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6日 星期五

「轉錄」《鐵道人與事》白鐵仔光華號特快車

玉里車站

DSC_1200

  不曉得文章哪天會消失,所以轉貼一下,雖然是2005年的文章,但依舊很實用。

自由副刊原文出處

  文◎洪致文
  應該有不少民眾仍然記得,在西部縱貫鐵路還沒有電氣化前,台鐵有一種「光華號特快車」曾經雄霸鐵道舞台,並被譽為「台灣最快的火車」。這批車因為外形亮麗,又被鐵道迷、鐵道員工趣稱為「白鐵仔」,可說是台灣鐵道歷史上相當傳奇的車輛。這批車的名留青史,不只因為它曾創下速度記錄,而是它的引進,代表的是美國式流線形不鏽鋼車與日本製柴油客車的技術融合,是一種東西方設計理念混和出來的綜合體車輛,可說是世界鐵道史上的重要作品呢!

  時間回溯到民國五十五年,台鐵利用世銀第一期貸款,向日本的東急購入二十五輛這款柴油動力車(DR2700型)與六輛附隨拖車(DR2750型)。它們因為車身以不鏽鋼打造,與過去既有的柴油客車都不相同,必須以專用編組來運用,因此台鐵將這些車所開行的列車定名為「光華號」,選擇蔣總統誕辰的十月三十一日開始開行。因為光華號的誕生是為了要配合給「偉大的蔣總統」祝壽,因此開行之初,它的車頭裝飾除了掛有光華號的名牌外,還為了祝壽寫有「萬壽無疆」標語。

  光華號雖為日本製造,但外形卻強烈模仿美國Budd公司所製造的鐵道柴油客車RDC(Rail Diesel Car),因此研究光華號的身世源由,就不能不提美國Budd的這款車。

  Budd公司在一九四九年,以結合流線形不鏽鋼客車外觀與兩具柴油引擎的動力,推出了第一輛的RDC,並於該年九月十九日正式於芝加哥聯合車站公開展示。這種RDC自走柴油客車,車頂散熱裝置與台鐵光華號十分相似;台鐵購買的這批車,其實是經過美國Budd公司的授權而由東急製造。

  美國的Budd公司後來發展出一系列的RDC柴油客車,絕大部分車體長都是標準的八十五英呎。這批車的設計理念,其實是為了因應美國大陸上許多閒散區間的客運需要而誕生的。它每節車都有動力,並有兩具系統獨立的引擎,因此即使是單節運轉而在荒郊野外有一具引擎故障,也能靠剩下的一具引擎安全地返回目的地,而毋須等待救援車輛抵達。況且,在實際運用時,RDC常是兩輛聯掛一起跑,要真的一次四具引擎全部在半路上掛掉也實在不容易。

  這樣以動力過剩理念來增加信賴使用率的RDC,代表的是美國在二次大戰後漸入黃昏的鐵路客運業務。當時,高速公路被快速興建到美國各地,火車的客運急速萎縮,鐵路公司為了節省成本,無法再一直開行長大列車,於是RDC這種可以單節跑又可以隨情況機動聯掛的柴油客車設計,便相當受到鐵路公司歡迎,於是在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六年間,共製造了三百九十八輛。它們是美國大陸上黃昏鐵道事業的最後一顆明星,也是很多鐵路客運最後行駛的車種,頗有終結者的架勢。

  二次大戰後的台灣,在進入美援時期受到美國的強烈影響下,特別是美籍顧問的意見,常常讓台鐵就這樣買了或用了美國式的產品。把Budd設計的標準軌RDC縮小改成適合台灣較窄軌道的車身,相信一定也是台鐵向美國取經來的結果。但是台鐵的光華號與美國RDC體型相比小了一號,且車頭造形與客室又因日本製造的關係,反而是以日本柴油客車的尺寸製作──一種東西融合的台灣版RDC就此誕生。

  台鐵的光華號除了外觀閃亮引人注意外,動力車內部暗藏排氣管的「月洞門」,也是很多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據台鐵當年的描述,此月洞門由有花紋的不鏽鋼板製成,可「增加情調」,是其內部設計的一大特色。這個月洞門其實可供兩部引擎「暗藏」排氣管之用,車底下的空間也可以像RDC一樣裝設兩具引擎,不過在台鐵的使用上,終其一生都沒有裝上第二具引擎。

  光華號特快車在西部幹線電化完工後停駛,但車輛繼續使用在非電化的幹線支線中,甚至曾在北迴線剛通車時,於台北、花蓮間狂飆。在通勤電車尚未大量引進前,白鐵仔還曾以柴快之名,使用於北部與中部的電氣化通勤區間。最近幾年,因為白鐵仔車體逐漸老舊,僅剩部份動力車仍活躍於花東線的一些班次上;至於白鐵仔拖車,則已經全數報廢,僅剩一輛保存車在台東。

  雖然這批當年的光華號特快車已經漸漸淡出鐵道舞台,但是最近卻常榮膺重任支援特別列車的包租活動,種種的「懷舊之旅」總是一推出車票就馬上搶購一空。拚命想賺錢彌補虧損的台鐵,難道看不出「光華號特快車」的閃亮招牌,可比那些常常拋錨在半路上、一點也不自強的韓國自強號要更有人氣更有魅力?台鐵不如好好整修幾輛狀況尚佳的光華號車廂,讓它們恢復當年閃亮的白鐵外衣,以及懷古復舊的座椅內裝,不定期地跑跑特別列車、觀光路線,相信應該會更受社會大眾的歡迎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