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4日 星期五

「烏來」遇見阿穆依‧蘇路——The Soul of Seediq Bale



  前兩天去烏來,意外聽到了在電影《賽德克‧巴萊》中演唱The Soul of Seediq Bale的泰雅族女歌手——阿穆依‧蘇路的現場演唱,現場LIVE版一點都不輸給CD版本,淳樸空靈的聲線如母親深切的對話,完美演繹背負於族人身上悲傷又驕傲的尊嚴,儘管從電影上映後便聽過無數次,但依舊感動。阿穆依現在是烏來泰雅博物館的解說員,或許下次到了烏來,也不妨去博物館走走,深入瞭解電影之外,更多關於泰雅族原民的歷史。


(CD版)


  原住民歌手阿飛三顧茅蘆 力邀空靈女聲阿穆依演唱「賽德克.巴萊」 - <資料來源:豐華唱片>

  耗資七億元台幣史詩鉅作「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締造最快破億票房國片新紀錄,觀影成為最熱全民運動,國際級電影配樂及歌曲大獲好評!原住民歌手阿飛創作、製作,邀集主要演員大合唱的片尾曲「賽德克.巴萊之看見彩虹」及泰雅族女聲阿穆依穌路,以空靈嗓音清唱的「賽德克.巴萊」,佔據為電影畫龍點睛的重要地位。回憶創作過程,阿飛直率笑說:「我原本設定自己唱「看見彩虹」,但導演要主要演員一起唱,那時我心想,導演,你叫他們演戲就算了,還要他們唱歌,會不會太殘忍了?但聽到成果,張力真的很大!」他力邀阿穆依演唱「賽德克.巴萊」,對方原本因沒把握一再婉拒,他鍥而不捨、三顧茅蘆,終以誠意打動她,正式錄音時,長度十分鐘的歌曲配唱一次ok,唱得蕩氣迴腸,她忍在眼眶的淚水、緊繃情緒,在配唱後阿飛大喊:「OK!」時潰堤、爆發,兩人激動相擁而泣。

  自身即為賽德克族人的阿飛(拉卡‧巫茂)片中飾演荷戈社頭目塔道諾幹,身為賽德克族原民歌手,他被魏德聖導演委以重任,創作「賽德克.巴萊之看見彩虹」、「賽德克.巴萊」並擔任配唱製作人。他透露,當魏導說:「可不可以讓所有演員合唱「看見彩虹」?」他曾建議請有錄音室配唱經驗的徐若瑄、羅美玲、温嵐或馬志翔唱?但魏導說力道不夠,希望請大慶(青年莫那魯道)、林慶台(中年莫那)及主要演員都來唱,連飾演「巴萬」的林源傑都要唱!接收魏導指令的阿飛創作完歌曲後,先請演員自己在家練唱,最後集合在果子電影公司練合唱,進錄音室後,連錄兩天才大功告成。原本即為專業歌手的羅美玲,在整個配唱過程中高度配合並全力投注感情與心力,她也因配唱情緒激動落淚,經過休息及平靜自處才將情緒緩和下來。
阿飛說:「聽到他們聲音,配合旋律,是對的!這些人在不是專業歌手狀態下詮釋這首歌,張力很大,尤其他們在戲裡是那麼英勇善戰,為自由而生、為尊嚴而生,再去唱這首歌,真的撼動人心。慶台可能因為本職是牧師,聲音厚度夠,配上管弦樂團氣勢很足。大慶,要在短期內把他教到有張力,被磨了一陣子。一個月來大家投注熱情與心力練唱。錄音過程中有些人聽耳機,pitch 就不準,一拿下來,竟然完全準,最後乾脆讓大家拿下耳機,我用手指揮,點唱到就好。超奇妙的,第一次錄音歌手們不戴耳機。」

  阿飛創作長度超過十分鐘的「賽德克.巴萊」,連續被魏導退件三次,退到第四次,導演給了他指引,要他思考一個影像,像是母親在唱歌,告訴族人不要再殺人,讓歌聲與影像互相調和。阿飛先將原本四頁中文歌詞翻成賽德克母語,先想到摯友不浪.尤幹、想到在烏來的朋友,再想到聲線空靈的阿穆依。為了說服曾是歌手、現於烏來擔任博物館解說員的阿穆依配唱,阿飛將歌曲錄成 mp3,讓泰雅族的她邊聽邊練習。

  起初她因不熟賽德克語、沒把握,二度放棄,還將歌詞丟進垃圾桶,還曾約好錄試聽帶,阿飛遠從淡水到烏來山下,她藉口開會放他鴿子,她說:「我最後其實是被阿飛的執著感動!那段期間他常常淡水、烏來往返。我是泰雅族,一開始真的沒太大信心,因為泰雅族古調和賽德克族古調差很多,很想拒絕他。因為光歌詞就練了兩個月,困難度很高。」她認識阿飛二十年,了解彼此個性,最後決定放手一搏進錄音室配唱,阿飛叮囑:「妳千萬不要因為節拍,忘了呼吸。」隨著阿飛的指揮,指示呼吸、及演唱的情緒起伏,超過十分鐘的歌曲她一氣呵成唱完、一次 ok,「演唱的過程中,唱到一半我的眼淚已在眼眶裡打轉,我怕哭出來影響錄音,硬是忍住,直到唱完後才大哭,情緒崩潰和阿飛抱著哭。」

2012年2月18日 星期六

「祕魯」漆黑中,前往馬丘比丘

Cuzco 大雨後

公車站


  2008.10

  在庫斯科的雨季即將到來之前,已經開始那麼一點跡象。午後,遠方烏雲總像鉛塊一樣緩慢壓了下來,空氣滯鬱難伸,一場沒來由的大雨說下、便下了,遊客們閃身躲進紀念品小店,不專心地把玩,等著另一場天明。

  當時為了省錢,我們捨棄從庫斯科直接搭火車到馬丘比丘山腳下Aguas Calientes小鎮的便利,而使得這段路程變得很漫長,先是得搭巴士前往Urubamba,再轉小巴至Ollantaytambo,然後再轉搭火車至Aguas Calientes,準備隔一天再搭巴士上馬丘比丘。記得出發那天,在庫斯科午後一場大雨中,和友人狼狽地捲起褲管、踩水狂奔前往巴士站搭車,突如其來的暴雨瞬間淹進市區,原本的黃土泥塵滾成一小條黃河汩汩流出,誰能想像,在三千多公尺的高山上,淹水了。

途中
(途中短暫的天晴)


  到Ollantaytambo時雨還是間斷下著,身上的衣服已經濕過幾回,又餓又冷,灰濛濛的天空像是沒打算停止這場折磨:火車誤點了、停電了。驟降的溫度是雪上加霜,所有的遊客買了像小飛俠一般的斗篷狀便利雨衣,擠在漆黑的車站,等待火車進站。

大玉米
(半天以來唯一的糧食,顆粒像1元銅板、超大的玉米)


  忘了等待的時間,火車終究到了,但車上微弱的電力讓老舊的車廂變成昏淡的暗紅色,而停電之故,窗外伸手不見五指,我們像坐上幽靈列車般穿過一座又一座的山。

  抵達Aguas Calientes,依舊停電,一下車所有的遊客一哄而散,而我們拿著手電筒,克難地在路旁研究地圖,不知道晚上要住哪。揹著所有行李,大力吸著被大家瓜分後所剩無幾的稀薄空氣,喘著走過無數的階梯,上上下下,敲了幾間民宿的門,最後其實也沒什麼好挑的,都是一片黑,還挑什麼房型呢?只問了有熱水嗎?便住下。老闆好心給了我們一根蠟燭,好用來洗澡時做照明,直視那點光居然安撫了今日一天的疲憊。

  街上,每家店中都透出微弱的蠟燭光。下了一天的雨總算結束,我也不再心心念念著電,和友人又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地在某家餐館坐下,意外得到一場燭光晚餐,雨停的山谷變得安靜清明,只是有隻蛾,牠總是撲著我們桌上的火而來,我捏著牠離開,沒多久又死命地飛回來,

  傻啊。

2012年2月10日 星期五

「上海」外灘‧震撼一瞥

DSC_3903

  在台北東區後面的巷子有間路邊攤牛排,說來也很湊巧,每次都是因為和朋友走累了,餓到昏頭,一時想不到要吃什麼就會提議去吃路邊牛排,也因此,每次我都覺得這間大排檔特別美味,難以忘懷;每次走累了,我還是會說:「我知道這附近有家很好吃的牛排!」友人和我討論過這個問題,究竟是真的很好吃,還是只是我們太餓的一種幻覺?

  這種感覺,曾出現在香港和上海,因為兩次入境都是因為恰巧去了中國其他的邊陲地帶城市,從極端的磚泥土屋、挖了洞就成了廁所的荒郊野外,搭了飛機便瞬間回到大城市,有了沖水馬桶。那種繁華感、驚詫、讚嘆,看了一眼便可理解那箇中的五光十色,像場無庸置疑、世人都願意去追逐的夢。

  但我喜不喜歡這裡,說不清,那感受是模糊的。

  走在金字塔頂端的上海外灘,感覺輕飄飄並不實際。這份沿著黃浦江前進的華麗巍峨,讓外灘走向了難以取代的歷史,而讓人們難以抗拒的走向了它。坦白說,匆匆的轉機,我來不及認識這裡,但我卻記得當我步出機場、搭上快達300公里的機場快線,輾轉跟了人潮上了地鐵、又隨著人潮走到了外灘的那天,黃浦江霧濛濛的;而前腳剛離開的玉樹震區,那場濛濛的雪不知停了沒有。

上海外灘

DSC_3898

萬國旗

DSC_3905

黃埔江

外灘

2012年2月8日 星期三

「台北」四四南村的午後浪潮

四四南村


  文青大概都喜歡「午後」這個詞,似乎在午後做什麼事情都顯得格外浪漫有味,例如在午後的小巷弄中漫遊、在誠品、在咖啡廳,閱讀、任音樂流淌,相較之下夜晚顯得俗氣、清晨又太過正經,於是,午後的行為都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陽光金。姑且,稱它是種午後新浪潮。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也有著這麼一點味道,在台北又不像台北,尤其在好丘進駐後,也讓平凡的老舍增添了不少新文藝的精緻氣息。四四南村位在熱鬧的信義區中、101大樓旁,像台北盆地中的小谷地,被周遭的高樓大廈包圍,這塊在台北凹下的地方,隱藏著國民政府遷臺後眷村的生活甘苦,是當時政府首建的第一批眷村,不過因應現代眷改,許多老屋舍、廠房已經拆除,僅留目前所見範圍,並設立眷村文化館,為這段文化按下了STOP,就此停住,不退也不再進。目前園區共分ABCD四排房子,每一排房子,最有趣的部分莫過於是家家戶戶只鄰著窄窄的巷子,前門對著前門,從自家門口跨一步就到了別人家中,也彷彿也為當時輾轉遷臺的同命人,見證緊密分不開的革命情感。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四四南村


  後記:即日起至29日舉辦龍來台北眷村文化節

2012年2月5日 星期日

最美的晴天

最美的晴天


  整個1月份,台北的日照時數只有破天荒的18個小時,其他時間陰鬱的化不開,但這就是台北,那住在陰鬱裡的人也早已習慣。不過這週末難得放晴,卻讓人在公園的角落中,發現失散多時的溫情。

  或許,沒有失散,只是忘了去感受。

  只願,那天、那人、那心呀,都感到幸福。

2012年2月2日 星期四

難得追星‧賽德克巴萊 PART 2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羅馬公路過關西後,循指標可進到馬武督探索森林(118縣道37.5K處附近),這裡除了是賽德克巴萊拍戲部分場景之外,也是知名偶像劇《綠光森林》的拍攝地,不過後者沒看過。

  相較於義興一帶場景的消逝,馬武督探索森林中的保存較為良好,包括製材場與駐警所,以及馬赫坡社被日軍轟炸後,老莫那魯道帶領族人避難的山洞,還有部分沒留下實際場景的拍攝自然景點等共5處,在森林遊樂區中都有詳細標示,可按圖索驥。

  1.製材場與駐警所
  過了收費口後約200公尺就可看到位於路邊左側的製材場小木屋,猶記本地的劇情是某位族人(忘了)在幫日人搬運木頭時,於過程中掉落山谷,回到製材場後被日警毆打,雙方衝突一觸即發,不過後來老莫那魯道出面制止。製材場旁的駐警所則是宿舍(警察的名字依舊忘光光)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這兩棟房子保存尚完整,房前的綠地上還有一些木材,想當然爾都是空心的假道具。而劇情中這位族人差點失足,使原木滑落山谷的場景亦是在森林園區中(過遊客中心後再繼續步行入內才能依指標看到),當時為了拍戲而將這段山徑上的圍欄暫時撤除,現在已經恢復,但由於此片段並沒有留下任何場景,乍看就是一段普通的山徑,若非有說明,還真是想不到啊。

  在這段山徑附近,同樣還有一處是「小島一家人遇見沙比‧荷坡」的地方,HMM…就是兩塊大石頭,如果影迷特地來朝聖,也真是太有心了…。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必須配指示牌才能服用的場景,因為現場就是兩顆大石頭)


  2.避難山洞
  這段畫面應該較令觀眾印象深刻:在馬赫坡社被日人轟炸後,老莫那魯道帶領族人躲在某山洞避難的片段,還有老莫那魯道和巴萬在火邊的對話。山洞就位在第一停車場後方,材質應當是某種樹膠合成或壓克力,但乍看之下十分逼真,散落地上的石頭栩栩如生,不過一舉起來便知道真假。山洞右前方有一顆倒塌的樹幹,則是莫那馬紅自縊的場景,雖然電影中馬紅沒死,但這棵樹卻已經先枯倒了。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石窟上還有山蘇)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樹也從容就義了...)



  3.孟宗竹林
  根據園方的說明,這裡是莫那魯道與鐵木‧瓦歷斯打鬥的場景之一,不過同樣的,綿密的竹林裡沒有留下任何場景,只是一個取景處。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沒說大概也沒人看得出這在做什麼吧...)

2012年2月1日 星期三

難得追星‧賽德克巴萊 PART 1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或許是出自於生性懶散,所以我向來沒有追星習慣,對於電影場景也沒有太深研究或想刻意造訪,不過最近去了羅馬公路(連接桃園羅浮鄉與新竹關西馬武督的118縣道,與北橫相接),才間接得知原來去年話題炒得跟101一樣高的賽德克巴萊電影中,有不少場景都在這裡拍攝,是除了即將謝幕的林口霧社街之外,想追星的一個重要自然景觀處。

  前陣子剛好有個新聞,是賽德克巴萊錯失了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決選,而魏德聖導演說了句:「希望觀眾不要罵我。」如果真有這件事,那也是觀眾太無理取鬧。猶記以前聽到一句話說:「演戲的是騙子,看戲的是傻子」,在看完賽片以及相關細膩搭建的場景後,我認真覺得,其實傾家蕩產去拍戲圓夢的才傻,傻得讓人感動。

  位於台7線(北橫)22.5K處,距離羅馬公路入口不遠處就可以看到一座粉紅色的原民圖騰小牌樓,寫著義興橋,從入口循階梯往下約10分鐘即可到橋頭。義興吊橋是電影中馬赫坡社吊橋的場景,在橋的對岸還能看到吊橋頭上貼著零星的保麗龍板,一旁還有燒成焦黑的日警駐在所,而橋下的山坡台地即是馬赫坡社的故鄉,可惜劇中曾出現過的數十間草屋、穀倉和瞭望台等場景都已經在戲末的大火中毀於一旦,因此現在再望去,其實也不過是一片荒蕪的草地,僅存一些殘餘的木材,而走過橋後,也可順著路基右轉走下台地一看。走在僅一人寬、約200公尺長的義興吊橋上,古老的便橋簡陋之姿讓人走得心驚,但視野卻極好,兩端山脈夾側,冬季的大漢溪枯水靜靜流淌,也可以算是北橫上一個靜謐的私房小景點吧。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從入口往下還得走5-10分鐘階梯才會到橋頭)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看起來已經沒人維護)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義興吊橋的橋面還是簡陋的木頭)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從橋上往右看的這片台地就是昔日馬赫坡社的場景,不過在戲末大火中全數燒毀了)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走過橋可看到另一端的橋頭還貼有零星的保麗龍板)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橋頭旁被燒毀的日警駐在所)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場景
(美麗的大漢溪景色)


  後記:鄰近的小烏來也是拍戲場景之一,風動石旁據說是年輕莫那魯道出草的畫面拍攝地。不過坦白說…戲裡面這條溪、那條溪,其實看起來都很像,而且也沒留下場景布置,實際到了,可能還真要有點想像力;但若因戲而讓大家願意多出門去看看台灣美麗的山水溪谷,也真是不錯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