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青海」唐蕃古道上的214國道列車

臥鋪大巴
(車上的藏族朋友一路誦經)


  在西寧決定要前往玉樹,幾乎是憑藉著一股沒來由的衝動而買票,因行前能找到的資訊跟青藏高原的空氣一樣稀少。後來才有些明白,為什麼資訊如此貧乏、落差極大,這片高土上的變數實在太多、太不便,也太浩瀚,每個旅人到了這裡,都只能像瞎子摸象一般,摸到了青藏高原的一小塊,剩下的仍全是想像。

  西寧到玉樹走的是唐蕃古道的片段,現已鋪上柏油,變成214國道,唐蕃唐蕃,指的正是唐朝盛世,與青藏高原的吐蕃王國這兩端口。在當時,雙方茶馬互市已來往頻繁,松贊干布更屢次求親,最後求得了嫻淑的文成公主,幾乎是改變藏文明最重要的一次歷史事件,被視為是佛教傳入藏區的開端,從此藏佛不分。無論是和親或是使節貿易,腳下走出了著名的古道路,始自西安(昔長安)出發,跨陝西、甘肅、青海,最後至西藏拉薩,穿越整座青藏高原,其中大半就位在青海省境內,走走停停的和親隊伍,留下太多美麗傳說。

  (路線)西寧(2,275m)→ 日月山(3,520m)→ 倒淌河 → 溫泉(4,460m)→ 花石峽(4,580m)→ 瑪多(4,460m)→ 大野馬灘(4,330m)→ 查拉坪 → 巴顏喀拉山口(4,842m)→ 清水河 → 通天河 → 結古鎮(3,700m),本段約825KM。 資訊來源: 《一個人的藏地》

  從西寧出發前,民宿老闆即告訴我們,天氣冷,海拔高,植被相對於同海拔的其他地區而言又十分不足,因此空氣更加稀薄,再加上拉這麼遠的車,這趟路的不適感是連當地人也受不了的,因此又說「瑪多不過夜,花石峽不吃飯」,指的正是因為這一趟路海拔高,所以必須加速經過這些特高的路段來減少高山症的不適,想來還真是如此。

  搭乘的臥鋪大巴比預期中還難受。一台遊覽車內塞了近40個床位,共有三大排,再分上下舖,位置極小,容我155的矮小身材,塞進床位竟只是剛剛好。每個人有1~2床棉被可用,加上行李與食物,隨各自怎麼排列組合,喬出一個能闔眼的位置。上車後,司機就發給大家一個薄的一用力就會撕爛的塑膠袋,讓大家脫鞋裝好,自己走了一天的腳流汗已經奇臭無比,也就聞不到其他人的味兒(反怕是別人要厭惡起我了)。

DSC_2669
(臥鋪是上下舖,共有三大排)


  一路循著舊唐番古道前進,翻山越嶺,當地男人習慣抽煙,於是整台臥舖大巴就是大型的移動吸煙區,窗戶開了外頭風冷,每一陣風吹雪跑,原就稀薄的氧氣像也跟著帶走了一般;那把窗戶關了吧我想,卻被迫跟香菸關在一起,殘存的氧氣在點火爽快間被奢侈地大方使用,幾小時的車程卻像吸了一整年份的二手煙,但還是得用力深呼吸,搶一點空氣來用,已經無暇分辨究竟是因為在高原上翻過一座又一座山頭所造成的不適,還是車內狹小空間造成的顛簸與令人窒息的煙味,讓頭一度如針刺般痛。

舊唐蕃古道(今214國道)沿途
(沿途景色)


  睡在上舖時,頭頂是關不緊的逃生窗,外頭下大雪,裡頭便下著小雨,兩旁的空調小口被塞滿了糖果紙,無數人蓋過的那床花被子因為空間擁擠而貼在結霜的窗戶上,厚重卻摸的到濕冷。不過儘管不舒服,幾度痛苦地抱頭,止痛藥雞肋般的吃了幾次,但高海拔的缺氧疲倦感會蓋過一切,那種沈睡感,是像是永遠都不會醒來的那般沈,如做夢一場。車子走走停停,中間停了數個休息站讓乘客吃飯如廁,加上大雪不斷,從西寧到玉樹這一段八百公里路,走了近20小時。昏昏沉沉的身體正經歷完一場適應高山症的奮鬥,很慶幸身體打贏了,但虛弱無比。

  記得最後從玉樹回西寧的路上,中停瑪多(黃河源)吃飯,0度的深夜裡飄著細雪,講話的嘴唇都要凍黏在一起。想上廁所,詢問休息站的小妹子卻說沒有,得到外頭。「外頭?穿著衣服都凍僵了,如何在雪地上光著屁股上廁所?」我們心想著,或許是因為沒有消費吧,於是坐下來點了餐,最後付賬時,友人掏出20人民幣,指著我與另一女性友人,說:「不用找零了,剩下的就當是讓他們這兩位姑娘上個廁所吧。」兩頰有著高原紅的小妹子,露出無奈的表情,說「我們這兒,真沒有廁所,不然去對面的加油站吧,那肯定有。」

  想起妹子真心的臉龐,至今我仍對先前的陰謀論感到有些內疚。

舊唐蕃古道(今214國道)沿途
(藏族的虔誠,十分令人驚奇,不管到哪裡,都能看到經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