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9日 星期五

感受加羅湖

DSC_7829 (1)
(加羅湖的清晨)


  其實我不是一個擅長爬山的人,也不對征服山頂有偏好,每一次上山,還是都依賴同行的友人、帶路、多揹兩公斤,而我只是像個小跟班一樣在後頭氣喘吁吁,有一搭沒一搭的走,然後貪看風景,感受山友的鼓勵。這次上加羅湖,起因是因為隋棠曾來這裡拍過廣告,影片中霧霧濛濛的湖光山色,總是在耳邊催促著:「去吧去吧」。

DSC_7649 (1)


  上山之前,沒什麼準備,前一天還在澎湖工作,一回台灣小瞇幾個鐘頭就又出發上山。從板橋開車一路行經雪隧、北橫、進四季前的檢查哨,直達大柵欄,才開始慵懶下車整裝,準備從此出發,而由此處到加富納溪,有一大段水泥淺上坡,路又臭又長地又硬,沒幾分鐘便發現自己走的極不順暢,只好走走停停,當做看風景拍拍照、跟蝴蝶小蟲嬉鬧。

DSC_7614 (1)
(一開始的緩上坡)

DSC_7616
(沿途兩側林蔭蔥鬱,撇開坡度不談其實還滿舒適的)

DSC_7631 (1)

DSC_7654
(加富納溪)


  隊伍被我拉到老長,拐幾個彎也沒見到人影,但終究還是拖著疲憊的身軀,到了加富納溪用午餐。溪水很冰、很乾淨,石頭邊無數蝌蚪,對一個疲累的路人來說,這裡是天堂。因為緊接著是連續的陡上坡,所以在這裡能休到多少息,便休多少,否則接下來的兩個小時,連氣都吸不上來。過了加富納溪,登山口有一棵明顯的巨木,過了巨木,便是連續陡上坡,硬梆梆的上坡總是會將一個團體切成無數等份,每個人都只能專注在自己的呼吸、步伐,尤其是我這種貧腳人,別說爬山是種哲學式的行腳,飆汗淋漓的時候根本無暇思考,幾乎是將最後一點作為人的能力,都用在呼吸上,全心全意的一場空白。

DSC_7671 (1)
(從拍照的手抖成這樣就知道有多累)


  上坡結束,便準備穿越人一般高的芒草林,地上的路基已經不明顯,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坡平緩了,急促的呼吸也平緩了,這段漫長的芒草,只需要謹慎不彎錯路、不踩空即可,只是揮開芒草的手沒停過,沒停過,直到眼前豁然開朗,看到了加羅湖,突然一切又變得可以甘之如飴了,究竟爬山是不是種自虐的行為?hmmm...

DSC_7682 (1)
(偉蛋池,據說名稱由來是因為一路走來很累,所以後面的人在呼喚前面走快的人,用台語說:「喂~等」一下啦)

DSC_7869 (1)
(偉蛋池+1)

DSC_7730 (1)
(加羅湖)

DSC_7760 (1)
(倒影)

DSC_7770 (1)
(在山上一定要玩的老梗)

DSC_7775 (1)

DSC_7707

加羅湖的白晝
(加羅湖的清澈白晝)

加羅湖的魚肚白
(翻泛紫魚肚白)

DSC_7728 (1)
(爬山只是在等這一刻的美好吧)




4 則留言:

  1. 加羅湖是我一直想去又始終沒緣的地方,真的好美。每次爬山都這樣,幾個小時氣喘吁吁,一步一步努力地撐著,但當感受到山裡的美麗和寧靜後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以後還是想再自虐....

    回覆刪除
  2. 加羅湖真的很美!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