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7日 星期二

「高雄」柴山‧一簾幽夢秘境

柴山


  柴山,已經和猴子畫上等號,變成西遊記的花果山,前陣子不時有猴仔闖進大學宿舍、溜進便利超商、搶走遊客早餐之類的新聞,大概是讓當地居民又愛又恨吧。仔細想想,自己已經十幾年沒去過,在上周難得有機會要去爬爬山,不過由於是平日,所以遊客不多,當獨自走在木棧道上時,樹梢斷續傳來沙沙聲,躲在樹枝間的猴群,用種審視、警戒的眼神不停盯著自己的步伐經過,其實還真有點毛骨悚然,怕該不會惹他們不開心就要衝上來把我抓走吧。

  這次特別上山,其實都是為了傳說中的「一簾幽夢」,由於對柴山不熟,所以走起來戰戰兢兢,不過第一次去就找得到,我想大概難度只有半顆星吧:往泰國谷方向前進,入口會有設「泰國谷」的木牌,走進去後順著地上的路徑走約5分鐘左右,過了攀繩索的那一段,往右邊一個不起眼的石縫中走過去就可以看到了。

柴山泰國谷
(泰國谷路標)

柴山
(走進泰國谷,沿途的山壁景色)

柴山


  一簾幽夢其實就是錦屏藤的氣根,在前往泰國谷的沿途上其實陸陸續續都看得到,只是在泰國谷內的這個山縫腹地特別密集,彷彿從天而降的垂簾,所以特別夢幻,尤其氣根底部是紅色、上半部是黃色,遠看就是淡淡的粉色,徐風慢吹格外讓人心情也跟著柔軟。不過,範圍說大不大,大概只是幾公尺寬的一塊區域,但特別的景色也讓人大呼這趟值得了。

  PS. 一個人上山的缺點便是需要有人物凸顯景色時,得在石頭上架相機勉強自拍,一個人在山中跑來跑去很像傻子....

高雄柴山
(最後,一定要來隻猴子的)

2012年3月25日 星期日

「南迴」枋寮車站剪影

火車南迴線

  南迴的起站應該算是枋寮,近幾年周邊改造成迷你的鐵道藝術村,聞名已久,也終於有機會能去走走,儘管當天是假日,不過遊客卻是出奇的少,有點冷清,但,也好。

火車南迴線
(車站本身並不特別)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但月台旁的彩繪非常有趣)

火車南迴線
(大多數的遊客都是為此前來)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村裡的小黑貓)

火車南迴線
(裝置藝術)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鐵道村旁的彩色方格小村落)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2012年3月24日 星期六

「南迴」藍皮普快 Peace & Love

火車南迴線
(起站:枋寮站)

  闊別5年餘,再次搭上南迴線的藍皮普快列車,緩慢依舊、復古依舊、寂靜依舊,不過現在這班藍皮車(車次:3671)僅剩每天在台東-枋寮間來回各一班,相當「珍貴」,逆行方向從枋寮出發、依序經過加祿、內獅、枋山、枋野、古莊、大武、瀧溪、金崙、太麻里、知本、康樂、台東,由於一站一站停,所以光這段就得坐上2個小時多。

  和白鐵仔一樣,藍皮車每一站都停,也一樣有著能自由打開的窗和空蕩蕩永遠坐不滿的車位,山風或海風不時來回灌著,氣氛是冷氣車所沒有的輕鬆。

  南迴這班普快讓沿途幾個比出國還難到達的無人小站都有機會能讓人停下來看看,若說到車站的特色,其實也並無其他,只是一種遠離塵囂的平靜感,時不時穿過的隧道,捲起一種濃濃的泥土味,瞬間暗了的車廂中,零星點綴昏黃的燈光映出生鏽的電扇,所有的乘客像坐進時光列車,不知道出口將要通往哪裡,可能是海、可能又是另外一片森林,或是再穿過一個山頭,但也許更像是通往乘客心中的一種對風光明媚的期待吧。

  不需要趕時間,真好,更何況我以為的浮光掠影,其實是老列車走過的一輩子。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火車南迴線
(車廂連結處)

火車南迴線
(沿途)

2012年3月16日 星期五

「轉錄」《鐵道人與事》白鐵仔光華號特快車

玉里車站

DSC_1200

  不曉得文章哪天會消失,所以轉貼一下,雖然是2005年的文章,但依舊很實用。

自由副刊原文出處

  文◎洪致文
  應該有不少民眾仍然記得,在西部縱貫鐵路還沒有電氣化前,台鐵有一種「光華號特快車」曾經雄霸鐵道舞台,並被譽為「台灣最快的火車」。這批車因為外形亮麗,又被鐵道迷、鐵道員工趣稱為「白鐵仔」,可說是台灣鐵道歷史上相當傳奇的車輛。這批車的名留青史,不只因為它曾創下速度記錄,而是它的引進,代表的是美國式流線形不鏽鋼車與日本製柴油客車的技術融合,是一種東西方設計理念混和出來的綜合體車輛,可說是世界鐵道史上的重要作品呢!

  時間回溯到民國五十五年,台鐵利用世銀第一期貸款,向日本的東急購入二十五輛這款柴油動力車(DR2700型)與六輛附隨拖車(DR2750型)。它們因為車身以不鏽鋼打造,與過去既有的柴油客車都不相同,必須以專用編組來運用,因此台鐵將這些車所開行的列車定名為「光華號」,選擇蔣總統誕辰的十月三十一日開始開行。因為光華號的誕生是為了要配合給「偉大的蔣總統」祝壽,因此開行之初,它的車頭裝飾除了掛有光華號的名牌外,還為了祝壽寫有「萬壽無疆」標語。

  光華號雖為日本製造,但外形卻強烈模仿美國Budd公司所製造的鐵道柴油客車RDC(Rail Diesel Car),因此研究光華號的身世源由,就不能不提美國Budd的這款車。

  Budd公司在一九四九年,以結合流線形不鏽鋼客車外觀與兩具柴油引擎的動力,推出了第一輛的RDC,並於該年九月十九日正式於芝加哥聯合車站公開展示。這種RDC自走柴油客車,車頂散熱裝置與台鐵光華號十分相似;台鐵購買的這批車,其實是經過美國Budd公司的授權而由東急製造。

  美國的Budd公司後來發展出一系列的RDC柴油客車,絕大部分車體長都是標準的八十五英呎。這批車的設計理念,其實是為了因應美國大陸上許多閒散區間的客運需要而誕生的。它每節車都有動力,並有兩具系統獨立的引擎,因此即使是單節運轉而在荒郊野外有一具引擎故障,也能靠剩下的一具引擎安全地返回目的地,而毋須等待救援車輛抵達。況且,在實際運用時,RDC常是兩輛聯掛一起跑,要真的一次四具引擎全部在半路上掛掉也實在不容易。

  這樣以動力過剩理念來增加信賴使用率的RDC,代表的是美國在二次大戰後漸入黃昏的鐵路客運業務。當時,高速公路被快速興建到美國各地,火車的客運急速萎縮,鐵路公司為了節省成本,無法再一直開行長大列車,於是RDC這種可以單節跑又可以隨情況機動聯掛的柴油客車設計,便相當受到鐵路公司歡迎,於是在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六年間,共製造了三百九十八輛。它們是美國大陸上黃昏鐵道事業的最後一顆明星,也是很多鐵路客運最後行駛的車種,頗有終結者的架勢。

  二次大戰後的台灣,在進入美援時期受到美國的強烈影響下,特別是美籍顧問的意見,常常讓台鐵就這樣買了或用了美國式的產品。把Budd設計的標準軌RDC縮小改成適合台灣較窄軌道的車身,相信一定也是台鐵向美國取經來的結果。但是台鐵的光華號與美國RDC體型相比小了一號,且車頭造形與客室又因日本製造的關係,反而是以日本柴油客車的尺寸製作──一種東西融合的台灣版RDC就此誕生。

  台鐵的光華號除了外觀閃亮引人注意外,動力車內部暗藏排氣管的「月洞門」,也是很多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據台鐵當年的描述,此月洞門由有花紋的不鏽鋼板製成,可「增加情調」,是其內部設計的一大特色。這個月洞門其實可供兩部引擎「暗藏」排氣管之用,車底下的空間也可以像RDC一樣裝設兩具引擎,不過在台鐵的使用上,終其一生都沒有裝上第二具引擎。

  光華號特快車在西部幹線電化完工後停駛,但車輛繼續使用在非電化的幹線支線中,甚至曾在北迴線剛通車時,於台北、花蓮間狂飆。在通勤電車尚未大量引進前,白鐵仔還曾以柴快之名,使用於北部與中部的電氣化通勤區間。最近幾年,因為白鐵仔車體逐漸老舊,僅剩部份動力車仍活躍於花東線的一些班次上;至於白鐵仔拖車,則已經全數報廢,僅剩一輛保存車在台東。

  雖然這批當年的光華號特快車已經漸漸淡出鐵道舞台,但是最近卻常榮膺重任支援特別列車的包租活動,種種的「懷舊之旅」總是一推出車票就馬上搶購一空。拚命想賺錢彌補虧損的台鐵,難道看不出「光華號特快車」的閃亮招牌,可比那些常常拋錨在半路上、一點也不自強的韓國自強號要更有人氣更有魅力?台鐵不如好好整修幾輛狀況尚佳的光華號車廂,讓它們恢復當年閃亮的白鐵外衣,以及懷古復舊的座椅內裝,不定期地跑跑特別列車、觀光路線,相信應該會更受社會大眾的歡迎吧!

2012年3月15日 星期四

「花蓮」光華號之白鐵仔普快,買便當去

DSC_1205


  月初在新聞報導中指出花蓮的山里隧道貫通,明年底花東鐵路電氣化將完工,台北台東的通車時間最短可縮減至3.5小時。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以後去花東再也不用比出國還麻煩,憂的是現在花蓮市以南至台東這段沒有電線桿的鐵路風光,還有像社區巴士一般的普快車,未來也可能將慢慢走入歷史了。

  有時候,隨著城市的發展,未來需要被緬懷或記憶的場景也越來越多,但仍感到慶幸,我們曾都親身經歷過這些專屬於我們的這個年代。

DSC_1290
(志學站)

DSC_1244
(富源站)



  目前台灣火車可以開窗的車種,大概只剩跑南迴的藍皮普快,以及花東之間的白鐵普快(光華號),這次環島中恰巧都坐到了,雖然時間花得很長,每站都停,但那種老舊機體運行在鐵軌的巨大摩擦金屬聲、動輒就停下來等其他車班經過的發呆空檔、拉開窗風灌了進來,不是山、就是海的味道襲面而來,所有感受再真實不過,讓搭火車不再只是為了抵達目的地,而是慢慢地、慢慢地,清楚知道自己經過了什麼。可惜的是這些車班很少,南迴的藍皮車單向一天只有一班車,白鐵仔最多也不過3班。

  記得這次同行的台東神秘客說,小時候他們都是搭這種普快車,一直等到他上大學,離開家鄉去了北部,才知道原來火車有空調,好稀奇;結果現在,反倒是我這種都市人一心想要來體驗這種開電扇的普快車,這種轉變也好稀奇。

DSC_1217
(花東縱谷沿途景色)

DSC_1245
(車內)

DSC_1299
(不銹鋼的白鐵外皮)

DSC_1284
(白鐵仔編號DR2715)


  我們從台東搭了一般的區間車到玉里,在月台上就看到停著一輛只有兩節車廂的白鐵仔,心動之餘,我們捨棄了去玉里晃晃的機會,直接坐上這班往花蓮的車。車上設施和藍皮普快大同小異,一樣是鏽到不行、難推的窗戶,還有斑駁綠皮的座椅,車頂的電風扇和車廂角落積滿了灰塵,車廂間的位置則是畫滿了塗鴨和「XX愛XX一輩子」,且由於白鐵仔只有兩節車廂,所以我們座椅的前方就是火車司機的位置(雖然那只是一個小小、只能容納一個人的小房間)。車上乘客始終寥寥無幾,大家蹺腳、泡茶聊天、忙著拍照,列車長也熱情地跟當地居民彷彿早已熟識一般聊開,而空蕩蕩的車廂就像當自己家一般,大夥自由來去,從車頭走到車尾也不過一分鐘。

  火車基本上每一站都停,跟社區巴士一樣,而且動輒就得停下來等待其他車班經過,所以幾乎在每一站都有充足的時間可以下車到月台拍照、看火車過山洞,也算是另外一種收穫。有趣的是記得到鳳林站時,通常在月台都會有媽媽們兜售好吃、正宗的全美行火車便當,不過由於當天抵達時間已過中午,月台沒人,悠閒在這邊等會車時,就有乘客直接下車走到火車站對面買便當再回來,甚至熱心的列車長還在車上做調查說:「有誰要便當的,我請他們送過來…」這麼貼心、有人情味的「社區巴士」,大概是坐白鐵仔才有的福利吧。

玉里車站
(玉里車站)

三民車站
(三民車站)

DSC_1227
(瑞穗車站)

DSC_1237
(富源車站)

DSC_1246
(鳳林車站)

南平車站
(南平車站)

志學車站
(志學車站)

DSC_1287
(志學車站)

DSC_1298
(志學車站)

豐田車站
(豐田車站)

DSC_1252
(車內的塗鴨)

DSC_1220
(停車中)

DSC_1212
(窗戶一角)

DSC_1209
(火車駕駛的小房間)

DSC_1210
(短短的車廂一目了然)

DSC_1202
(綠皮座椅)

DSC_1196
(乘客寥寥無幾)

DSC_1308
(普快車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