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8日 星期六

「祕魯」漆黑中,前往馬丘比丘

Cuzco 大雨後

公車站


  2008.10

  在庫斯科的雨季即將到來之前,已經開始那麼一點跡象。午後,遠方烏雲總像鉛塊一樣緩慢壓了下來,空氣滯鬱難伸,一場沒來由的大雨說下、便下了,遊客們閃身躲進紀念品小店,不專心地把玩,等著另一場天明。

  當時為了省錢,我們捨棄從庫斯科直接搭火車到馬丘比丘山腳下Aguas Calientes小鎮的便利,而使得這段路程變得很漫長,先是得搭巴士前往Urubamba,再轉小巴至Ollantaytambo,然後再轉搭火車至Aguas Calientes,準備隔一天再搭巴士上馬丘比丘。記得出發那天,在庫斯科午後一場大雨中,和友人狼狽地捲起褲管、踩水狂奔前往巴士站搭車,突如其來的暴雨瞬間淹進市區,原本的黃土泥塵滾成一小條黃河汩汩流出,誰能想像,在三千多公尺的高山上,淹水了。

途中
(途中短暫的天晴)


  到Ollantaytambo時雨還是間斷下著,身上的衣服已經濕過幾回,又餓又冷,灰濛濛的天空像是沒打算停止這場折磨:火車誤點了、停電了。驟降的溫度是雪上加霜,所有的遊客買了像小飛俠一般的斗篷狀便利雨衣,擠在漆黑的車站,等待火車進站。

大玉米
(半天以來唯一的糧食,顆粒像1元銅板、超大的玉米)


  忘了等待的時間,火車終究到了,但車上微弱的電力讓老舊的車廂變成昏淡的暗紅色,而停電之故,窗外伸手不見五指,我們像坐上幽靈列車般穿過一座又一座的山。

  抵達Aguas Calientes,依舊停電,一下車所有的遊客一哄而散,而我們拿著手電筒,克難地在路旁研究地圖,不知道晚上要住哪。揹著所有行李,大力吸著被大家瓜分後所剩無幾的稀薄空氣,喘著走過無數的階梯,上上下下,敲了幾間民宿的門,最後其實也沒什麼好挑的,都是一片黑,還挑什麼房型呢?只問了有熱水嗎?便住下。老闆好心給了我們一根蠟燭,好用來洗澡時做照明,直視那點光居然安撫了今日一天的疲憊。

  街上,每家店中都透出微弱的蠟燭光。下了一天的雨總算結束,我也不再心心念念著電,和友人又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地在某家餐館坐下,意外得到一場燭光晚餐,雨停的山谷變得安靜清明,只是有隻蛾,牠總是撲著我們桌上的火而來,我捏著牠離開,沒多久又死命地飛回來,

  傻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