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4日 星期日

美錯

  「險惡是很抽象的,但愛上一個人就變得很具體」友人這麼說著。從來沒想過會分開,於是分開這件事情顯得怵目驚心,而其中絕大部分來自於震驚、不解、不願意。很認真,卻仍然構不成能在一起的情份,你沒說那不值得,也沒說它該珍惜。

  想起曾經,你說要我等待,我等了,但你根本忘了我在等待,傻了。
  於是散了,你不在那了。

  直至今日才深覺明白了,可惜了,我真的曾經覺得是快樂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