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4日 星期二

逢場作戲


  近年因為公司搬到林森北路一帶,樓下就有CLUB,我們下班他們才上班,感覺像是過著有時差的人生;某天早上在這裡搭計程車時,運將大哥還親切地問我:「是要去上班,還是剛下班呀?」有時在附近還能看到僅穿著肚兜的正妹買早餐,或是一雙雙白皙辣腿,某方面應該能振奮一下(男同事們的)上班精神…吧。

  記得幾年前和一位男性朋友到林森北路上某間居酒屋吃飯,聊著聊著就討論到我們都不曾進去酒店,實在很好奇裡面是什麼引人入勝的風光,所以兩個人壯了膽就提議去看看。

  繞了幾條通,晚上小巷弄裡暗得朦朦朧朧,外觀也看不出名堂,最後矇著眼睛隨便挑一間;推開厚重的大門,迎接我們的是一位穿著碧綠色旗袍的年輕小姐,高衩開到腰下,兩條腿在裙擺間若隱若現。當下我有些後悔,感覺很彆扭;對方看到我則是露出一絲狐疑,因為我是女的,但隨即展現專業的笑容,招呼我們一男一女進門。

  小小的酒店內燈光迷離昏暗,有吧台區、座位區和小包廂;我們坐在吧台,翻著Menu,看著一整排的洋酒上萬價格冷汗直流,不知從何點起,心中暗驚這個「好奇」真貴。翻來翻去,最後不得已問老闆娘可否點啤酒?儘管這是Menu上最便宜的項目,但一手也要5張小朋友,而我開始後悔吃飯時豪氣說要請「喝酒」的這個承諾。

  江湖打滾多年的老闆娘大抵也看出我們只是好奇嘗鮮的遊客,不是尋芳客,了然於心地笑說:「一般不給客人單點啤酒的,一定得點洋酒才能加點啤酒,但今晚就沙必思給你們吧。」

  那天晚上的客人不多,除了我們清一色是日本人,摟著小姐搖來搖去、酒酣耳熱地唱卡拉ok。男性友人跟我來其實是可惜了,他一整晚都正襟危坐地喝手中啤酒,什麼好處都沒「享受」到,只能和我一同坐在吧台,如果我不在,或許這裡就是另一片春光。

  老闆娘似乎閒來無事,親自陪我們聊天,每喝完一口酒,她就細心地再斟上一點。

  「我們這裡是做『純』的,只陪客人喝酒唱歌。有些小姐白天都有工作或是在學,晚上來兼職賺錢,在這裡不僅可以學習社會經驗,還可以學日文和應對進退的禮儀,其實沒有外界想像得那壞。」老闆娘不著邊際地說著,聊天的空檔大多是聽著那些客人們開心胡唱的歌聲,混著酒味,我想他們明天早上恐怕不會記得今天晚上多麼放得開,那支細腰的主人又是誰。

  末了要走時,「我看你也能喝,不如你考慮一下吧,這裡可以學很多東西。」老闆娘突然掏出一張名片給我,盈盈地笑著,我客氣地收下。

  推門走出,一關上就把所有聲音關上了,凌晨的街上一個人都沒有,又恢復冷冷清清,誰能聯想裡頭笑聲和恭維云云,彷彿兩個世界。我突然有點明白逢場作戲的感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