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7日 星期三

從外星球來的眼鏡猴兒

薄荷島
  如果沒到過巧克力山或看眼鏡猴,大概就不能說到過薄荷島吧,不過在島上多的是機會可以去,因為每個嘟嘟車或計程車司機都有一張制式的「行程表」,一天就能帶遊客繞完薄荷島的主要景點。迷你的眼鏡猴是薄荷島的「名產」,體積不過一個拳頭大,但突出的大眼佔了整個臉的一半,短脖子跟貓頭鷹一樣可以180度轉動,鼻子和耳朵倒是有些像蝙蝠,長相古怪的很有喜感,若有一天發現他是外星球來臥底的生物應該也不會太令人意外。

  我們很幸運,在Sagbayan Peak售票口旁的小型眼鏡猴展示區遇到一個超熱心的館員,他看我們對小怪獸興奮異常,看到眼睛發亮,索性把門暫時關上,確保沒有其他人進來之後,將眼鏡猴偷偷放到我們的肩膀上(但要求我們不要碰觸他,只能看),讓我們近距離和他面對面,仔細把他看得清楚。小傢伙體重很輕,不過一個巴掌大,放在身上根本一點感覺也沒有,但他的「深邃大眼」直勾勾盯著你看時,總覺得他有千言萬語想說。

  眼鏡猴長得像小老人、也像尤達大師,更像外星人,且因為是夜行性動物,所以白天攀在樹上的時候幾乎不動,還以為他動作緩慢,但其實不然,他跳躍起來跟青蛙一樣伶俐,從這棵樹到那棵樹,輕輕鬆鬆,一轉眼就會跟不上他。館員後來還熱心地表演餵食秀,拿出一根長長的鐵叉,在準備好的鐵桶裡抓出一隻活蟋蟀串上,再送到眼鏡猴的嘴巴,他們吃得卡滋卡滋作響,原本放空的大眼也因為帶著見獵心喜的興奮感而變得邪惡,緊緊握住那隻小蟲往嘴裡送,津津有味好像很美味一樣,卡滋卡滋….

  套一句最夯的喬喬用法:「有一千兩百萬分可愛!」

  備註:島上有好幾個地方可以看到眼睛猴,位於Sagbayan Peak旁的是室內空間,不用購票,但有放Donation BOX,另外還有一個較大的露天復育區,遊客也較多,門票60P,會有好幾位工作人員先幫大家把眼鏡猴的位置找好,站在樹下指引遊客觀看、簡易解說。

薄荷島

薄荷島
(這張看起來有點像蝙蝠)

薄荷島
(復育區門口的雕塑有些嚇人...)

薄荷島

薄荷島
(這個角度看起來很像星際大戰裡的尤達大師)

薄荷島
(津津有味地吃著工作人員給的蟋蟀)

2012年11月4日 星期日

秋末的尾巴

草嶺芒花季
(草嶺古道)

  不知不覺一年又要過了,日子以光速進行,想停也沒辦法,但秋天還是讓人喜愛的,尤其是這季節裡的晴天,溫度和濕度幾乎是一種完美的比例,像是發出一張邀請函一樣請大家一定要出門走走。位於新北市貢寮與宜蘭大里之間的草嶺古道,每年11月都會舉行芒花季,米白色芒草優雅地點綴山頭和山徑,隨風搖曳如浪花,看了心也要柔軟了一樣。

草嶺芒花季

草嶺芒花季
(這張照片告訴我們出門要記得帶拭鏡布)

  上次去走草嶺已經是好幾年前,這次配合好天氣出門,預計從台北搭火車到福隆火車站,步行上山,經遠望坑親水公園、雄鎮蠻煙碑、虎字碑、觀景台、大里天公廟,一路走到大里火車站,全程約8.5公里,最後再搭區間車至大溪吃海鮮。多麼完美的行程呀,只是假日往瑞芳方向的火車永遠是人滿為患,擠在車上的遊客像是抱在一起一樣的擁擠,提醒著大家:「嘿,今天是假日啊。」

  從貢寮站或福隆站都能走上草嶺古道,過遠望坑親水公園後人明顯以倍數成長,不記得以前草嶺有這麼多遊客,這次居然是連爬山也要排隊慢慢走,因為遊客太多,整個健行人龍拉得老長,但路就一條,所以大家也只能配合著放慢速度走,也好,風景本就該慢慢一點一點看的,有趣的是百年前草嶺作為宜蘭和新北間的重要商貿要道而興起,現在的「榮景」也彷彿是倒轉時光回百年前一樣重現熱鬧。可惜的是沿途看到很多遊客人手折一隻芒花當伴手禮帶下山,看了實在心疼呀。

  花還是要開在土地上才美,拔了回家也只是任他枯萎而已,好可惜。

草嶺芒花季
(遠望坑親水公園)

草嶺芒花季
(遠望坑親水公園的水梯田)

草嶺芒花季

草嶺芒花季
(山頂的觀景台可以遠眺龜山島)

草嶺芒花季

草嶺芒花季
(長長的人龍)

草嶺芒花季

草嶺芒花季

草嶺芒花季


2012年11月1日 星期四

島外又有島,薄荷島外海的處女島

薄荷島
(處女島的海水和天空,顏色乾淨的很純粹)

  一直覺得薄荷島是個旅遊CP值很高的地方,有蔚藍的海、有放鬆的氣氛,有河有山,有珍奇動物,大致上一個旅遊勝地該具備的條件似乎這裡都有了,而且整體而言食宿消費並不昂貴,旅客雖多,但還不致於擁擠,仍然能保有一點寧靜感。

  來這裡三天兩夜我都選擇住在薄荷島南端的邦勞島(Pandlao Island),著名的Alona Beach就像是條小型的墾丁大街,民宿、餐廳、紀念品商店、潛水店林立,街上到處都有人推銷遊程,像是怕遊客閒著一樣,各式各樣任君選擇,最經典的莫過於是包船出海到幾個附近小離島走走、浮潛、看海豚,一船也只要1,200披索,十分便宜。無法不推薦,因為其中的處女島(Virgin Island)和巴里卡薩島(Balicasag)實在美得讓人印象深刻。前者是一個小島,退潮後會露出細細長長的沙洲,像是小島延伸出來的手,將透明的海水擁在懷中一樣,而且由於水淺只到腳踝,幾乎讓人可以一直走到海中央去,特別的是遠方居然還有顆樹就這麼長在海水裡,旁邊散落幾棵紅樹林植物(感覺像是紅海欖),不知從何而來也沒得問,就暫時留下這個謎吧。

  不過,長長的沙洲上像是高速公路設有收費站一樣,每走幾步就有一個小販,每攤大同小異,都是賣椰子汁、貝殼,以及可現殺現吃的海膽(Sea Egg),還有不少小朋友頂著大太陽來向遊客兜售項鍊,他們辛苦地在毫無遮蔭的海上討生活,我們才走幾分鐘就被豔陽蒸熟了,更何況他們待了一整個上午。儘管如此,眼見他們的生計辛苦,但心裡仍然是矛盾的,因為我始終不願意購買這些貝殼或海膽,最實際的例子是當我沿著沙洲漫步時,去程還看見腳邊有兩隻海星,驚嘆這裡環境保護的真好,但走完繞回來居然馬上只剩下一隻,至於另外一隻去哪了?我想我們都能猜想到的。

  環境保護和生計,始終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薄荷島
(處女島往外延伸出細細長長的沙洲,風景絕美,每個人像是走在天堂裡一樣)

薄荷島
(遠眺處女島)

薄荷島
(海中央的小販)

薄荷島
(島上毫無遮蔭,實在找不到理由不捧場一下椰子汁)

薄荷島
(可現買現殺的海膽)

薄荷島
(彎彎的沙洲像是將海水擁抱在懷裡)

薄荷島
(許多小朋友會跟在遊客身邊兜售紀念品)

薄荷島
(遠方的海中央有顆樹,旁邊是保土的紅樹林植物,而坐著的人其實是在「灌溉」...)

2012年10月30日 星期二

島外又有島,卡兒哈甘外的夢幻島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卡兒哈甘的清晨日出)

菲律賓兒童版的那些年...
(卡島兒童版的那些年)

  甫到島上時,就看到有一位日本男孩坐在民宿接待大廳裡的躺椅上悠閒看書,不像遊客,像是已經在這裡住了很久一樣,不久又遇到另外一位日本女孩,說她要在這裡待三個月,他們的神情自若,把這裡當自己的家。嚴格來說,在島上其實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可以去保護區浮潛,可以跟島民學製作手工藝品,可以出海到附近小島玩樂或和漁民釣魚,可以散步環島一周,也可以坐在海邊的小咖啡廳或小酒吧放空,但我們沒積極做什麼,除了搭船出海一趟,其他也就只是在海邊隨意走走,或在樹屋裡打盹。

  卡島的一天很分明,早早天未亮雞便上工叫個不停,喚著日出醒來;當天將轉亮,開始有漁民出海捕魚,也有居民早起開始整理家園;再亮一些,學校開張了,小朋友們唱歌朗誦的聲音傳遍整座島,這份清澈又清亮的聲音聽來很開心,他們不用拖著有滾輪的行李箱、裝著滿箱子的課本去上課;9點過後,陽光把島上每個細節都照亮了,每顆綠樹、每層海浪都清清楚楚的,顏色層次分明,這個小島美極了,像在海中央發著光一樣。不過若再晚一點,正中午島就被蒸熟了,這種時候最好在樹屋的陽台好好地睡個午覺。在熱帶國家裡最好的享受不是冷氣,而是午後躲在樹蔭裡讓涼涼的風吹。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拍得像日落的日出)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民宿除了樹屋還有較高級的「套房」,有私人衛浴)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島民正在修補民宿接待大廳的屋頂)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民宿大廳一隅)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島主夫人教導當地居民做拼布,樣式鮮豔,也可購買)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島上一隅)

  至於下午,像只是為了等夕陽而存在一樣。一天兩次的大退潮常在午後吸引許多他島的遊客搭船來這裡半日遊,人氣滿滿,退潮後浮出的沙洲上有成排販賣紀念品與漁獲的小販,他們甚至可以用簡單的中文講:「鮑魚」、「龍蝦」、「項鍊」,購買漁獲還可以現場BBQ。這裡也是島上唯一可以和遊客交易的地方,島主嚴格地規範遊客的秩序。

  島主開設的小酒吧並不是每天開放,得先詢問島主,有人預約才有開放,酒吧是位在海邊的小屋,桌椅是兩根大木頭,提供簡單的調酒、啤酒和氣泡飲料,當然也有簡單的下酒菜。這裡幾乎是我們最喜愛的角落之一,雖然雨季裡通常看不見夕陽,但聽著海浪一波波打在岩石上的清脆回音,看著漁民的船一艘艘返家,我們坐在這個地圖上找不到的地方,暫時消失在忙碌的生活裡也很好。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卡島有提供一些離島行程,最美的是去詩夢丹島,退潮時只露出一片小小的沙灘,海鳥聚集,美極了)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詩夢丹島的海水是深深淺淺、不同層次的藍)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詩夢丹島退潮後只露出淺淺的沙灘,所以必須「看時辰」才能出航)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搭船出海用的螃蟹船)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漁民在海邊撿拾貝類)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原始的背景是另外一座島的高樓大廈)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天氣好的時候卡島像是發著光)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沙洲上販售許多漁獲,也可現場BBQ)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島上幾乎家家都有一艘螃蟹船)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海上男兒)

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初見卡兒哈甘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菲律賓的卡兒哈甘島(Caohagan)在台灣小有名氣,因為島主曾經出版一本書《我有一個島:卡兒哈甘》中文版,吸引不少台灣旅客前來,所以許多島民也會講上幾句中文,一開口嚇了我們一跳。日本島主崎山克彥先生在1987年來宿霧潛水時發現卡島,驚為天人,決定放下在日本的生活,用退休金1,000萬日幣買下這座島並於1991年搬來這裡居住,與居民共同生活,同時也在島上經營民宿,讓許多遊客也有機會能感受他對於這塊土地的感動,而更重要的是,民宿經營的收入部分也會回饋給島民,協助改善當地生活。

  從台灣要到遙遠的卡島比我想像中還複雜一點,若搭乘宿霧太平洋廉價航空出發,得先飛抵馬尼拉並轉機前往宿霧,再續搭計程車至馬克坦(Mactan)島上的Hadsan Beach搭船,但近海水淺使得船隻無法靠岸,所以要先涉水3分鐘走到卡島人員安排好的小船,慢慢划載我們至有動力的大船,再花約莫1個小時船程就會看到孤立在海中央的卡島;而由於圍繞著卡島的海水一樣很淺,所以有動力的大船無法直接停靠在岸邊,同樣得先讓小木船接駁,然後再涉水上岸,最後穿過整座小島到民宿才大功告成。旅程才剛開始,黏了沙的腳已經乾了又濕、濕了又乾,讓人印象深刻。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退潮後的海水非常淺)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像是可以就這麼一直走到天涯海角一樣)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從海上看卡島)

卡兒哈甘島清晨(Caohagan Island)
(清晨在海邊散步)

  從海上看卡島,黃黃綠綠的樹蔭濃密圍繞著島緣,沿岸零星停泊居民捕魚出海用的船隻,遠看的確有幾分世外桃源的況味,尤其在我們上島時正逢大退潮,水深只到腳踝,在連成一線的海天裡好像可以讓人這麼一直往海中央走著、走著,走到天涯海角一樣。已經習慣了遊客出沒的居民們對我們十分客氣,親切的微笑或打招呼讓人像是回家一樣的放鬆,偶而迸出的中文:「參觀參觀」、「你好」是他們的熱情;最特別的還有島上總是乾乾淨淨的,還有資源回收垃圾桶,看得出被維護得當的秩序感,不免佩服島主管理的用心,也讓我們笑說果然有日本風格的「有條不紊」。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東岸的小漁村)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島上還有資源回收垃圾桶)

  低矮的高腳屋是當地的傳統住屋,我們入住的樹屋房型即是仿效打造,內有兩張單人床、大窗戶、陽台,隨時都可以坐在陽台看海發呆,擺設相當簡單,而且沒電沒水,只能使用公共衛浴(若選擇其他較高級的套房就有私人衛浴),尤其一天「建議」只洗澡一次,因為島上的淡水來自於雨水,取得不易,相當珍貴,一切的生活彷彿回到最原始的狀態。

  夕陽西落後,缺乏電力的卡島彷彿一天黑就結束了一天,晚上會有民宿工作人員幫忙點煤油燈,其他家家戶戶也是這麼點著,微弱的燈光讓星星顯得格外明亮,漆黑中偶爾傳來鄰居孩子的哭鬧聲、音樂聲或談話聲,到了約莫10點後整個島便幾乎都睡了,安靜地連呼吸都會聽見一樣,窗外的海浪聲此時倒像首催眠曲,聽著聽著,我們像躺在海中央的搖籃一樣搖著搖著,睡著睡著,直到天亮。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我們入住的樹屋,前方就是大海)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房間設施簡單,沒水沒電,睌上得點煤油燈)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島上被整理的乾乾淨淨)

卡兒哈甘島 Caohagan Island
(退潮後露出的沙洲)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