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7日 星期三

從外星球來的眼鏡猴兒

薄荷島
  如果沒到過巧克力山或看眼鏡猴,大概就不能說到過薄荷島吧,不過在島上多的是機會可以去,因為每個嘟嘟車或計程車司機都有一張制式的「行程表」,一天就能帶遊客繞完薄荷島的主要景點。迷你的眼鏡猴是薄荷島的「名產」,體積不過一個拳頭大,但突出的大眼佔了整個臉的一半,短脖子跟貓頭鷹一樣可以180度轉動,鼻子和耳朵倒是有些像蝙蝠,長相古怪的很有喜感,若有一天發現他是外星球來臥底的生物應該也不會太令人意外。

  我們很幸運,在Sagbayan Peak售票口旁的小型眼鏡猴展示區遇到一個超熱心的館員,他看我們對小怪獸興奮異常,看到眼睛發亮,索性把門暫時關上,確保沒有其他人進來之後,將眼鏡猴偷偷放到我們的肩膀上(但要求我們不要碰觸他,只能看),讓我們近距離和他面對面,仔細把他看得清楚。小傢伙體重很輕,不過一個巴掌大,放在身上根本一點感覺也沒有,但他的「深邃大眼」直勾勾盯著你看時,總覺得他有千言萬語想說。

  眼鏡猴長得像小老人、也像尤達大師,更像外星人,且因為是夜行性動物,所以白天攀在樹上的時候幾乎不動,還以為他動作緩慢,但其實不然,他跳躍起來跟青蛙一樣伶俐,從這棵樹到那棵樹,輕輕鬆鬆,一轉眼就會跟不上他。館員後來還熱心地表演餵食秀,拿出一根長長的鐵叉,在準備好的鐵桶裡抓出一隻活蟋蟀串上,再送到眼鏡猴的嘴巴,他們吃得卡滋卡滋作響,原本放空的大眼也因為帶著見獵心喜的興奮感而變得邪惡,緊緊握住那隻小蟲往嘴裡送,津津有味好像很美味一樣,卡滋卡滋….

  套一句最夯的喬喬用法:「有一千兩百萬分可愛!」

  備註:島上有好幾個地方可以看到眼睛猴,位於Sagbayan Peak旁的是室內空間,不用購票,但有放Donation BOX,另外還有一個較大的露天復育區,遊客也較多,門票60P,會有好幾位工作人員先幫大家把眼鏡猴的位置找好,站在樹下指引遊客觀看、簡易解說。

薄荷島

薄荷島
(這張看起來有點像蝙蝠)

薄荷島
(復育區門口的雕塑有些嚇人...)

薄荷島

薄荷島
(這個角度看起來很像星際大戰裡的尤達大師)

薄荷島
(津津有味地吃著工作人員給的蟋蟀)

2012年11月4日 星期日

秋末的尾巴

草嶺芒花季
(草嶺古道)

  不知不覺一年又要過了,日子以光速進行,想停也沒辦法,但秋天還是讓人喜愛的,尤其是這季節裡的晴天,溫度和濕度幾乎是一種完美的比例,像是發出一張邀請函一樣請大家一定要出門走走。位於新北市貢寮與宜蘭大里之間的草嶺古道,每年11月都會舉行芒花季,米白色芒草優雅地點綴山頭和山徑,隨風搖曳如浪花,看了心也要柔軟了一樣。

草嶺芒花季

草嶺芒花季
(這張照片告訴我們出門要記得帶拭鏡布)

  上次去走草嶺已經是好幾年前,這次配合好天氣出門,預計從台北搭火車到福隆火車站,步行上山,經遠望坑親水公園、雄鎮蠻煙碑、虎字碑、觀景台、大里天公廟,一路走到大里火車站,全程約8.5公里,最後再搭區間車至大溪吃海鮮。多麼完美的行程呀,只是假日往瑞芳方向的火車永遠是人滿為患,擠在車上的遊客像是抱在一起一樣的擁擠,提醒著大家:「嘿,今天是假日啊。」

  從貢寮站或福隆站都能走上草嶺古道,過遠望坑親水公園後人明顯以倍數成長,不記得以前草嶺有這麼多遊客,這次居然是連爬山也要排隊慢慢走,因為遊客太多,整個健行人龍拉得老長,但路就一條,所以大家也只能配合著放慢速度走,也好,風景本就該慢慢一點一點看的,有趣的是百年前草嶺作為宜蘭和新北間的重要商貿要道而興起,現在的「榮景」也彷彿是倒轉時光回百年前一樣重現熱鬧。可惜的是沿途看到很多遊客人手折一隻芒花當伴手禮帶下山,看了實在心疼呀。

  花還是要開在土地上才美,拔了回家也只是任他枯萎而已,好可惜。

草嶺芒花季
(遠望坑親水公園)

草嶺芒花季
(遠望坑親水公園的水梯田)

草嶺芒花季

草嶺芒花季
(山頂的觀景台可以遠眺龜山島)

草嶺芒花季

草嶺芒花季
(長長的人龍)

草嶺芒花季

草嶺芒花季

草嶺芒花季


2012年11月1日 星期四

島外又有島,薄荷島外海的處女島

薄荷島
(處女島的海水和天空,顏色乾淨的很純粹)

  一直覺得薄荷島是個旅遊CP值很高的地方,有蔚藍的海、有放鬆的氣氛,有河有山,有珍奇動物,大致上一個旅遊勝地該具備的條件似乎這裡都有了,而且整體而言食宿消費並不昂貴,旅客雖多,但還不致於擁擠,仍然能保有一點寧靜感。

  來這裡三天兩夜我都選擇住在薄荷島南端的邦勞島(Pandlao Island),著名的Alona Beach就像是條小型的墾丁大街,民宿、餐廳、紀念品商店、潛水店林立,街上到處都有人推銷遊程,像是怕遊客閒著一樣,各式各樣任君選擇,最經典的莫過於是包船出海到幾個附近小離島走走、浮潛、看海豚,一船也只要1,200披索,十分便宜。無法不推薦,因為其中的處女島(Virgin Island)和巴里卡薩島(Balicasag)實在美得讓人印象深刻。前者是一個小島,退潮後會露出細細長長的沙洲,像是小島延伸出來的手,將透明的海水擁在懷中一樣,而且由於水淺只到腳踝,幾乎讓人可以一直走到海中央去,特別的是遠方居然還有顆樹就這麼長在海水裡,旁邊散落幾棵紅樹林植物(感覺像是紅海欖),不知從何而來也沒得問,就暫時留下這個謎吧。

  不過,長長的沙洲上像是高速公路設有收費站一樣,每走幾步就有一個小販,每攤大同小異,都是賣椰子汁、貝殼,以及可現殺現吃的海膽(Sea Egg),還有不少小朋友頂著大太陽來向遊客兜售項鍊,他們辛苦地在毫無遮蔭的海上討生活,我們才走幾分鐘就被豔陽蒸熟了,更何況他們待了一整個上午。儘管如此,眼見他們的生計辛苦,但心裡仍然是矛盾的,因為我始終不願意購買這些貝殼或海膽,最實際的例子是當我沿著沙洲漫步時,去程還看見腳邊有兩隻海星,驚嘆這裡環境保護的真好,但走完繞回來居然馬上只剩下一隻,至於另外一隻去哪了?我想我們都能猜想到的。

  環境保護和生計,始終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薄荷島
(處女島往外延伸出細細長長的沙洲,風景絕美,每個人像是走在天堂裡一樣)

薄荷島
(遠眺處女島)

薄荷島
(海中央的小販)

薄荷島
(島上毫無遮蔭,實在找不到理由不捧場一下椰子汁)

薄荷島
(可現買現殺的海膽)

薄荷島
(彎彎的沙洲像是將海水擁抱在懷裡)

薄荷島
(許多小朋友會跟在遊客身邊兜售紀念品)

薄荷島
(遠方的海中央有顆樹,旁邊是保土的紅樹林植物,而坐著的人其實是在「灌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