連海連天的風景絕美,已無他處可尋。

  記憶深刻的,還有回程時,那陣子剛好是凱米颱風經過,路況不穩定,回程時正巧碰到山貓清除落石,而山頭上,大小落石仍然不停滾落,一個彈跳就下了懸崖投了海,第一次清楚意識到,我正騎在一段其實極不穩定、而被人們硬鑿出來的道路上,親眼看見落石黃沙滾滾,才驚覺「人定勝天」的理論基礎自不量力,我開始反思,環境和人為的衝突,甚而開始懷疑這條道路是否應該存在。

  幾年下來,反覆的開通、毀壞、修復,人們到底從中得到了什麼經驗,我懷疑著。用一條蘇花改就能拯救花蓮?我懷疑著。當政客反覆使用民粹快速通過這種二分法的公路神話,並強調是為了讓花蓮人有飯吃的時候,我懷疑著,是要讓花蓮人有飯吃,還是讓這數百億的動工商機相關人士有飯吃的時候,我懷疑著。

  何必再開出另一條柔腸寸斷的蘇花公路,難道真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蘇花


  延伸閱讀:
  北花坐火車只要一小時?
  「pots」破碎山嶺上的公路神話─談史上最速環評蘇花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