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8日 星期四

花蓮果凍海

飛旋海豚

  總在以為已經夠認識海的時候,又看到它的另外一面,是我從沒認識,而又屢屢感動無法自已的那一面。

                               @ 花蓮外海 2011.07

果凍海
(平靜溫柔的海,唯一的波​瀾是海豚,他們暱稱這叫果凍海)

DSC_8074

DSC_8013

DSC_8011

DSC_7977 (1)

2011年7月17日 星期日

邪惡的人類帝國

沙洲

  20年前,我曾去過一趟澎湖,現在已經忘記小時候那個海島的模樣,只印象中曾經被爸媽要求站在一個橋前方,開心地拍了照。

  20年後,我再度踏上了這塊土地,碧海藍天依舊很美,當我站在吉貝嶼的海邊,看到逐漸堆積起海中沙洲,那幅畫面是多麼寧靜,水鳥棲息於細白的沙洲上,遠遠地和人類相望。友人說,澎湖的島啊,每年被風吹的、被海拱的,形狀無時無刻都在改變,就像這沙洲一樣,先不論這變化是好是壞,總是大自然一個姿態。不過詭異的是,岸邊同時有一道用防波石堆積而成的「走道」準備通到沙洲去,不免​要佩服起人類的積極,看到了商機,那邪惡的手一點也不害羞的伸過​去了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