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台灣人,你們為什麼不生氣-苗栗大埔首映會後

苗栗大埔
(苗栗大埔「狀況排除」首映會,現場聚集約兩、三百人)

  坦白說,如果沒有發生大埔事件,平常幾乎沒有機會去苗栗,很可惜認識它的起點竟是從新聞開始。

漂浪島嶼-大埔徵收之鄰里惡毒
大埔事件懶人包


  上週六,詹京霖導演在已拆除的張藥房原址播放「狀況排除」短片,劇情描述即將升遷的警官阿禾,在水資源會議中負責維安角色,農民為保水而上街頭,其中一位就是阿禾的父親,面對親情和工作的兩難,兩人之間的衝突凸顯生活的無奈。

  這個劇情也讓我想起日前我開玩笑地問朋友說,你男友在台北當警察,想必最近都在凱道忙著值班吧。她無奈地說朋友心中雖然支持大埔拆遷戶,但站在工作立場卻又不想看到有人上街頭。生活在當今的社會,每個人都有自己說不出口的為難。

  「首映」當天下午,和朋友搭火車到竹南站,手裡捏著一張寫著到大埔的交通訊息小紙條,但苗栗客運不好等,最後我們和另外一位在車站出口新認識的女孩一起搭計程車到大埔張藥局。上車後彼此沉默一會,運將大哥突然開口說:「之前他曾載過一位從台北來的客人,他捧著大約10萬元現金來給華隆關廠的受害工人表達支持,結果客人忘了留點車錢給自己回家。他很驚訝有人居然把全身錢都掏光捐給別人,連怎麼回家都沒考慮,於是也就好心送他回台北。」

  相較於之前華隆關廠的受害工人在台北車站臥軌事件中,許多趕著回家的民眾絲毫不同情也不好奇他們的遭遇,只在乎他們礙著回家的路,開口怒吼「壓過去」的行為,台灣還是有很多默默的行善讓人動容。

  站在張藥房原址,不平整的牆面還留有一條條裸露彎曲的鋼筋、以往上樓用的階梯痕跡也還在,但房間已然如同對政府的信心一樣被怪手啃食殆盡,如今只剩一張張「豺狼治國」的劉政鴻照片、張家人從瓦礫堆挖出來的破衣服,和一句句抗議口號在牆面持續頑強地發聲。

  拆屋後的瓦礫已經盡數清除,地上乾乾淨淨彷彿怪手侵入只是一場夢,斑馬線也用「超高行政效率」畫好了,而首映地點就在這片「淨空」的土地上進行。不到現場,我不知房子被拆之後的裸露鋼條有多麼怵目驚心,我不知一輩子辛苦維持的家怎麼被埋在瓦礫下破破爛爛。政治語言說得好聽,民眾就淪為「公共利益」下的犧牲品,一輩子的努力與回憶只換了幾張冷冰的公文,一心只為保留現況安穩過一生卻換來貪得無饜的指責,彷彿苗栗的不振都是農民的無謂堅持所害,一切荒腔走板到了極點後,如今的台灣社會比眼前正在播放的電影還要戲劇化。

  電影後一位大姊出來說話,內容讓人印象深刻,大意是說:「台灣現在年輕人幾乎沒人能胼手胝足靠自己力量買房子,這些土地經過財團的手就翻了幾倍暴利,炒作的結果讓所有人拚了一輩子以為買的是房子,孰不知是在間接供養這些財閥們。這些被收購的土地又不是外國進口的,它原本就在這裡,它的價值改變只是因為外在環境的扭曲。」

  我們已經沒有理由、也沒有必要再跟政客與財團妥協,台灣人,你們為什麼不生氣?

苗栗大埔

苗栗大埔

苗栗大埔

  「大多數人會發展出一種頗為矛盾的才能:眼睛能看,卻對外界視而不見;耳朵能聽,卻對外界聽而不聞」 - 卡普欽斯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