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烏茲別克‧Nurata─我是帖木兒

Nurata 亞歷山大軍事要塞上俯瞰山谷
(亞歷山大大帝的軍事要塞遺址上俯瞰山谷)

  若從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Tashkent)搭飛機至其他城市如布哈拉(Bukhara)或希瓦(Khiva)等典型的綠洲城市時,從高空俯瞰大地會發現中途的景色多半荒涼無人煙,那是佔據烏茲別克國土中央大半的克孜勒庫姆沙漠(Kyzylkum Desert)。

Nurata 騎駱駝

  行前預先和烏茲別克當地的Advantour旅行社預定了沙漠兩天一夜行程,包括Nurata小鎮遊覽、Aidarkul湖,最後入夜則是住在帳篷營地。從布哈拉出發當天一大早便有司機來接,開車約2個小時後,古城影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筆直的沙漠公路在眼前延伸,開10分鐘、30分鐘、1小時感覺像是沒有移動過,因為景色依舊。

  沙漠氣候冬寒夏熱,只有春雨來臨的時候才會出現短暫的生命力,小花小草在車途兩側蔓延,羊兒成群胡走擋車路了也不自知,我們往往停了車、按了幾聲喇叭,看牠們抬頭發呆幾秒才如夢初醒般地緩慢步入草原,步調讓人不忍心催趕。

Nurata 往撒馬爾罕的公路
(春雨來臨,讓沙漠出現了短暫的迷人綠洲)

烏茲別克 lake aydarkul
(路上的羊群)

烏茲別克 Nurata
(前往Nurata路上,兩側小山丘上有一些神祕的圖騰,但確切歷史並不清楚,而且後來還有很多「偽造」的新圖騰)

烏茲別克 Nurata

  Nurata是前往營地的路途中最大的城鎮,認真說來沒有太大特別之處,但卻有西元前4世紀亞歷山大大帝東征所留下的要塞,山頂上的遺址兩千來年幾已頹敗殆盡,僅剩片段黃土城牆,但山頂的視野非常好,眼前景色遼闊翠綠,迎風站在這裡突然覺得有些感動,想起兩千多年前亞歷山大和我看的應當仍是同一片風景,他當時要的是征服中亞這塊土地,然而我一點雄心壯志也沒有,看到寬闊天地就已心滿意足。

烏茲別克 Nurata
(亞歷山大大帝的軍事要塞遺址)

烏茲別克 Nurata
(從遺址上俯瞰Nurata小鎮)

烏茲別克 Nurata
(從遺址上俯瞰Nurata小鎮)
  
  軍事要塞山腳下有座小型精緻的清真寺,是當地居民禮拜、散步的地方,外籍臉孔出現在這裡反倒讓他們覺得很新鮮,儘管語言不通還是非得比手畫腳和我聊幾句,後來才知道清真寺後方的一小池泉水大有來頭,據說是「聖泉」,泉水終年不斷,而裡頭養的魚也是「聖魚」,只能在這個聖泉中才能存活,雖然我很想問問「有人做過實驗嗎?」可惜語言不同作罷,或許傳說才能讓一個地方顯得更加活生生吧。

  話說回來,我詢問陪我兩天一夜的司機大哥姓名,他笑著說:「帖木兒(Timur)」。事後發現這個名聞中亞(還有我們的歷史課本)、建立橫跨歐亞帝國的帖木兒,是烏茲別克政府和人民心中的英雄人物,所以居民喜歡把男孩取名帖木兒,希望能有帶來勇敢和膽識。

  讓「帖木兒」當我的司機,真是受寵若驚。

烏茲別克 Nurata
(山腳下的清真寺)

烏茲別克 Nurata

烏茲別克 Nurata
(清真寺後方的「聖泉」)

烏茲別克 Nurat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