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5日 星期四

那些年,我不想再提起的8罐過期溫泉粉

DSC_2061
(台灣,還有台灣的老闆們加油,好嗎?)


  故事,可以先從近期這幾則新聞開始說起:

  1. 過期黑心護髮劑
  新北市一位女性消費者,在藥妝店購買「珊蕾雅」護髮劑,使用後竟然掉髮、頭皮發炎,向衛生局投訴,經過警方調查發現,這款護髮素已經過期一年,不肖業者私自竄改商品標籤繼續銷售,在工廠查扣2000包,部分商品都已經硬化變質。

  鋁箔包裝的護髮劑,捏一捏,內容物觸感像黏土一樣,幾乎已經是凝固狀態,撕開標籤貼紙,底下暗藏玄機,2006年製造,保存5年,有效期限到2011年,卻因為產品滯銷,擔心虧本,想出竄改標籤這種黑心手法,把製造日期後推3年到2009,重新包裝繼續販售,不知情的消費者使用之後,立刻出狀況。
...原文

  2. 過期排卵針
  蔣榮祥在彰化是婦產科名醫,還擔任台灣生殖醫學會的理事,明知道很多不孕症患者求子心切,他卻將過期應該銷毀的排卵針,以成本三倍的價格幫患者施打,每次療程十二到十五萬,有護士良心不安向院長反應,還被責罵,結果五年來至少五十三個患者施打過期排卵針,有人連打五六十針都沒有效,還有人打超過一百針,花近百萬冤枉錢。...原文

  原本還想轉貼更多的,例如過期軟糖、過期巧克力、過期染髮劑等等,感覺台灣繼塑化劑風暴之後,什麼都不能相信,但不相信就活不下去了呀(抱頭)。不過其實我對「過期」的定義一向非常寬容,像之前在聖文森生存的時候,由於物資昂貴、選擇又少,就算過期半年,掀開若沒有怪味道或浮著白色泡泡,我還是會遮著胃的良心吞下去的,告訴自己一切都會沒事(也真的都沒事)。

  這篇文章的訴求到底是什麼呢?Hmmm..其實是要講一個辛酸小員工的故事(不就是我嗎?)

  悠悠想起這幾年,踏入社會黑暗的職場以來,大多都和老闆相安無事,甚至都可以稱得上是肝膽相照,離開時我都還會不捨痛哭流涕的那種(是真愛),第一份工作的第一個尾牙還抽中一萬塊,讓我始終都對於老闆的付出抱持正面又樂觀的態度。

  但就在曾經的某家公司,其標榜沒有任何福利、沒有年終、沒有尾牙,這一切就當閉著眼睛吞下淚水就可以撐過去,但是偶而老闆會略施小惠,例如發給員工「快」過期的防曬乳液,第一次收到時還大吃一驚,想說也沒太沒誠意,但不久後的年終我就發現我錯了,因為我們收到了老闆年終大放送:「已」過期的溫泉粉,而且還依年資發放,所以當時工作一年多的我,可以領到8大罐「過期」的溫泉粉,工作滿3年以上的同事還可以領到12罐(連要用機車載都有點麻煩)。

  看著滿坑滿谷的過期溫泉粉,我都要落淚了,原來之前收到「快」過期的防曬乳液是相當有誠意的,當時我居然還犯嘀咕,實在該打(拍手心)。

  但姑且不論過期的東西能不能使用,明著送人家過期的東西實在很不禮貌啊(拍老闆手心)。

  PS. 一直以來看到別人家小孩動輒領數十個月的年終獎金,我就不免在夜深時偷偷看著新聞跑馬燈,還有堆在家中的過期溫泉粉落淚。

  PS II. 偶而接受過期食物或用品其實無傷大雅,只要使用前多留意即可,畢竟那只是個參考,沒過期的也不能說就是安全的(義美都出現小老鼠了),但這並不代表任何人能「給」和「製造」黑心過期的東西呀,台灣、還有台灣的老闆們,加油,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