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1日 星期四

親者痛

  昨天在網路看到一張照片,是2歲男童王昊遭母親同居人慘忍虐死的遺照,全身黑青發腫體無完膚、指肉翻裂,家屬把照片公布是因為二審判決出爐,結果加害者因為有「道歉」和有把小孩帶到醫院,所以被認定是有懺悔而逃過死刑,減刑為有期徒刑30年,王昊的姑姑在記者會中聲淚俱下控訴司法不公,看了好不忍心。

  這讓我一直想起去年有一次,老媽獨自在老家照顧孫子(一樣是2歲的小男孩),午後她只是到2樓陽台澆個水,卻不小心給鎖在外頭,焦急小孩獨自待在家裡會惶恐、緊張、發生危險,居然不知哪門子的腎上腺素發達,她居然情急之下試圖從2樓「爬」到1樓,想當然耳她一踩空就摔了下來,幸好只是外傷,但也讓我聽得嚇出冷汗,也赫然意識到母親對我們這些兒女,甚至是我們的小孩的愛都一樣強烈到連命都可以冒險,我後來每每講起這件事都笑說為母則強,為嬤更強。
  
  親人的愛無可替代,他們願意付出所有只為了幫所愛的家人遮風擋雨,所以當有一天看到自己的親人承受那麼大的痛苦,那是種多大的折磨,旁人不會了解、廢死聯盟不會了解,憑什麼非得要求被害者得學著原諒和寬容?

  2歲啊,我的小外甥也2歲,那麼可愛的年紀,該當是享受這世界和愛的時候,但我看到這張照片心都揪了,看到判決結果更心碎,那些自以為是的「善」爛透了。

圖文轉錄自東森新聞


ETtoday > 社會 > 社會 2012年06月28日 14:29


2歲男童王昊遭虐死 姑姑:告別式眼睛還睜著
點評:除了泯滅人性,還真找不到其他形容詞了。

東森新聞記者羅欣怡、陳鴻宜/台北報導


新北市2歲男童王昊,去年11月被母親的同居人劉金龍還有三個毒蟲灌毒、拔指甲凌虐致死,一審法官孫正華罕見發表審理感言,認為4嫌泯滅人性,在法庭上誇張的替自己脫罪,判主嫌劉金龍死刑;昊昊的姑姑王薇君說,判刑不能讓她釋懷,只是還給他們公平正義而已。

昊昊的姑姑家,一個小角落放了一張昊昊生前笑得好甜的照片(下圖),照片前擺了他來不及玩的玩具和玩偶,這些都是各地網友寄來送給昊昊的。雖然玩具很多,但是變成小天使的昊昊已經玩不到了。


「告別式昊昊眼睛都還睜著…」講到心痛處,姑姑深深吸一口氣才能平復情緒。當時昊昊遭凌虐已經斷氣,才被劉金龍等人送到醫院急診室,隨即落跑。一審開了11次庭,姑姑每庭必到,但庭上4人都在狡辯。

劉金龍的律師說,用燒紅鐵釘燙昊昊的手,「可能為了止血治療」;周健輝說,昊昊看大人吸安非他命好奇跟著吸;許冠雄甚至說,昊昊是「痛到自己吸毒止痛」。把錯丟給2歲的小孩,連法官都看不下去。

主嫌劉金龍判一個死刑、三個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另外三個幫兇周健輝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許冠雄和鄭勝峰各判13年與14年徒刑。

就在宣判的前一天,昊昊被收押的爸爸寫信回家,上頭還提到昊昊被凌虐是他最深的痛,透過立委,昊昊的姑姑也希望保護孩童的「王昊條款」趕快通過,畢竟孩子的生命脆弱,不能一等再等。

2013年1月30日 星期三

寮國旺陽‧又愛又氣

寮國旺陽 Vang Vieng

  寮國雨季天,常是下午看見了烏雲,大雨就來了,有時傾瀉像颱風,有時不過細細水絲,原本行前擔心的雨季泥濘封路問題這次倒是幸運沒碰到。不過由於寮國沒有鐵路和高速公路,城市與城市間只有巴士和飛機可選,對有預算的我來說,「搭車」依舊是到寮國旅遊要學的第一件事。

  從首都永珍到旅遊勝地旺陽只要4個小時,由於前往旺陽的遊客很多,所以即便是淡季也不用擔心交通問題,隨時都訂得到車票出發,在瀾滄大道的早市(Tala Sao)後面就有可發車到旺陽的巴士站,有大巴和9人座小巴可選擇,前者是固定時間發車,速度較慢;後者彈性,湊滿人了就可以出發,中途不停所以速度也快,但微妙的是在巴士站買票不見得便宜,畢竟路邊掮客給遊客的開價還是偏高,在飯店訂反而不一定貴,且還能到飯店接送,方便許多。

  以石灰岩山水地形為特色的旺陽太有名了,小鎮到處都有旅館、餐廳、紀念品商店、旅行社,相較於寮國其他地方的清清淡淡,這裡相對顯得熱鬧。由於自己向來沒有預先訂房的習慣,所以抵達後也就隨意到南松河邊找了間有景觀的高腳屋住下,雖說偏貴了些,但小巧的木製陽台正對著石灰岩丘陵綿延的風光,雨季流量不小的河水在山腳下匆忙流貫,貫穿零星的傳統村落,流過青蔥翠綠的草地,深處山間的景色並不巧雕細緻,但卻淳樸天然,緩慢步調宛如跟外在世界無關一樣,來了才懂了旺陽為何這麼盛名遠播。

寮國旺陽 Vang Vieng
(泛舟和輪胎漂流在旺陽非常熱門)

寮國旺陽 Vang Vieng
(街上就有得租)

寮國旺陽 Vang Vieng
(沿途)

寮國旺陽 Vang Vieng
(荒廢無用的滑水梯)

  半途遇到的印尼弟弟約了下午一起去南松河玩輪胎漂流,顧名思義就是到街上租個大輪胎,讓店家載到3公里外的河中段,然後坐著輪胎下水,任水流慢慢載著自己漂呀漂過萬重山。冰冰涼涼的水坐著舒服,尤其淡季人少更棒,以前聽說河岸會有不少露天PUB可以喝酒、玩高空彈跳、咚茲咚茲的電子音樂聲四溢,但這次完全沒有遇到,多數時候的河段上居然只有我們兩個,距離拉得老遠沒有交談,四周安安靜靜,呈大字狀任由風吹。

  快抵達終點時(其實也沒有任何標示,只有一個貌似小碼頭的平台),看到許多光溜溜的孩子正抓著一些外國客人的輪胎,幫助他們停船,當然順便要些服務小費,隱約聽到那些歐美遊客笑說:「遇到海盜了」。但我寧可遇到海盜,因為海盜都忙著「搶劫」別人,後到的我一時疏忽忘了應該要準備靠岸,結果就順著雨季的快流繼續往前漂,當我驚覺時已經過了碼頭,怎麼用力划也停不下來,深怕再漂下去我就會漂回永珍,於是牙一咬就翻身下水,試圖用游泳的方式拖著輪胎回到岸邊。最終我狼狽上岸,可惜正準備喘口氣時,打開租來的防水袋,卻發現裡面都是水,相機載浮載沉,我臉綠衝到租輪胎店理論說這防水袋真不給力,水沒多深居然浸水,但店家堅持「判斷」是我使用不當。

  這種爭論想當然耳沒有結果,乖乖認賠一台新買僅半年的隨身小相機,不過腎上腺素真是有用,我都不知道原來我可以用英文跟人吵架。也幸好最後記憶卡還活著,救出文章中這麼幾張水上的照片,RIP…人家都是把心留在旺陽,我是留了台相機。

寮國旺陽 Vang Vieng
(水上活動的終點平台,背景的石灰岩山水景色真美)

2013年1月23日 星期三

台北也有山水畫

DSC_0499

  在台北超過10年,雖然常常嚷著要離開這座城市,但終究一直在這裡;雖然常常抱怨在這裡生活的瑣碎和壓力,但終究習慣了這裡的方便,偶而喘不過氣來時就會上山走走,讓自己抽離居住的水泥盆地,好好地看看它,好好想想在之中生活的忙亂。上週末天氣難得放晴,心血來潮到象山拍照,山上熱鬧的很,擠滿等待夕陽的攝影人;遠遠望去,久違的夕陽斜光透過迷濛灰霾將台北城染成一片橘黃,大抵跟古人賞霧吟詩有一樣的風雅,現代人也能睹「霾」思情,甚好甚好(大誤)。

台北

台北

  延伸:午後的老地方觀景台

2013年1月22日 星期二

寮國豐沙灣‧石缸平原 vs. 台灣彩虹橋‧醜波塊河堤

寮國豐沙灣 石缸平原 Plain of Jars
(石缸平原1號遺址)

寮國豐沙灣
(1號遺址位於鄰近谷地的制高點上,景色美得不真實)

  雖說石缸平原(Plain of Jars)略有名氣,不過這趟豐沙灣行卻讓「未爆彈」議題完全給轉移了焦點,反倒看石缸的時間很短。石缸平原顧名思義是在豐沙灣近郊一帶,有多達超過60個位址出現了數量上千、無法解釋來由的寬口石缸,大大小小各自散落在平原上,由於沒有任何明確的史料記載,所以至今仍無法肯定石缸用途,但多數認為是喪葬及祭祀用途,歷史最早據信可追溯回兩千多年以前。

寮國豐沙灣 石缸平原 Plain of Jars

寮國豐沙灣 石缸平原 Plain of Jars

  儘管目前已發現的遺址處眾多,但並未全部開放,加上昔日戰火因素,使得這些遺址或多或少曾受到損傷,也備受未爆彈所擾,因此只有少數確認「已清除乾淨」的遺址有開放讓遊客參觀,最熱門的包括1號遺址(距離市區較近,約8公里左右)、或是2號、3號等等,不過由於景觀大同小異,所以街上的行程安排通常只會挑選1-2處來參觀。

  1號遺址位於丘陵的制高點上,大塊綠地和鄉村景色在眼前延伸至地平線,風景優美深刻,讓人難忘;但更難忘的是一邊走著,卻看著清除未爆彈的工作人員正仔細地用金屬探測器在綠地上來回檢查,遊客只能走在紅線圍出的安全路徑上,或亦步亦趨跟在導遊腳後跟走,難得乖乖「不脫隊」。不過,讓遊客行走的其中一段路徑在我們造訪的前些時間居然發現有炸彈,幸虧提早找到,否則意外難免,這讓人實在走得心驚,也不免擔心起這些工作人員的安危。

寮國豐沙灣 石缸平原 Plain of Jars
(遊人路徑被發現有未爆彈)

  話說回來,石缸平原和復活島的石柱一樣,風格成謎,後人只能從蛛絲馬跡推敲最大的成因可能,但終究是沒有最標準答案,畢竟前人遺物已經無法言語。有趣的是,昨天下午去台北彩虹橋曬太陽時,發現中段河堤旁放了整齊的消波塊,排列有模有樣,不知5千年後的考古學者若挖到這些東西,他們又會怎麼猜測?該不會也變成某種文化遺產吧,但其實這只是設計很醜的消波塊而已(誤)。

台北

2013年1月18日 星期五

寮國豐沙灣‧Tham Pui山洞的火藥味

豐沙灣
  在豐沙灣雖只短短待了兩天,但卻已聽聞不少「從來不曾了解的寮國」。鎮上有兩大展示中心,都是為協助解決寮國未爆彈及倖存者經濟重建的人道組織,一是1994年起進駐寮國的MAG,以紅黑色的大骷髏頭為標誌,利用影片、圖文介紹現況與歷史,並募款義賣;其隔壁便是UXO (Unexploded ordnance - Survivors’ information center),館內多由年輕的志工管理,儘管他們未曾親身經歷這段過去,但依舊對自身的歷史瞭若指掌,也樂意向遊客講解。

  在UXO待了一會,乾淨的空間裡主要是義賣品以及相關書籍,但我卻被小黑板密密麻麻的字樣吸引過去,近看才知道原來上頭寫著的是截至目前為止該年的受傷人數資料,包括姓名、年紀、受傷地點與部位,光2012年1~9月居然還有十來起意外,輕描淡寫的數據像極沉重萬斤。值得一提的是館內還有一間迷你按摩室,是UXO協助倖存者家庭重建經濟的方式之一,希望藉由專長培訓他們自立,而駐館的按摩師父目前正是位被炸傷失明的大叔。這讓我想起從採訪影片中,一幕幕都是倖存者無奈的嘆息,但他們不全然是為了抱怨命運的不公,反而都是自責拖累家中經濟、無法幫助家裡賺錢,寮國人民的單純與認命著實令人動容。

  在跟UXO志工聊天的過程中,我才聽聞Tham Pui山洞事件,因此在街上參加導覽行程時特別要求拜訪這裡(UXO也可幫忙安排相關戰事遺跡行程)。越戰期間,美軍對豐沙灣下達殲滅指令,受害最深一貫是赤裸裸面對戰火凌遲的平民百姓,當時為躲避轟炸,許多居民攜家帶眷躲在偏遠山洞裡等待奇蹟,可惜並非每個人都能幸運見到下個天明。豐沙灣近郊的Tham Piu山洞是最悲劇性的一次轟炸事件,當時共有374人帶著家當、家禽和寵物暫時住在洞裡,如同小小社區一般,儘管山洞位於偏遠的半山腰,卻仍然被美軍發現,1968年11月24日,炸彈無情直射而入,幾秒鐘已成無人生還的煉獄。

  開車自豐沙灣市區出發得花超過1個小時車程才能抵達Tham Pui,山腳下綠意盎然、鳥語花香,看不出任何戰火硝煙,走往半山腰的路也已鋪好石階,步行約10分鐘可達。山洞其實不足一個籃球場大,難以想像昔日374位居民就這麼擠在這裡共同生活,且事件發生後至今,仍然會有不少寮國民眾會到此悼念,洞內地上堆滿象徵祈福的瑪尼石頭,還有新鮮的花朵與燭火,充滿緬懷的傷感。當時導遊還很認真地說,他每次來這裡都會聞到一個味道,問他覺得是什麼,他說是「火藥的氣味」。

  山腳下的停車場旁有間小小的展示室,黑白照片裡辨識得出張張肚皮腸流的慘狀,友人和我幾乎是看了幾眼便不忍再細看下去,另外也還有一些砲彈的展示、罹難者的遺物等供後人留念。一旁的小廣場在每年11月20→24日都會舉辦紀念儀式,在我們要離開時,當地的人認真邀請我們參加祭典,並說:「請讓更多人知道這裡,也請不要忘了這個地方。」

  「怎麼忘得了?」我說。

2013年1月16日 星期三

寮國豐沙灣‧不要哭,遊客會把你吃掉

寮國豐沙灣
  一車一導遊,我們乘坐吉普車展開一天的行程,預計前往石缸平原與砲彈村、Tham Piu Cave等地,之前在首都永珍的COPE展示中心已經大略知道寮國未爆彈的故事,實際來到這裡彷彿是為了想要親眼證實這樣的氛圍。砲彈村(Bomb Village)距離豐沙灣市區開車還要約1小時,離開迷你的小鎮,景色就越來越原始,久久才看到農家一戶、牛兒幾匹,綿延的山陵下是片片青綠色的田野,只是沒人能保證每一寸土地都是安全的,太多炸彈散落在地廣人稀的土地,2012年1-9月還有十餘人誤觸受傷,難以置信。

  由於資源貧乏,所以大量的砲彈也成為當地居民的生活素材來源,將其「資源回收」再做成生活所需的鍋碗瓢盆、水壺、BBQ烤架,甚至用來蓋房子、糧倉等等,和災難妥協的背後是生活智慧,也是無奈,尤其當地偶聽聞會有居民(包括孩童)為了賺錢補貼生活,到田裡或山邊找尋砲彈鋼材來販賣而意外頻傳。這些故事讓我心生愧咎,畢竟在出發至寮國前,我還開玩笑地跟朋友說不知道可不可以買個彈殼當紀念品,但實際來到這裡後卻沉重地讓人笑不出來,因此要提醒遊客勿購買「炸彈」紀念品,每一分用生命交換來的觀光財,代價太高。

BOMB Village
(砲彈的廢棄鋼材是居民房舍的地基)

BOMB Village
(砲彈切一半就變成了BBQ烤爐)

BOMB Village
(樸實的村落)

豐沙灣(BOMB Village)
(見到遊客又好奇又害怕)

  位處僻遠山間裡的砲彈村,生活極為原始簡單,沒有多餘的奢侈品,也沒有上學這回事,在不到70戶的小小聚落裡,砲彈的鋼材可以是高腳屋的地基、養牲畜的柵欄、烤肉用的火爐,也是擣米的臼,生活細節都與未爆彈息息相關,天真的孩子在炸彈旁嬉戲,這些畫面讓人震驚又心疼。更令人莞爾的是在村落剛開放參觀時,由於孩子們不曾看過如此多生人,看了便哭,長輩還會笑帶恐嚇地跟他們說:「別哭,你再哭遊客會把你吃掉!」

BOMB Village
(想必長輩說遊客會把小孩吃掉的故事太可怕,所以有小孩見到我們就躲到門縫後,只露出一隻小手在外面)

大手拉小手
(下午,小孩們無事地玩鬧在一起)

  當地居民屬於孟族,據說原住在深山叢林裡,後來才被政府遷到本地,孟族男子可娶1位以上的太太,小孩成群,大家庭制才能提供工作和家務上的足夠人力,平常時候大人們幾乎出外工作,留在村裡的是操持家務與織布擣米的婦女,以及幫忙照顧嬰兒的「小孩」;當日村裡一位外貌稚嫩應只有國小學齡的小女孩,卻已經熟練地照顧起一窩子的弟弟妹妹,她看到我並不生澀,還輕輕地梳直掉落耳旁的瀏海,眼神有些超齡的早熟,她直勾勾地看著我,彷彿我只是另一個親切的外人,她微笑。

  離開前,意外地從導遊口中聽說,每年耶誕節至過年期間,有許多歐美人士都會到這裡開聯誼派對並「選妃」,被挑中的人結果如何已經不得而知,或許翻身有了好的歸宿,或許只是換個地方流浪,砲彈村的故事總像一段無法擺脫哀傷的宿命論。

寮國 豐沙灣

2013年1月14日 星期一

寮國豐沙灣‧女攝影師與僧侶的豔遇

  小鎮街上不難找到可安排行程的旅行社或旅館,行程大致雷同,都是包裝石缸平原和戰事遺跡兩大重點,時間、確切參訪地點略異,價格也會因人數而有所不同,可詳細比價再做決定。可惜的是因為前往時為淡季,居然一度找不到遊客一起出團,一個人要包一台車和一位導遊費用高達基特$55,000,以當地物價來說實在不便宜。幸好最後認識一位美籍的女攝影師,才順利完成後續的行程。

  女攝影師年過40,但或許是長期獨自旅遊的心態年輕,所以讓她看來也不過30出頭。夜裡一起投宿時,她告訴我在龍坡邦時,她曾遇見一位年輕的和尚,相差近10歲,那位和尚小弟對她非常熱情,直找她聊天不可,最後還說:「請再等我兩年,等我還俗之後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女攝影師當他說笑,但卻把這話放在心上了,直到遇見我、知道我下一站將回到龍坡邦,於是給了我一張她用來辦簽證的大頭照,請我回到廟裡找到那位和尚,並將照片轉交給他,若有緣份,或許未來真有機會再見面。
 
  可惜,龍坡邦僧侶眾多,我竟找不到那位和尚弟弟,詢問其他僧侶也都說不認識,這故事便沒了下文,至今仍然覺得有點悵然,總怕自己耽誤了他們。

  寮國男子一輩子或多或少都跟出家有些緣份,少則幾天、多則終生,一般民眾則以奉獻布施、供養僧侶為己任,以求得福澤平安的回饋。且由於多數寮國人民並不富有,無法供小孩上學或溫飽,於是送進廟宇便也成了另外一條成長管道,讓他們有機會上課習字、不用過於擔心民生問題,常常看見許多小沙彌在誦經早課後,便乖乖在廟宇中念書、寫功課,廟中也偶有僧侶喜歡找遊客聊天,當作是練英文和接觸外界的機會。記得曾經遇到一位已還俗的導遊,他提及曾經當了六年的僧侶,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想要祈求人類的和平,把正面的力量回饋社會。」還俗後一度不習慣花花世界,一喝酒就醉;不知那位迷戀女攝影師的僧侶,兩年後還俗後,是否也能習慣這「塵世」,是否還記得彼此。

2013年1月11日 星期五

寮國豐沙灣‧小牛當先鋒

BOMB Village
(土地的傷痕不是隕石造成的,是昔日砲彈炸出的大坑)

  由於去寮國時正好是淡季,到哪都冷冷清清,但感覺甚好,因為沒有過多遊客的喧擾,反而更自在,彷彿整片山水都只為自己存在一樣。從著名的旅遊勝地旺陽前往豐沙灣,還需約7個小時,9人座的小巴上沒有任何遊客與我同方向,整趟車程在山中繞呀繞的,方向不明、人煙稀少,時間在緩慢的寮國步調中彷彿不具特別意義,放空、睡醒、再睡著,都在綿延不盡的山裡,而剛下完雨後的森林綠意像剛油漆過一般油亮,雨季的雨似乎也不再那麼惱人。

豐沙灣

  抵達豐沙灣時,巴士站的嘟嘟車司機們看來有些失望,因為下車僅有我一個遊客,時屆下午五點,眼見一天又要沒生意的過了,大家有些意興闌珊。豐沙灣雖是川壙省的省府,但嚴格來說只是一個僻遠的小鎮,生活機能簡單,望穿一條街大抵也就把這裡逛完了。此行和大多數遊客一樣,都是為了傳說中的謎樣石缸平原以及昔日美軍轟炸戰事遺跡而來,「災難」的氣息從一進入市中心就有感覺,不少餐廳大喇喇擺出炸彈空殼作為裝飾品,像屋簷下的某種風鈴串,風吹,沉默喪鐘響。

豐沙灣
(在餐廳裡和大砲一起吃飯)

豐沙灣
(未爆彈已經成為豐沙灣的標誌)

  1964→1973年間,正值越戰烽火蔓延之際,寮國雖非主要戰場,卻深受砲火連累,根據統計,美軍在這段期間為切斷北越借道寮國南方(下寮)的物資運補路線,以及對抗在豐沙灣集結的巴特寮“Pathet Lao”共產勢力,於寮國各地執行超過584,000次飛行任務,至少空擲超過200萬噸、逾260萬顆如集束炸彈“Cluster Bombs”等砲彈落在這塊土地,平均在這9年內,每8分鐘就會有一台美國軍機執行轟炸,數以萬計的平民死於無情戰火,外在傷殘小則頭破血流,大則斷手缺腳,在醫療資源本就嚴重不足的情況下,這些傷害無疑是雪上加霜。然而,最可怕的是其中預估約有三分之一的炸彈至今尚未引爆,也還未被發現,成為當地居民最深的隱憂,在人力未及處理的偏遠山區或平原都仍可能誤觸而導致意外頻傳,充滿危險性的土地也無法有效率使用,以農業為主的寮國人民常在空闊田野中誤觸受傷,而牲畜也就成了他們「探路」先鋒,若不幸被炸死,摻著砲灰的肉就只好以1/3的價格在市場便宜賣出。

  導遊的語氣很淡然,但卻清楚的讓人心驚。

BOMB Village
(豐沙灣近郊的許多村落因資源缺乏,所以冒險撿拾未爆彈,回收鋼材作為家具使用,可以是房子的基柱、家用烤爐、圍欄、鍋碗瓢盆﹒﹒﹒﹒﹒﹒)

2013年1月10日 星期四

北投小記

北投

北投

  一直以來,總是用「每年一次」的頻率在接近北投,久久見一次,風格依舊、人潮依舊,一間間溫泉旅館讓人眼花撩亂,但卻始終沒走進去泡過,只是感受那樣的味道,很舒服也很復古。

北投

北投

北投
(地熱谷附近的泡腳小溪流)

北投
(地熱谷,溫度逼近沸點)

北投
(充滿歡樂、扶老攜幼來北投跨年旅遊的氣氛中,獨自坐在公園角落的婆婆顯得格外落寞)

  

2013年1月7日 星期一

總裁很忙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跨年期間,入手最近很夯、風靡全球萬千歐巴桑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鹹濕的情色氣氛配合濕冷的天氣還真是絕配。但嚴格來說,上一次看言情小說已經是數不清幾年前的國中時期,這種劇情盲愛的風格一向不是自己所愛,連熱門的暮光之城也沒耐心看完過,但實在好奇這本書紅在哪裡,還是忍不住買回來拜讀一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作者是位媽媽,據說是暮光之城的忠誠粉絲,所以創作的原型來自劇中的貝拉和愛德華,只是角色背景從吸血鬼與人類的不倫戀,變成高富帥的三高總裁與自認平凡、但所有男人都會碰巧很愛她的女大學生之間,兩人轟轟烈烈的情慾糾葛。簡單來說,男主角格雷年輕有為,27歲就已經是一小時可賺10萬美金的企業總裁,會開飛機、遊艇,而且俊美無比,身材更如希臘雕像般堅毅完美,微捲的亂髮慵懶迷人,更重要的是性能力好到不行,動輒都能來一場,可惜由於小時候家庭因素讓他有難言的陰影,導致於性格扭曲,喜歡玩SM,直到遇到單純如白紙的女主角,才一步步解放他那不堪的過去;女主角則是沒什麼特殊專長的女大生,對自己沒有自信,但偏偏遇到的男人都會垂涎她,連男主角對她都是一見鍾情,而她的單純勇往直前的「愛」也拯救了男主角墮落的心靈和欲求不滿的身體。

  三本厚書劇情大綱大概三言兩語就說完了,中間一些插曲不脫是嫉妒他們的男、女配角(好不重要),但終究真愛無敵,沒人能阻撓他們在一起的決心。而這種被高富帥男主角瘋狂愛著、性能力超強、歷經折難才得到撲鼻香的愛情,完完全全是萬千少女、寂寞熟婦的終極夢想,難怪這本書風靡全世界,還要開拍成電影。但世界上哪來這麼多每天都在跟平凡女主角談戀愛和歷經苦難的年輕帥總裁呢?(回到現實)

  說到底,《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其實跟便利商店裡面賣的總裁系列劇情差不多,唯一只差在台灣賣的大多是輔導級,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走限制級,男女主角每天都要到床上、在電梯裡、在鋼琴上滾一下,女生咬一下嘴唇,男生的帥眸就會「倏地轉成情慾橫流的灰暗」,然後撲倒她。可惜是描述太多情慾場面的結果便是在小說後期很明顯看得出作者詞窮,畢竟要一直形容兩個人如何被彼此肉體吸引、如何嗯嗯啊啊、如何翻雲覆雨,花招有限(咦?)。

  言情潛規則:
  1. 男女主角其中一人一定要有陰影(這樣才能被對方拯救)
  2. 總裁一定要帥、高、有錢
  3. 女主角什麼職業不重要,嘴上都說自己不漂亮,可實際上都不會太差,最好還有幾個妖豔女配角襯底、普通男配角爭寵,才能凸顯女主角的單純與清新,而當男主角捧著女主角的臉(或撕開她的衣服)時,都會說:「妳真的好美。」

  結論:
  總裁很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