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0日 星期五

望你無傷無痛



  昨晚,又看了一次送行者,如果有過多的眼淚,都是久石讓造成的。不過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所以翻出了去年看完父後七日後,回家隨手寫下的日記,沒想到時距今日又過了一年,一年又一年,生老病死好像一種煞車壞了的車。

========================================================================

  2010/09

  父後七日的ending一打完,戲院的燈亮了,身旁的友人早已哭的不能自已,他想起了一場剛經歷過的葬禮,剛經歷過的,那種空虛、愧咎、忙亂、自責、想念、很多想念。

  我懂得。

  最難熬的從來不在喪禮,而是結束後,靈堂一一清空,客廳又再度回到客廳,沙發擺回了原位,就在那個前兩天還是棺木的位置,而電視又開始有人看了,廚房又開始煮起了晚餐,靜悄悄的沉默,大家有默契地不再提起這些事情。

  你不在了,是最不能承受之輕,持續了好多年。好多年了,我才不再害怕醫院的聲音。

  去年,朋友住了院,前後陪了他兩個晚上,對面床是個老爺爺,半夜抽痰機的聲音,總是讓我不安地睡不著覺,每抽一次,總是要偷偷出去深呼吸一回。我哭,是因為我曾經殘忍的綁住你的手,只為了不讓你在抽痰時掙扎,即便後來的管子抽出來都是血,我還是無情的壓住你的手。

  但仍沒能留住你,你白受了那些苦,我難過極了。當時我習慣跑到樓下的深夜無人大廳哭泣,因為所有的聲音都像喪曲。

  我也再無法親口跟別人提起這些,今晚也是,只怕一提,我再也忍不住洶湧地悲從中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