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5日 星期四

「青海」玉樹。文成公主廟

貝納溝(文成公主廟)
(貝納溝)

  像是走了很久一般,才終於到了文成公主廟,在玉樹其實不過短短兩天,但卻像是待了一個月那麼長,或許是因為先被震後的現況瞬間擊倒,所以在這裡每分每秒突然都變得格外深刻。不過暫且撇開地震不談,來到玉樹最能感受的應該莫過於是巍峨的自然風光、虔誠的信仰和傳說,以及文成公主。玉樹是唐蕃古道路線的必經之途,應該說,古道穿越整座青藏高原的核心,青海便佔了大半,也因此文成公主遠嫁西藏帶入佛教文化、造成藏族文明大轉變之際,青海備受影響深遠,而玉樹更是佛教發揚的寶地,當時文成公主迤邐前進留下諸多行跡與傳說,至今仍被歌頌著。

  玉樹的文成公主廟位於貝納溝中,約在結古鎮外20公里處,與勒巴溝在地理上連成一氣,由於4月份去時仍屬半個冰天雪地,因此車行不通,但據說如果夏天來此,可以一路從勒巴溝翻山越嶺直接開向貝納溝。同樣位於巴塘草原附近的文成公主廟(貝納溝),已經是熱門景點,沿途都有指標,原對這地方沒有任何想像,沒想到進溝之前,兩頰的山峰群夾成小路徑,而山上披滿了經幡,密密麻麻,摻雜著白雪,幾乎看不到山的表面,從這山頭連至那山頭,整個貝納溝有種神聖的靜謐,也難怪被稱為是「十萬佛經溝」,也再度讓我們驚呼藏人對於信仰之虔誠的神奇力量。

DSC_3066

貝納溝(文成公主廟)

貝納溝(文成公主廟)

貝納溝(文成公主廟)


  貝納溝據傳是文成公主一行人入藏前停留最久的地方,也因此在這裡流傳的故事也特別多。當時文成公主於此地停留傳播佛法精義時,留下許多佛鑿,如佛像、佛塔或經文等,山邊的岩石也如勒巴溝一般,部分寫上了經文,怎麼來的?當然,虔誠的藏人仍會說:「這些都是神蹟,自然浮現的。」

文成公主廟
(文成公主廟外觀,殿內不可拍照)


  乍看文成公主廟,小小的殿堂依偎著山壁而建,廟內主奉高7.3公尺的大日如來像,及左右各高約4公尺的4尊菩薩,是當時文成公主命工匠順著山壁鑿刻而成,巨大宏偉,乍看是小廟光景,但磚牆包覆的內部神佛卻別有洞天。不過現有的廟宇建築在當時其實並不存在,而是在二次唐蕃聯姻時,金城公主亦經過本地,深感此佛鑿是重要的敬佛功德,因此下令建蓋廟宇將山壁上的巨大佛雕包覆於其中,免於風吹日曬並予以賜名,這時才有了「文成公主廟」。殿內平時十分靜幽,兩側清風徐徐,總覺得特別寒冷,而主殿中的壁畫及雕刻,從其斑駁中也看的出這份悠長歷史,不過黑暗中酥油燈沒滅,文成公主一行人經過本地的身影也彷彿還在燈影中繼續走著。

  後記:但現在這座別具意義的文成公主廟快要被羊佔領了(笑)。

貝納溝(文成公主廟)

DSC_3043

2011年8月24日 星期三

「青海」玉樹牛鼻子—母恩洞

牛鼻子
(遠觀牛鼻子)

  在前往文成公主廟的路上,達才神秘兮兮的帶我們到一個奇怪的岩石下,是位於天葬台附近的一處特殊突出山壁,當地人暱稱為牛鼻子,遠看還真像一雙鼻孔,內則為一山洞通道,恰可讓一人進入,達才說他們小時候就有了,老來這玩鬧,也有人說,如果該人能自左鼻孔進,右鼻孔出,即表示具有足夠孝母之心,所以也被稱為母恩洞,或是贖罪洞,洞口已被無數民眾進出而磨的光滑,大概已經贖過了無數罪愆,達才笑說上次他帶了一群上海女學生來,就有個體型略微壯碩的女孩差點卡在洞中,他笑得開心,彷彿是帶大家來看了一場他小時候的惡作劇。他矯捷地自己轉了一圈,這次同行的友人在起鬨之下也順利穿過,但我居然沒有嘗試,大概是怕成為第一個被卡住的人吧,然後達才在帶下一批遊客時,便會說:「你們知道嗎?之前啊我帶過幾個台灣人,然後卡住了……」

  後記:文公主主廟(貝納溝)、天葬台、牛鼻子、玉樹機場皆位在巴塘草原鄰近一帶。

牛鼻子
(近看)

牛鼻子
(繞)

牛鼻子
(繞繞)

牛鼻子
(出洞)

DSC_3088
(鄰近牛鼻子旁的不知名廟堂)

2011年8月20日 星期六

「青海」玉樹巴塘草原天葬台-哪裡來就哪裡去

天葬台
(巴塘草原上的天葬台)


  哪裡來就哪裡去吧,一個還健康活著的我說出這麼刻意灑脫的話實在沒有說服力,忘了在哪本書中看過,會笑談人生生死的都只是還沒意識到人終須一死,否則不可能不會害怕。曾經參加過幾次葬禮,都是完整的人進去,變成手中的一小包骨灰出來,說化成灰都認得實在太虛假,心痛的淚水根本無用,生的人如何看淡摯愛死去,或決定死去的方式,那有多難。不過當我站在玉樹巴塘草原上的天葬台時,卻是第一次讓人覺得離死亡和天堂的氣息這麼近,站在陌生的地盤,死去的是別人的肉身,我客觀地突然意識到生命的無常,及來世希望得到救贖的那份渴望。

DSC_3100
(天葬台一側,已風化嚴重的佛塔)


  來到天葬台其實是旅程中的意外。達才載著我們前往文成公主廟時,中途經過了巴塘草原,他突然開口問了我們是否想要去天葬台看看?好奇的我們想當然爾跟上,春末的草原上仍是黃褐色的蕭條,不過仔細端倪,還是可以看到到處都有土撥鼠彎鑽,終究是冬天過了,生機要開始蠢蠢欲動。不過,更令人驚奇的是,即便已經站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地方,四周的高山卻仍然高聳入雲,山頂掛著白雪,究竟多高已經難以想像,是否天堂就在那些地方?達才笑笑地說,這個天葬台是玉樹最好的天葬台,站在這麼純淨巍峨的地方,我相信了。

春末夏初的巴塘草原
(春末夏初的巴塘草原)

DSC_3094
(天葬台全貌)

DSC_3090

  由於陽光明媚,所以那天的氣氛沒有太大哀傷,不過走到天葬台中間,只見地上的灰燼還很新,他們端望了一番說,應該剛有人過世。用來肢解骨肉的工具(刀、斧頭等)散落一地,往生者的衣服則是凌亂地掛在矮牆上,地上還有一幅牙齒遺骨,我原以為該會害怕的,但卻沒有,在這裡,竟感覺死亡是種神聖,是種返樸歸真,我們只是回去了大自然。且據達才解釋,一般人死亡後,屍體便會送到天葬台來,由喇嘛超渡念經,而天葬師則是負責執行切開骨肉,讓禿鷹前來食用,吃的越乾淨,代表此人生前沒有大的罪孽,而人的靈魂也彷彿跟著禿鷹飛翔回到天上。至於肉身的毀滅,則是意味著強調靈魂的存在、肉體的虛無,還身於大地更代表著取之於世、用之於世最深的福報。

天葬台
(有剛執行過儀式的痕跡)

用來肢解屍體骨肉的工具
(用來肢解屍體的工具)

遺骨
(遺骨,願安息)

烏鴉在藏族中是能預卜吉凶的報知鳥
(烏鴉在藏族眼中是能預卜吉凶的報知鳥)


  血腥嗎?不血腥。野蠻嗎?不野蠻。儘管外界看來是藏族中多麼神祕的儀式或文化,其實終歸本質,都是一場怎麼來怎麼去。死亡,是種解脫,是種救贖,更是種奉獻,這是種多麼令人尊敬的文化性情。

  後記:由於天葬台鄰近玉樹機場,因此有機場起降的當天便不會執行天葬,而一般人在非喪葬的期間也是可以以最崇敬的心態前來。

2011年8月19日 星期五

感受加羅湖

DSC_7829 (1)
(加羅湖的清晨)


  其實我不是一個擅長爬山的人,也不對征服山頂有偏好,每一次上山,還是都依賴同行的友人、帶路、多揹兩公斤,而我只是像個小跟班一樣在後頭氣喘吁吁,有一搭沒一搭的走,然後貪看風景,感受山友的鼓勵。這次上加羅湖,起因是因為隋棠曾來這裡拍過廣告,影片中霧霧濛濛的湖光山色,總是在耳邊催促著:「去吧去吧」。

DSC_7649 (1)


  上山之前,沒什麼準備,前一天還在澎湖工作,一回台灣小瞇幾個鐘頭就又出發上山。從板橋開車一路行經雪隧、北橫、進四季前的檢查哨,直達大柵欄,才開始慵懶下車整裝,準備從此出發,而由此處到加富納溪,有一大段水泥淺上坡,路又臭又長地又硬,沒幾分鐘便發現自己走的極不順暢,只好走走停停,當做看風景拍拍照、跟蝴蝶小蟲嬉鬧。

DSC_7614 (1)
(一開始的緩上坡)

DSC_7616
(沿途兩側林蔭蔥鬱,撇開坡度不談其實還滿舒適的)

DSC_7631 (1)

DSC_7654
(加富納溪)


  隊伍被我拉到老長,拐幾個彎也沒見到人影,但終究還是拖著疲憊的身軀,到了加富納溪用午餐。溪水很冰、很乾淨,石頭邊無數蝌蚪,對一個疲累的路人來說,這裡是天堂。因為緊接著是連續的陡上坡,所以在這裡能休到多少息,便休多少,否則接下來的兩個小時,連氣都吸不上來。過了加富納溪,登山口有一棵明顯的巨木,過了巨木,便是連續陡上坡,硬梆梆的上坡總是會將一個團體切成無數等份,每個人都只能專注在自己的呼吸、步伐,尤其是我這種貧腳人,別說爬山是種哲學式的行腳,飆汗淋漓的時候根本無暇思考,幾乎是將最後一點作為人的能力,都用在呼吸上,全心全意的一場空白。

DSC_7671 (1)
(從拍照的手抖成這樣就知道有多累)


  上坡結束,便準備穿越人一般高的芒草林,地上的路基已經不明顯,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坡平緩了,急促的呼吸也平緩了,這段漫長的芒草,只需要謹慎不彎錯路、不踩空即可,只是揮開芒草的手沒停過,沒停過,直到眼前豁然開朗,看到了加羅湖,突然一切又變得可以甘之如飴了,究竟爬山是不是種自虐的行為?hmmm...

DSC_7682 (1)
(偉蛋池,據說名稱由來是因為一路走來很累,所以後面的人在呼喚前面走快的人,用台語說:「喂~等」一下啦)

DSC_7869 (1)
(偉蛋池+1)

DSC_7730 (1)
(加羅湖)

DSC_7760 (1)
(倒影)

DSC_7770 (1)
(在山上一定要玩的老梗)

DSC_7775 (1)

DSC_7707

加羅湖的白晝
(加羅湖的清澈白晝)

加羅湖的魚肚白
(翻泛紫魚肚白)

DSC_7728 (1)
(爬山只是在等這一刻的美好吧)




2011年8月16日 星期二

請。還寄居蟹一個家 「墾丁青年活動中心寄居蟹安心成家計畫」

穿著橡皮的寄居蟹
(穿著橡膠的寄居蟹)

  這次去屏東,有一個順行的目的是去了解這個「還寄居蟹一個家」的計畫。台灣人(或許不只是台灣人)總有喜歡帶紀念品的習慣,能買的就買,能順手帶的就帶,而到海邊最常帶的伴手禮便是漂亮的貝殼、石頭、細砂、星砂、珊瑚礁,一個兩個,成了上千上萬,漸漸地海邊的生物沒了家,星砂急速減少,不知不覺海洋的生態體系變了樣。但姑且仔細想想,帶回去的「紀念品」有多少是帶回家後就任由它生塵,或是事隔多年後根本也想不起來在哪裡撿的,甚至搬家還嫌它礙眼便順手丟了。

  究竟,帶紀念品的意義何在?還是只是在度假的氣氛下,變成一種天時地利人和的美麗錯誤?

各式各樣的塑膠「殼」
(活動截至目前,寄居蟹所褪下的殼,最多是紅色的沖天炮殼)

  今年(應該是說好些年了),在墾丁青年活動中心工作的黃姐,在中庭看到一隻拖著紅色沖天炮殼爬行的寄居蟹,十分不忍,於是發起了這個「寄居蟹安心成家」的計畫,也就是鼓勵民眾把家中閒置的貝殼寄回來,讓墾丁的寄居蟹能有換殼的機會。一開始的執行並不順利,因為寄居蟹散落各地,如何讓他們知道來換殼是個挑戰,於是黃姐聰明地用了古早抓寄居蟹的方式,也就是炒傳統米糠,放在園區中利用香氣引誘寄居蟹,但從今年4月開始放置貝殼,過了將近兩個月都毫無動靜,每天她總得像巡視小孩一般辛勤地在陽光和草叢堆中與蚊子搏鬥,直到5月底來終於了第一隻試水溫的寄居蟹,也迅速的換了新殼離開。

  這鼓勵了黃姐,也鼓勵了其他寄居蟹。寄居蟹們彷彿有好康鬥相報的通報系統一般,從5月底起,每天開始陸陸續續都有寄居蟹回來探頭探腦,而這計畫也逐漸曝光,截至目前為止,共已經收回一千多個貝殼,且已經成功讓近50隻寄居蟹成功脫下塑膠殼(種類各式各樣,最多是沖天炮的殼、飲料罐、燈泡啟動器、橡膠皮、軟片盒......)。現在青年活動中心在園區中打造了一個「快樂天堂」,將大家寄來的貝殼重新整理、清洗、並標上編號(現在有時候還能看到老朋友回籠呢),接著放到戶外的快樂天堂區,讓寄居蟹找到他們的帝寶豪宅。

寫上編號的愛心殼
(請把帝寶豪宅還給主人... 貝殼上的編號是特別做的記號,以記錄換殼動態)

DSC_8617
(快樂天堂)

快樂天堂
(小朋友在快樂天堂中嘖嘖稱奇)

DSC_8531
(大家一箱一箱寄來的愛心)

DSC_8530
(這種以前買來裝飾的貝殼拼盤也可以,裡面種類很多,雖然不一定都能用,屆時會再做整理)

  計畫中想宣導的觀念其實很簡單,便是「請什麼都別帶走」,讓屬於大自然的東西留在大自然,畢竟如果外星人來地球旅遊,你也不會希望他們隨手就拔走我們的房子做紀念品的。而且不只是墾丁,所有的海邊都一樣,都需要我們一個簡單的動作:什麼都別做。另外,更重要的是,不要製造垃圾,家被撿走了已經很淒涼,還得住在垃圾裡...

  如果有興趣想參與這個計畫,請翻箱倒櫃,找出那些被你買來、閒置許久無用、長灰塵或褪色的貝殼並寄還回墾丁青年活動中心,尤其要特別強調三點:

  1. 請不要「買」,再寄還給墾丁青年活動,如果用買的,那是變相鼓勵商家去撿貝殼來賣
  2. 請不要「撿」,例如到花蓮的海邊撿貝殼寄回墾丁,這樣是挖東牆補西牆
  3. 海產店吃剩的鳳螺殼、燒酒螺也都可以當家,所以吃完也都別浪費,當然如果可以,請洗一洗再寄還(不過蛤仔、善貝、寶螺這幾種平面的貝殼是沒辦法讓寄居蟹入住的,所以暫且不收喔)

  如果寄還貝殼,還可以享入住青年活動中心的優惠,也可以親自去看看「還寄居蟹一個家」的保育工作進度喔!這個寄居蟹安心成家計畫不會結束,也更希望以後保育不再是「計畫」,而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相關影片及訊息,也可在Facebook搜尋「墾丁青年活動中心」,隨時都有寄居蟹換殼的最新update:




  貝殼可寄到:

  屏東縣恆春鎮墾丁​路17號墾丁青年活動中心收,
  註明:(寄居蟹安心成家​專案)

2011年8月7日 星期日

浪漫

上海外灘
(上海 外灘)


  我花了太久的時間,才明白堅強和逞強的分別,不過十年一晃眼已經過了,
  此時此刻,才總算明白,那心中想要的呀,從不是浪漫的花、精美的禮物、多麼濃烈的愛情,
  親愛的,
  我更喜歡在這種所謂商人炒作的七夕時分,沒興趣慶祝的兩個人,
  簡單地騎著小摩托車,趁週末看了場電影,然後挽著手,看了下時間說:
  
  「hmm...晚上要倒垃圾,該回家了。」

  平淡,夏夜,徐風,真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