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

魚肚裡有魚寶寶

清魚內臟

  整理照片的時候彷彿還聞的到那沒什麼溫度的魚腥味。

  難得有機會在去年底時,去了台東一趟。友人正好住在成功漁港旁,一下車,迎面一陣海風,帶著淡淡冰涼的魚腥味。安靜、沒有遊客過夜的小鎮在夜晚八點之後,街道幾乎已經淨空,偶而三兩親友們會聚在家門前,喝酒吃魚,打發一如往常的今天。剩下的,無光害的夜晚暗的既快又黑,太平洋的海浪聲每拍打一次岸邊,清晰如在耳邊。

  白天,又是另外一種面貌。魚市場人來攘往,下午三點,達到一個高峰,魚市開始喊價(在這裡的喊價只給商家,並不零售)。到了才知道,所謂的喊價是漁船們陸陸續續歸來,是各魚商們虎視眈眈、算盤按盡、地方勢力分高低的一個奇妙場合。漁獲排成一列列,商人們走走看看,帶著細長杆戳進魚體再拔起來,仔細搓揉那黏在金屬上的碎魚肉,油脂的多寡決定了魚肉品質的優劣。喊價高者,魚體上就會貼上該商的標籤,拍賣結束後帶走。

  我們回到市場的時候,喊價程序已經告一段落,魚們的「歸屬」已經落定,貼滿了白底紅字的標籤。魚市的人們開始處理魚體,潮溼的地上血水流成一片,只見處理的人員刀工俐落,手腳快速,去尾去鰭,剖開肚子,伸手拉出內臟,碰到跟比人類體型還大的魚,眉也不皺,大氣也不出,半個身體幾乎是要栽進了魚肚裡挖,血水汩汩流出。偶而魚肚子裡拉出一串魚卵,或是鯊魚肚裡拉出已經胎死腹中的鯊寶寶,我忍不住濫情的「啊」一聲可惜,覺得他都還沒出娘胎看過世界呢!但其實出了娘胎又如何,看了世界,就會被人類抓走了,過度濫情在弱肉強食的世界是最雞肋的行為(不過如果破壞了平衡,那又是另一回事)。

  這麼說顯得沒有同情心,但吃魚的我,沒有立場說冷酷,即便心裡對於血水還是有些不忍。

拍賣現場
(拍賣後)

胎死腹中
(鯊魚寶寶)

DSC_9718
(散落一地的內臟)


  乍到的遊客只會好奇看地上肉沫和內臟四溢,偽善的思考一下關於生物界的無情;但商人們已經快手快腳的將冰塊灑在魚身上,一籃一籃載走,其實看魚的處理方式,也可以看出魚肉的價值,較價廉的黃旗魚一條條攤在地上,而昂貴的白旗魚用竹架子細心的捆住,鋪滿冰塊,四五個人合力扛走,馬上送去處理。

DSC_9721
(像太平間)
保溫
(鋪滿冰塊保溫)
DSC_9729

DSC_9710


  朋友解釋,喊價過程中可以發現,如果聽到某一家喊出了有9的數字,基本上這條魚他是要定了,而也不會有人跟著搶標,勢力之大,當天我們看見的,大多都是貼著他的標籤,而他本人攜帶、用來測試魚肉品質的杆子也和其他人不同,長約一公尺,完全不需要彎腰,一條刺過一條,可謂當地漁業一哥!

DSC_9706
(貼著得主的標籤)
漁民們


  沒來過,還真沒法想像人肚子裡的魚怎麼上桌的。


DSC_9719
(辛苦的漁民)
成功漁港
(有著白色船體造型的成功漁港)
DSC_9738
(出海歸來)
DSC_9757
(台東的漁產很新鮮)


(網友們分享的喊標影片)


  後記:其實我不吃生魚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