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8日 星期一

「聖文森」法拉利算什麼?

Honda maker
(阿伯正在用塑膠繩固定引擎蓋)

  在聖文森發生過很多第一次(不要問,很恐怖),包括第一次看「賽車」。記得那天也是第一次到聖文森最大的離島Bequia,當時興沖沖地下船就跟著人群走,結果意外跟著來到一個荒地,才發現原來有場比賽,不過場地十分迷你,約莫是國小操場一般大,沒有跑道,只有黃土、碎石和荒煙蔓草,真夠Rocker,不過更令大家尖叫(真是一群沒看過世面的孩子)的是車子,都是居民自己改造、維修,不過也看得出由於資源缺乏,所以有些汽車壓根沒有車把可以關車、車牌是用厚紙板寫上去的、引擎蓋甚至只用塑膠繩固定,而車窗也是用布條編出來的,車子的顏色五彩繽紛、像拼布一樣,倒也像聖文森人的性子,沒有太多拘束、一派樂天。

  不過也別小看這些車,甩尾起來車門沒掉,還跟藤原拓海一樣威哩,什麼法拉利,遜了!

DSC_3231_1
(超有型的賽車手)

Driver
(這個世界很不公平,因為帥氣的人可以放兩張)

DSC_3187_1
(小朋友們興奮地在旁邊嬉鬧)

賽車皇后
(賽車皇后?)

DSC_3166_1
(世界上最無所不在的不是中國人,是小販)

賽車的觀眾席...
(「觀眾席」)

DSC_3173_1
(賽前準備)

DSC_3175_1
(跑車們)

DSC_3193_1
(當天最威的車,顏色是rasta的標準顏色:紅、黃、綠,沒有車門把,車窗是用布條編的)

DSC_3207_1
(車牌是用厚紙板寫上去的)

DSC_3222_1
(用塑膠繩固定的引擎蓋)

DSC_3268_1
(別說我慢,我飆起來連自己都害怕啊!)

DSC_3279_1
(本日最嬉皮)

DSC_3180_1
(設計對白:「這真的可以開嗎?」)


  後記:更多聖文森

2011年11月23日 星期三

噗浪。噗出一個兩年

斷斷續續玩噗浪近兩年,現在已經完全停了,社群管道太多,收斂也是必要的趨勢。不過回頭看看以前噗浪的對話,實在是這兩年來生活的縮影還有自我的反思,丟掉實在可惜,所以把重要的留下來,就當做是一個日記回顧吧。

DSC_2438


  2009/4/8 我啊,除了慢熱,還有過熟的問題

  2009/4/18 糟,最近有點迷戀打麻將

  2009/4/23 今天在海生館看到海鸚鵡,聽說繁殖期羽冠會變色。為什麼上帝不給男人這個特徵,這樣我們就可以分辨男人接近我們到底是因為發情還是真心誠意

  2009/4/26 網路上真的是沒秘密

  2009/4/30 沒有慣性的一頭熱,怎可稱之為女人

  2009/5/2 突然也很想窮得只剩下錢

  2009/5/7 我的人生總在於,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只知道自己不要什麼

  2009/5/13 寫明信片給聖文森的同事,他回信說:Fion, 要練英文了.. XD

  2009/6/9 最近看過最棒的一句話: 「早已遠去的學生時代,卻依然精神抖擻的亡靈們...」。 相較於昨天在成大看到一群開心拍學士照的學生們,我死了

  2009/6/17 我這個人其實很健忘。 會記得曾經痛苦過,但為了什麼事,淡然了;會記得曾經吵架過,但為了什麼細節,忘了。 最後全部都只剩好的。 真的,都是好的

  2009/6/21 有時候,女人真的只是彆扭了些,不是故意要找架吵

  ===== 中間停了將近一年 =====

  2010/7/4 溫柔的夏日,要聽溫柔的歌

  2010/7/5 室友這次改的學生作文題目是情書:「妳纖細的雙手總是讓我留下幾滴癡情的口水,恨不得一口咬下去啊!」 國一生寫這種情書是能把到誰?...

  2010/7/12 剛去拿底片,沖洗店的老闆娘看到我很開心的問我:「欸,你去海邊喔?否則怎麼晒的這麼黑?」 「..........(內心os:我哪裡都沒去阿) 」

  2010/7/20 盧小姐,你左邊牙齒在施工,看來右邊智齒發炎也要開始動工,我不知道要讓你用哪邊吃飯

  2010/7/23 睽違好幾年,我又穿了長裙上班,這讓我想到人生最糗的事情,莫過於幾年前在Y!社上班時,上完廁所自以為優雅的走出來,卻發現裙子夾在內褲頭,我露出半個屁股走到櫃檯...

  2010/7/27 原來感冒要好,只要傳染給別人就好了

  2010/8/2 承諾,是一種一廂情願

  2010/8/3 我不喜歡笨蛋

  2010/8/3 我真的喜歡做些徒勞的事情,例如:跑完步後馬上嗑一大碗高熱量挫冰 (那到底為什麼要運動??)

  2010/8/10 結婚和戀愛的差別:戀愛時,電腦桌面是和女友的大大合照,而女友笑的甜美;結婚後,桌面是小孩的照片,而老婆的臉在螢幕右上角,並且被切掉3/4... (看到結婚人士的電腦有感)

  2010/8/17 一個蘿蔔一個坑,不是你的是蹲不進去的,請覺悟

  2010/8/21 膽小鬼連幸福都懼怕

  2010/8/21 人生中最難解釋的事情,莫過於在看電影中,看到男人打赤膊露出六塊肌後,我剛好流了鼻血...

  2010/8/25 總有一些生活,比你想像中的還乾淨,也比你想像中的還複雜。

  2010/9/2 人一但有了牽掛,就輸了

  2010/9/5 險惡是很抽象的,但愛上一個人後就變得很具體((跟室友買菜得到的經典名句)

  2010/10/4 所有過去、正在、即將面對的一切,都是為了教會我謙卑

  2010/10/5 在每天必須擠公車上班的路上,很容易想通一些話,例如尼采:「 懂得『為何』而活的人,差不多『任何』的痛苦都忍受的住。」

  2010/10/13 變老是用好日子換來的

  2010/10/19 生活,是一種等待和一種各懷心事

  2010/10/27 希望我有足夠的智慧,面對未來

  2010/10/30 跟熟悉的人相處,是很危險的。因為通常情況下,熟悉很難更熟悉,但要變得陌生相對容易

  2010/11/4 最可怕的,莫過於是一段只有自己的關係

  2010/11/8 切格瓦拉:「堅強起來才不會喪失溫柔。」

  2010/11/9 我得了一種不賴床就會生氣的病

  2010/11/13 本日最激賞:「你是我必須待到散場的那部爛片」

  2010/11/14 睡到自然醒真是生活中最幸福的事情

  2010/11/14 如果說,抓住一個男人,要先抓住他的胃,那我想我這輩子是抓不住任何人

  2010/11/23 工作總是這樣,我們想作品質,但上面只想省錢...

  2010/11/23 該忘又難忘的戀情,其實跟一口老痰的本質是一樣的,越是拼了命的想咳出來,越是發現它在身體太深的地方。

  2010/11/25 在感恩節加班到現在,我希望公司會感恩我... (大誤)

  2010/12/9 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等著明天放假

  2010/12/9 中午拎著便當跟友人出外吃飯,他淡淡的看了我自製的炒飯一眼,就把他便當的菜夾給我,說:「要吃好一點」 XD

  2010/12/10 所謂的家,就是由一堆溫暖,和一堆瑣事所組成

  2010/12/13 室友:人都有擅長和不擅長的事情

  2010/12/20 其實崩潰啊,不需要什麼特別的事件,只要那個點到了就會發生

  2010/12/22 我真心的期待,上帝給男人過多睪丸素的同時,也能給他們一點腦子

  2011/1/4 總是在做完一個選擇後,要繼續做很多個選擇

  2011/1/7 跟你說,這把年紀了,小情小慾還可以,大愛大恨就免了

  2011/1/11 不小心... 究竟哪來這麼多不小心?

  2011/1/14 毎當述說一次過去,那過去就會變的再更淡一些,更釋懷一些,更珍惜現在一些

  2011/1/22 殘忍一定要精準。 from 我是許涼涼

  2011/1/23 感受,其實就只是感受而已

  2011/1/27 其實,我們從來就不是情敵,畢竟他誰也沒愛過

  2011/4/26 相愛也是種將錯就錯

  2011/5/5 過去發生的每一項傷害,都是顆種子,默默地會長成一片小森林,心情好我拿它乘涼,心情不好,其實嫌它挺礙眼的。

  2011/5/19 剛剛去洗照片時經過醫院,看到外頭的人行道有一位阿公坐在行人椅子上,陪著坐輪椅的阿嬤。阿嬤臉上貼著紗布,像是沒有意識的昏睡著,而阿公在她耳邊輕輕對她唱著老歌「港都夜雨」。蒼涼的聲音令人感動。

  2011/6/27 學著愛自己是一種愛,學著愛別人愛你的方式,也是一種愛

  未來呢?待續...

2011年11月22日 星期二

「聖文森」那一夜,我們的Petit Tabac...說好的浪漫呢?

DSC_9851_2
(賀!克里斯新婚誌喜)


  上週末到台中參加了一場之前在聖文森認識的好友婚禮,看著他穿著西裝敬酒的樣子,腦子裡卻一直想到以前在加勒比海穿著吊嘎和泳褲瞎鬧的日子,真可謂景色依舊,人事全非(咦,成語是這樣用的嗎?),忍不住回憶起以前的年少輕狂。

  =====時間回到2008/10,回台前夕=====

  3個待退老兵一直在思考想來場聖文森畢業典禮,而且是驚天動地的那種,於是異想天開的計畫到神鬼奇航於聖文森南端的其中一個拍戲小島Petit Tabac過夜(就是在第一集中Jack被丟到荒島去的那個島),3人興沖沖地借了塊大帆布,沒跟任何人提起,便偷偷搭小飛機去了最南端的大島Union Island,然後再雇Water Taxi載我們至鄰近的Petit Tabac,準備搭棚露營,幻想著在無人島上,椰子樹稍沙沙地擺動,滿天星空下只有我們,伴著遙遠浪聲....,天真的我們什麼都沒帶,只有一些乾糧、撲克牌還有帆布。

  抵達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天色卻陰暗飄著細雨,迷你的Petit Tabac周圍都是淺灘,即便是小木船也無法靠近停泊,只能下水徒步上岸。所處的島因為天氣差,所以並不像電影中那樣風光明媚,且因為歷年颱風的因素,沙灘流失嚴重,景色也大不如前,現在它蕭瑟地佇立在海中央,濃密的椰子樹透著神祕,像是很久不曾有生人來過。

Petit Tabac_1
(風雨欲來前的惡魔島!!)


  年輕人不怕鬼(咦?),還是興奮地先逛島一圈。島中央是椰子樹叢,面對濃密的綠意我們沒敢走深,周遭沙灘的腹地很小,底下也全是珊瑚礁岩,各種寄居蟹與不知名生物在岩縫間爬行,「人」在這裡有些突兀。原本想花一整天在這裡冒險,不過島小的只需10分鐘就走完了一圈,時間太多想拿來打牌,結果牌一直被大風吹走,看著在沙中滾的紙牌,雨又急又細地開始飄....,我們突然意識到一場大風雨正在逼近。

  黑夜來臨,風雨交加,我們的大帆布無力地垂掛在樹中間,勉強遮蔽,水不停從帳棚邊緣隱約滲進,可怕的是全島的蚊子也一起跟我們在帳棚裡遮風避雨,小小的帳棚裡大概有上百隻蚊子,揮也揮不走,那種狠勁像是3年沒喝到血一樣(大謎:平常島上沒人、沒溫血動物,他們靠什麼活?),偏偏我又是怕蚊子的酸性體質,如臨大敵,身上又濕又癢,屁股下的沙子蘊了水又格外讓人難受,3人擠在帳棚中扭來扭去,一度我大叫崩潰著逃出帳棚,但沙灘上一片漆黑,大海茫茫中感覺世界只剩我們,而海面上閃電直落落劈下來,彷彿就在腳前,嚇得身為沙灘上較「高」標地物的我又逃回帳棚;但過沒多久,我又按奈不住大喊:「我就算被雷劈死也不要再待在帳棚!!!」逃了出去,然後又逃回來...,一整個晚上就在「被雷劈死」和「失血過多」中猶豫不決。

  相較於我的崩潰和「忙碌」,另外兩位同伴顯得冷靜許多,稍早曾有人提議:「不如我們在地上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好了,這樣蚊子就叮不到我們」,我們還笑著說這太蠢;結果半夜大伙就認命地挖洞給自己跳。3個人直挺挺地躺在沙洞中,只露出一顆頭,還用毛巾蓋住,務求滴水(血)不漏,心中暗自竊喜,向蚊子比V。數分鐘過去,贏了蚊子,輸給了沙子裡的虱子,大腿開始搔癢難耐,活埋計畫宣告失敗。漫漫長夜中,大家只能坐著,累的兩眼發直放空,手反射性地揮舞趕蚊子,口中喃喃自語:「走開...走開...」,但已經有些麻痺;而在內憂外患不斷的帳棚中,背包裡的品客居然傳來咖啦咖啦的聲音,伸手一倒倒出了幾隻拳頭大的寄居蟹,在啃食我們最後的洋芋片,整個島上所有的生物在夜晚都變成了惡魔。

  天亮雨停了,終於走出帳棚,不過走到哪,不死心的蚊子就一大群地跟到哪,最後我們泡在水裡,不停潑水驅趕蚊子。如果要以身上的腫包來評估崩潰指數的話,那麼我身上從臉到腳大概有上百個腫包,所以理智大概是已經完全斷線的狀態,一心只想逃離這個惡魔之島,不停地咆哮:「船呢!!說好的船呢!!!」聖文森人向來不會準時,所以每晚一分鐘我都持續崩潰暴走。

  回到本島後,一度發燒關節痛,還以為是登革熱,不過後來不藥而癒,應該是虛驚一場,而且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天,是颱風天。

  傻了我們,活著回來真好,畢竟當時是瞞著所有聖文森友人偷偷上無人島過夜,如果颱風把小島翻過來了,那我們3個就消失在地球上了,而且沒人知道在哪(也許哪天會飄到印度洋)。

  Anyway,還能平安回台灣結婚真好,都這樣了,還能不幸福嗎?XD

  後記:Petit Tabac 官方介紹

tobago cays_2
(從Tobago Cays遠眺Petit Tabac,在島上時由於太混亂又風雨交加,所以沒有留下照片,可惜)

2011年11月14日 星期一

女人連自己都想不透啊



  女人真是一種心思詭異的動物,
  例如說,
  當買了一個可愛的水壺之後,突然就開始喜歡喝水了。

  PS. 京華城史努比特展

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召喚。印度


(小孩的笑容怎麼能這麼清澈無敵!)


  耳邊一直有個聲音,跟我說總有一天要到印度,不過短期內看來還沒有機會,所以只好採訪去過的Kay過過乾癮,也當自己神遊過了。

  呼,不過還是在這裡Mark一下,提醒自己關於實現口袋名單的進度,因為名單已經漫~出來啦。

  #TO'GO 174期北印報導

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青海」春末的西寧土樓觀

土樓觀

  距離上次去青海,時間一晃已半年,當時離開的時候還飄著春末殘雪,現在想起來的時候,它已準備下深冬新霜,青藏高原上的夏天總是短暫地讓人珍惜。今年跟宗教似乎很有緣份,在藏傳佛教、回教、日本真言密宗以及道教中打轉,對一個沒有信仰的人來說,其實有些吃力,尤其總是在走馬看花中,感受每一雙直勾勾的眼睛,只是他們都不是在看我,看的都是我看不見的遠方。

土樓觀
(Kay與牛鼻子)

土樓觀
(土樓觀建築就嵌在山壁中)

土樓觀
(王母娘娘廟)

土樓觀

(王母娘娘廟)


  西寧市區內的土樓觀,又稱北禪寺,會來到這裡是因為在西寧的書店中,隨手翻旅遊簡介中所介紹的一處景點,或許是我們抵達時時間太晚,所以整座山冷冷清清,廟門大多數緊閉,道士也沒遇上。土樓地如其名,整座山是黃土泥磚,而道觀居然就嵌在山壁之間,靈氣彷彿連綿於九洞十八窟中,景觀十分特殊,山腰上就能清楚俯瞰西寧高樓大廈林立的市景,只是山腳的入口處現在是工業區,得先穿過烏煙瘴氣才能抵達,而一路步行上山又是無止盡的天梯(非得考驗信眾不可),在海拔兩千多公尺的西寧,空氣略顯稀薄之下,天梯真得走的人要升天了。

  anyway,可惜由於對道教沒有研究,諸多神明和傳說又是多如牛毛,所以不多說了。

  (分明是詞窮)

土樓觀

土樓觀
(遠觀土樓觀)

土樓觀
(閃佛,遠觀據說地形如佛)

土樓觀
(財神殿)

土樓觀
(部分廊道已成危樓,目前無法進入)

土樓觀
(天梯)

土樓觀
(西寧市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